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三百三十章 拷问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7-02-10
    月朗星稀,一对心怀鬼胎的男女,出了酒吧,默契地偏离了主路,走上了一条小道。

    “你这香水是什么牌子?味道好重呀!”

    维罗妮卡的眉头蹙了起来,她有一种头晕的感觉,正怀疑自己是不是遭到了暗算?

    “好闻吧?我在里边加了一点儿神武药剂!”

    卫梵得意的炫耀,他看出对方的不耐烦了。

    果然,听到这个词汇,维罗妮卡忍了下来,再者说,她可是天火工业精心培养的实验体,体内拥有丰富的抗体,普通的安眠药之类,对她毫无作用,这也是她敢随便离开,让卫梵在酒水中做手脚的原因。

    进了小巷深处大概百十来米,卫梵突然转身,抱住了维罗妮卡,像是一头发~情的野兽,抱住了她,在她的脸上狂吻。

    “不要,滚开!”

    维罗妮卡脸色一沉,推搡着卫梵。

    “你如果让我满意了,我可以告诉你神武药剂的配方!”

    卫梵引~诱,可是这句话刚说完,他的脸色便突然一黑,暗道一声糟糕,迅速的往后退去,拉开距离。

    唰!

    一道银光闪现。

    维罗妮卡拔出了一柄短刀,猛的窜出了一步,想要擒拿卫梵,可是灵气运转,不仅滞逆,手脚酸软,还有一股巨大的眩晕感,让她几乎站立不稳。

    “你到底是什么人?”

    维罗妮卡紧紧地盯着卫梵:“你知道我的身份了?”

    “什么身份?”

    卫梵疑惑,拖延时间。

    “哼,还要装蒜吗?你如果不知道我的身份,为什么会用‘神武药剂’的配方来诱惑我?”

    维罗妮卡相当聪慧,如果是别的土豪把妹,肯定是说送你一辆车,或者几十万,一个神武药剂,普通人就算听过它的名字,也不知道它代表的价值,由此判断,卫梵的来意不纯。

    “呵呵,没想到这么快就暴~露了!”

    卫梵耸了耸肩膀,一脸无奈。

    “你是谁的人?神武制药?还是十诫?总不可能是天火工业吧?”

    维罗妮卡仔细地打量着卫梵,自己为了那个东西,潜伏在京大,整整十年呀,可以说履历相当干净,竟然还是被发现了,这让她有一种极大的愤怒和不甘,不过随之而来的便是一种恐惧。

    这该是怎么样的情报能力,才能把自己挖出来?

    “当务之急,是弄清楚,这个家伙属于哪个组织,知道了自己多少秘密?”

    维罗妮卡伺机待发。

    “我说我是十诫之一,你信吗?”

    卫梵撇嘴:“我们老大,可是相当信任你哦,要不要加入?”

    “哈哈!”

    维罗妮卡笑着,突然扑向了卫梵,短刀怒斩:“这种拖延时间的把戏,就别在我面前玩了!”

    轰!

    斩龙境的灵压爆发,宛若泥石流一般,几乎碾碎卫梵的身心,以他的体质,也不免头晕目眩。

    好在,这不是厮杀。

    卫梵毫无迟疑的退后,选择暂避。

    “你果然在拖延时间!”

    维罗妮卡刚才只是试探,现在看到境界如此之低的敌人并没有离开,而是强撑着,显然是在等自己体内的药物发作,不战而胜。

    “简直妄想!”

    维罗妮卡快攻:“你以为让我喝点东西,就可以迷晕我?”

    “喝?我可没在酒水里加料哦!”

    卫梵发动百式春游,艰难的躲闪着。

    “什么意思?”

    维罗妮卡反应很快:“你是说香水味?”

    卫梵笑了,突然一刀斩下。

    黑暗绞首!

    短刀的影子在地面上拉长,像毒蛇一样窜向了维罗妮卡,到脚下后,犹如猎食一般,突然窜起,绞向了她的脖颈。

    唰!唰!

    一个十字刃光爆闪,维罗妮卡便将黑影切断,身体的不适越来越严重,她想暂避锋芒,可是又没弄清楚这个家伙的身份,敌暗我明,容易被暗算不说,如果他把自己的身份泄露给京大,那十年来的谋划全完蛋了。

    “不能功亏一篑!”

    维罗妮卡咬牙强攻,气血的急速流转,反而让魂归彼岸的药性流动的更快了,蔓延向全身。

    噹!噹!噹!

