万法梵医 第三百三十六章 临场考验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7-02-11
    一所顶尖的大学,除了优秀的生源,师资力量也要得到保证,所以哪怕是在东方诸国都蜚声在外的上京国士大学,依旧没有放缓挖角的步伐。

    今年,又有三位在各自专业领域拥有极高成就的医龙被京大聘请,成为驻校教授。

    星期一的早会上,全校师生在操场上列队,例行的升旗仪式和发言后,就到了介绍环节。

    “这位是陶千海教授,在动植物学领域,有着极深的造诣,可以说是一本行走的人型大字典!”

    澹台文典面脸笑容。

    一位身材枯瘦的老年人站了起来,摆了摆手,便退了回去,到了这个级别,他们已经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了,所以不打招呼,也没人敢说什么。

    “卫梵,别人都叫你人型百科大辞典,你们两个要不要比一比?”

    李承哲调侃:“你要是打败他,风头肯定一时无两!”

    卫梵眼尾都没有扫李承哲一下,这种挑拨也太低劣了。

    “呵呵!”

    李承哲干笑,胸口有些窝气,别的少年,取得了卫梵这么大的成就,尾巴肯定早翘到天上去了,不说目中无人,绝对是骄傲的,他以为激将卫梵一下,就能让他产生挑战陶千海的心思。

    输了,自然风头大跌,即便赢了,老师们也会因为同仇敌卡的立场情绪,对卫梵产生糟糕的印象,可谁知道人家根本不上当。

    “这还是一个少年吗?”

    李承哲嘀咕,他觉得卫梵简直太成熟了。

    “这位是纪立武教授,他是临床学领域的专家,曾经年轻的时候,去过黑暗大陆!”

    原本平淡的操场,在黑暗大陆一词出现后,瞬间惊呼沸腾。

    澹台校长肯定不会撒谎,那么纪立武的经历就是真的。

    “我的天呀,那可是黑暗大陆,据说生存率不到千分之一,也就是说去冒险的战医团,一千人中,才能幸运的回来一个。”

    杜德铭惊叹着,看向了这位年过半百的教授,他的一只眼睛瞎了,满头花白的短发,顾盼间,眼神锐利,宛若手术刀一般,刺的人眼睛生疼,不敢和他对视。

    “也不知道谁能分到纪教授的班?”

    费蒙有些渴望。

    “你就别想了,那些优等生恐怕就分不过来!”

    陶洛无奈,教授也不是铁人,也会累,所以只能教导一部分学生,那么为了成果最大化,差生是没机会的。

    “反正班长没问题!”

    祁莲笑眯眯地拍了拍卫梵,态度亲昵,哪怕是早会,她也尽量和卫梵站一起,增加亲密度。

    卫梵走神了,在考虑神兵药剂的实验流程。

    “第三位,来自公孙世家的公孙梦楼小姐,剑术无双,将担任你们的武技指导!”

    整个操场一片静怡,不止学生,就连老师们也都看着台上那位穿着一身蓝色袍服的女性,她大概二十多岁,御姐范儿十足。

    “真漂亮呀!”

    李承哲感慨,这位御姐,素手而立,气质典雅,宛若一朵圣洁的白莲,真的是艳冠群芳。

    “她就像从古代仕女画中走出来的一样,对,和静红线的气质有些相仿!”

    薛蓉评价。

    “肯定呀,公孙虽然不是豪门,但是也传承了近千年了好吗?”

    祁莲对这些八卦很有研究。

    在古代,武器有刀剑之分,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为了方便好叫,灭疫士将它们统称为斩医刀。

    现在还称之为宝剑,都是那些古老的家族,而公孙家正是其一,他们的家传剑舞,在整个西方都负有盛名,是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

    不少国家祭祀,举行大典的时候,都会邀请公孙家,表演上一段剑舞,人家的出场费,都是论千万而数,比教授级的灭疫士做一场手术还要昂贵。

    早会散了,学生们议论纷纷,三位教授很厉害,可是教导自己的机会微乎其微,所以话题几乎都围绕着下星期一的年级考核,以及卫梵。

    “等着瞧吧,我一定要超过卫梵,让他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学霸!”

    “你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我觉得他就算不拿满分,也是前十的水准!”

    “那可不一定,他做实验,可是会分心的”

    作为新人王,卫梵自然是所有人的标杆,他们觉得超越了他,才会得到大家的认可。

    像三位教授这种人才,休息一天都是一种巨大的浪费,所以教务处以最快的速度分配了课程。

    “大家好,从今天开始,我暂代维罗妮卡老师,做你们的临床医学老师!”

    纪立武雷厉风行,上课铃响后,就走进了解剖室,说完几句简单的开场白,便开始直入正题。

    “今天的课程,是解剖感染疫体死去的兔子,你们需要确定是什么原因导致兔子死亡,并且绘制出素描图!”