    斩医刀碰撞,灿烂的星火飘散。

    为了不暴露身份,卫梵没带趁手的两把名刀,随便买了一把,所以对砍了十几刀后,终于承受不住。

    哗啦!

    灵刀碎裂,卫梵被一脚踹中胸口,跌了出去。

    砰!

    卫梵摔在地上,吐了一口血。

    “赢了!”

    维罗妮卡神色一喜,冲向了卫梵,可是走了十几步后,一种乏力感袭上全身。

    噗通!

    维罗妮卡一头栽倒在地,连呼吸的力气都几乎没有了。

    “哈!哈哈!”

    看着维罗妮卡像蛆虫一样挣扎着,卫梵坐了起来,用手背擦掉了嘴角的鲜血,得意的大笑着。

    “成功了,我终于抓到你了,维罗妮卡,天火的间谍,美狄娅的团长大人,你,作何感想?”

    维罗妮卡彻底昏迷前,只看到卫梵眼睛中深藏的恨意,浓的化不开。

    这一刻,卫梵等的实在太久了,充满异国风情的美女老师?他根本不在乎辣手摧花,揪住衣领,抬手就是两记耳光。

    啪!啪!

    卫梵用的力量之大,连维罗妮卡的嘴角都快打裂了,有一缕鲜血流出。

    不再耽搁,卫梵观望四周,确定没有人跟踪后,立刻背起维罗妮卡,带她上了准备好的马车,带她前往租住的公寓。

    深夜人少,卫梵的行动又相当隐秘,不用担心被目击到,等禁锢好维罗妮卡后,他又带着森千萝,乘坐马车去了郊外,把那匹拉车的挽马吞噬掉,至于车厢,也被根系碾碎,揉成了齑粉,不用担心被发现。

    “咿呀,帮我去掉这些毛发!”

    如果等生发剂的效果自然消失,需要十几个小时,那明天卫梵去了学校,一定会被发现的。

    “咿呀!”

    这是已经商量好的,小女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白皙的小肚子变大,她鼓起腮帮子,噗噗的吐了起来,将一些水雾喷洒在了卫梵的身上。

    就像是最完美的脱毛剂,卫梵沐浴其中,身上那些冗长的毛发,很快剥落了一个一干二净。

    “咦?”

    卫梵发现,增肥的脂肪,也开始迅速的削减,恢复到正常的体重,原本这个过程,需要十几个小时,想要压缩,必须注射药剂,承受很大的痛苦才行,现在靠着咿呀,全解决了。

    “嗯哼!”

    小女妖很得意。

    卫梵没有再去公寓,而是直接回了京大,跳窗翻进实验室,和茶茶汇合后,露了一个面,开始做实验。

    第二天早上,实验员们打着哈欠,进了实验大楼,就看到茶茶提着空空的早饭盒,在处理垃圾。

    “卫梵来这么早呀!”

    “太用功了,自叹不如!”

    “成功从来没有侥幸呀,他每天都这么早起吧?”

    一群实验员感慨无比。

    “早?人家压根就是通宵好吗,我说你们能不能学学人家?要是你们都这么努力,早成功了。”

    教授们教训着各自的学生,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前觉得这些精心挑选的学生很不错,可是和卫梵一比后,那就是学渣。

    卫梵恢复到了正常的学习生活,沉着气,足足三天没去看维罗妮卡,而这个实践中,美女老师失踪的流言也开始发酵。

    “维妮老十三天没来上课了,是生病了吗?”

    “听说失踪了!”

    “失踪了?怎么可能?她是斩龙境的强者呀,就算有人贩子和抢劫犯,也打不过她吧?”

    食堂中和课堂上,有关维罗妮卡的去向,喧嚣尘上。

    为了稳住校园内的气氛,避免胡乱猜想和恐慌,学校发表了申明,说维罗妮卡出差一个月,教学任务由王教授暂代。

    校长室,袁法大发雷霆。

    “不见了?怎么可能会不见了呢?”

    教务处的职员们缩着脑袋,被骂的狗血淋头,他们去维罗妮卡的住宿看过了,不像是远行的样子。

    “消消气,当务之急,还是通知战医馆寻找吧?”

    澹台文典提议。

    “不行!”

    袁法拒绝:“一位斩龙境的老师失踪,这消息传出去,你想让京大成为笑柄吗?”

    “维妮老师的安全最重要!”

    校长苦劝。

    “再给我一周时间!”

    袁法恳求,在他眼中,京大的荣耀才是最重要的,为了它不被玷污,谁都可以被牺牲。

    “哎!”

    澹台没办法。

    这几天,卫梵看似一如往常,可是神经高度的集中,做好了随时被监察院找到盘问的准备,可是预想中的大搜索并没有到来。

    战医馆无动于衷,就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事情似的。

    卫梵仅仅疑惑了半天,就猜到了原因,维罗妮卡作为一个西国人,居住的环境中,认识的人并不多,如果学校没人报警,那她失踪的风波完全不会扩大。

    运气似乎也在眷顾着卫梵,就在他带着茶茶去租住公寓的那天,下起了大雨,这样一来,那些战斗和马车的痕迹,也会被抹除。

    地下室中,为了防备维罗妮卡藏了什么工具逃掉,所以全身被扒光了,双手反拧在身后,戴着手铐,四肢还缠绕着锁链。

    就这,卫梵还不放心,把她关在了一个连腰都直不起来的铁笼子中,也算是先期的惩罚,给一个下马威。

    “该死,我竟然栽了!”

    维罗妮卡懊悔,多年的精英生涯,让她太自信了,所以没把敌人放在眼中,没想到阴沟里翻船。

    几天来,维罗妮卡想过逃生,可是身体中被注入了某种药剂,肌肉酸软,完全无法使出力量。

    “他应该快来拷问我了吧?”

    如果换成普通人,不吃不喝,又遭受只有一个人的禁锢,即便不吓死,也早就精神奔溃了,可是维罗妮卡依旧可以冷静的思考。

    就在维罗妮卡再次尝试着,准备解开手铐的时候,她突然停了下来,咳嗽着,一副很难受的模样。

    “看来我对你的折磨还不够,你竟然还有心情演戏?”

    卫梵讥讽,维罗妮卡显然是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才做出了这种假象,准备麻醉自己。

    “你到底是谁?”

    维罗妮卡的心头很沉,对方的观察力这么敏锐,自己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你的敌人!”

    卫梵冷哼:“要喝水吗?”

    “要!”

    维罗妮卡没有硬气,只可惜,对方在耍她。

    哗啦啦!

    寂静的地下室中,是清水倒在地上的响声。

    “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药?”

    维罗妮卡想不明白,自己的身体中充满抗体,一般的麻醉药剂,根本无效。

    “魂归彼岸!”

    卫梵解答。

    “什么?”

    维罗妮卡以为自己听错了:“那不是神奇物种榜单上可以让人进入假死状态的奇珍吗?”

    “对呀!”

    卫梵打开了笼子,抓住锁链,猛的往外一扯。

    哗啦!

    维罗妮卡擦着地面,被拖了出来,因为没穿衣服,皮肤被擦破了。

    “我和你有什么仇?”

    维罗妮卡的心在往下沉,竟然不惜用这种东西来抓捕自己,那绝对是深仇大恨。

    “你猜?”

    卫梵把锁链挂在了从天花板垂下的铁钩子上,然后转动旁边的绞盘,维罗妮卡就像一条咸鱼似的,被掉了起来。

    没有双脚离地,而是只有大拇指堪堪蹭到一点儿地板,这样会让受刑人更加的疲惫。

    “我明白了,这种药剂,藏在你的香水中,你在酒水中加料,其实是误导我的判断,转移我的注意力,来掩盖你的真正意图!”

    维罗妮卡后知后觉。

    “继续!”

    卫梵撇了撇嘴角。

    “嗯,你现在身上没有那种难闻的香水味,说明你没有喷香水的习惯,那么那天频繁的使用,是让我忽视你这个行为吧?”

    维罗妮卡没让人失望:“你应该有两瓶香水,第一瓶没问题,而第二瓶加了魂归彼岸,然后你用神武药剂配方这个话题,来引诱我,让你留下,这样你才有机会使用!”

    “不错!”

    卫梵称赞:“你很厉害,魂归彼岸的药效发作时间我也不确定,如果你提前晕倒在酒吧中,行动失败,而且你太漂亮了,我不敢保证不被人骚扰,他们的体质肯定不如你,所以距离我太近,会晕倒,那你肯定就发现了。”

    卫梵最后狠揍那几个搭讪的男人,就是为了让其他人害怕,不要再上来找麻烦。

    “原来如此!”

    维罗妮卡释然了,栽在这种阴谋和药剂下,不亏:“可以摘掉我的眼罩了吗?让我看看,我的敌人是什么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