    纪立武看了一下怀表:“分成十个组,一个半小时,开始吧!”

    学生们面面相觑,还有些不习惯,以前的维尼老师,是那种会详细讲解的类型,学生们做笔记就行,而现在,他们突然有些无从下手了。

    “都愣着干什么?动手呀!”

    纪立武呵斥:“另外,为了熟悉你们,这一节课,不允许任何提问,你们只要按照你们的理解做下去就行!”

    解剖室中的气氛,更加压抑了,学生们互相观望着,大气都不敢喘,这不就是考核吗?要是表现糟糕,被扣学分该怎么办?

    “京大的教授,每个人可是有五个退学名额的!”

    夏本纯嘀咕了一句,所有人立刻不寒而栗。

    卫梵瞟了一眼马尾辫少女,果然,她脸上是恶作剧成功的笑容。

    “耶!”

    注意到卫梵的目光,夏本纯比了一个‘v’字手势。

    “卫梵,加我一个吧?”

    一个男生开口后,其他的学生也反应了过来,连忙挤了过来,跟着卫梵,至少不会成绩太差。

    于是乎,卫梵的身周,立刻围了三十多个学生。

    “你们干什么?”

    纪立武的独眼一瞪,狠狠地教训:“就你们也配做京大生?遇到了麻烦,不是考虑解决,而是寄希望于别人,你们的羞耻心呢?都给我滚回去,如果再有下次,就不要来上我的课了!”

    被骂的学生们低着脑袋,赶紧跑开了。

    “按照学号分,相邻的十人一组!”

    纪立武态度严厉,宛若一头霸王龙似的,瞬间就镇压了全场,没一个人敢炸刺。

    “三分钟,分不好组,扣十分!”

    纪教授一句话,原本嘈杂分组的学生们顿时激灵了,忙作一团。

    “谁负责解剖?助手?以及记录?”

    卫梵看着围过来的九个人询问。

    “你来吧?”

    “对呀,你来吧,不说拿到优秀表现,至少别出错呀!”

    “我现在被吓得手都是抖得,怎么解剖呀!”

    同组的学生大吐苦水,同时又感到庆幸,还好和卫梵分到同一个组了,至少学分保住了。

    “卫哥,这次全靠你了!”

    面对着一双双期待的目光,卫梵也不矫情,戴上口罩和手套后,从旁边的停尸台上取过一只死兔子,放在了解剖上。

    啊!

    旁边一组响起了尖叫声,学生们四散后撤,因为兔子死去不久,体内的鲜血还没凝固,直接喷射了出来。

    要知道,这其中很可能带有疫体孢子,所以不免受到惊吓。

    “扣分!”

    纪立武言简意赅,沿着一字排开的解剖台走了过去,不断地吐出扣分两个字。

    “咱们也快点吧?”

    有学生催促卫梵,真的是压力好大呀。

    卫梵并没有立刻解剖,而是先彻底地检查了一下兔子。

    “体表有溃烂的痕迹,腹部有淤血,脖颈被拧断!”

    卫梵说了几句,抬头,看向了拿着本子的学生。

    “啊?”

    学生没明白。

    “记录!”

    卫梵提醒。

    “这也需要吗?”

    学生觉得记录这些,有些小题大做。

    “废话真多,卫梵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旁边一个学生嫌弃他耽误时间,把记录本抢了过来。

    卫梵开始解剖。

    渐渐地,学生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不得不说,手术刀在卫梵手中,简直像跳舞一样,优雅地切割着兔子。

    被剥开的兔子,也像一幅艺术画,而不似周遭那些,被拆解的乌七八糟。

    “不愧是新人王!”

    学生们刚感慨完,就看到纪立武站到了旁边,神经顿时又紧绷了起来。

    卫梵却完全不受影响,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课程。

    “你就是卫梵?”

    纪立武询问。

    “是的,教授!”

    哪怕是回答问题,卫梵的手都没有停下,这让纪立武暗暗点头,这证明人家熟能生巧。

    “你来接替他!”

    纪立武点名。

    “啊?”

    被叫到的学生傻眼了。

    “啊什么?快点!”

    纪立武催促。

    卫梵让出解剖台。

    “很棒,这个课程,对你来说已经没用了,为了不浪费时间,你可以申请跟着高年级学习!”

    纪立武建议。

    四周那些竖起耳朵偷听的学生,立刻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卫梵有没有这么厉害先不说,纪教授看了没几分钟,就敢下这种判断,会不会太草率了?

    “我想系统的学习一下!”

    卫梵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女影导师教导的不错,但是他毕竟是野路子出生,未免有不周到之处,两相验证,也是对灭疫术的一种提升。

    “好,随便你!”

    纪立武没有强求,十几分钟后,一位老师赶来:“纪教授,袁法主任有事,让你去一趟!”

    就在纪教授离开不到十分钟,有学生操作失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