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301章 伊人倩影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7-01-21
    卫梵的话,让全场皆惊!

    姬鸿晋作为五大豪门之一的姬家家主,无论什么举动,都备受众人瞩目,他询问卫梵,蠢货都知道他压抑着多大的怒气。

    要知道,姬家双胞胎,可不是废物,而是货真价实的新秀,肩负着振兴家族的重任,可是这么优秀的继承人,被卫梵杀掉了一个。

    姬鸿晋没有立刻报复卫梵,已经算涵养不错了,现在看到他,就算不动手,自然也会‘问候’几句。

    换了谁,这种时候不是躲着,尽量别惹姬鸿晋生气,可是卫梵倒好,强硬的顶了回去。

    “姬流光是谁?”

    这句反问,简直是浓浓的嘲讽,卫梵如果不知道姬鸿晋口中的儿子是谁,为什么这么回答?

    既然敢这么回答,那显然就是不把姬鸿晋放在眼中。

    “卫梵!”

    纳兰颜吓了一跳。

    “好,很好,现在的年轻人,果然不得了!”

    姬鸿晋的面皮抽搐,握着酒杯的手,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不住没把它砸在卫梵的脸上。

    “姬叔叔,不要和小辈一般见识!”

    纳兰颜尽管在赔笑,但是这种表态,已经证明她在力挺卫梵。

    “我没有这种小辈!”

    姬鸿晋丝毫不给纳兰颜面子。

    场面尴尬了,附近的宾客们都不敢说话了,幸灾乐祸地看着卫梵,觉得他很可能下一秒就被暴怒的姬鸿晋轰杀成一滩烂肉。

    没有任何背景,从乡下而来,卫梵凭什么挑衅一位豪门家主?要是姬鸿晋就这么忍让,家族的荣耀都丢光了。

    “卫梵!”

    纳兰颜拉了卫梵一下,让他服个软,给姬鸿晋一个台阶下,不然这冲突真不好收拾了。

    “没有这种小辈,那是你的损失!”

    一道硬朗的声音响起,众人猜测着,是谁敢这么当众拂姬鸿晋的面子,结果扭头,就看到段国臣端着酒杯走来。

    最高联合议会,上京分部议长,实权在握的大人物。

    “小卫,你李蓉阿姨在那边,去看看她吧!”

    段国臣吩咐,替卫梵解围。

    “好的,段叔叔,你们聊!”

    卫梵也不傻,趁机离开。

    “我让你走了吗?”

    看到卫梵鸟都不鸟自己,姬鸿晋大怒,轰,灵气爆发,恐怖的灵压,瞬间犹如海啸,席卷向卫梵。

    “咦,姬兄这话,好霸道呀!”

    段国臣一步踏前,挡在了卫梵身前。

    “卫梵和段国臣是什么关系?不会是他的私生子吧?”

    “难怪人家敢硬抗姬鸿晋,原来背后站着段国臣!”

    “我倒是更关心他是不是纳兰颜的情人,这位守身如玉的人~妻,也堕落了呀!”

    宾客们嘀嘀咕咕,对卫梵充满了好奇,那些不认识他的大人物,也通过朋友的介绍,知道了这位京大新人王。

    “你要不要这么强势呀?姬鸿晋是真的会杀人的!”

    纳兰颜提醒。

    “那我怎么做?跪下认错?”

    卫梵撇嘴,这种杀子之仇,谁会一笑泯掉?与其卑躬屈膝的求饶,还不如强硬下去,而且卫梵也不傻,他早看到了段国臣,故意那么说,就是引起全场的骚动,让段国臣注意到,他肯定会帮忙。

    “你不要盲目信任段国臣,他肯定会把你当做对付五大豪门的马前卒!”

    纳兰颜劝说。

    “我有的选吗?”

    卫梵目光冷峻,他现在不站队,以后连容身之地都没有,指望着京大保护?抱歉,他连校长室的门朝哪开都不知道呢。

    “你还有我!”

    听着卫梵话语中的不甘心,纳兰颜脱口而出,攥紧了卫梵的手指。

    “谢谢你,纳兰姐!”

    卫梵笑了:“不过站在女人背后,那不是我的风格,我相信总有一天,姬鸿晋再不敢用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和我说话!”

    李蓉正和一群贵妇说话,看到卫梵,立刻把他拉了过来。

    “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

    李蓉报上了卫梵的一连串荣耀,还把他在家宴上,给市长公子做手术的事情也宣传了出来。

    “蓉姐!”

    卫梵挨个和这群贵妇打招呼。

    “我最近总是腰疼,你觉得是什么原因?”

    一位贵妇随口询问。

    “您熬夜太多了,多休息,多食补!”

    卫梵没有丝毫的犹豫,报上了原因。

    “你怎么知道我熬夜太多?”

    贵妇惊奇。

    “秘密!”

    卫梵心说你脸庞浮肿,眼圈微黑塌陷,肯定是操劳过度。

    “我最近头疼!”

    贵妇们看到卫梵果然名不虚传,一个个抢着询问,直到皇甫家老爷子到来,才告一段落。

    简短的祝酒词后,宴会开始。

    “对不起,失陪一下!”

    卫梵看到一位女侍者的背影,立刻一惊,追了上去。

    女侍者走出大厅,拐进了走廊。

    “这次看你往哪跑?”

    早就注意这卫梵的顾玉珍,立刻跟在了后面。

    “羽袖?”

    卫梵皱着眉头,加快了脚步:“白羽袖?是你吗?”

    女侍者没有回答,也没有停下,等到卫梵追过来,已经失去了她的踪迹。

    “人呢?”

    卫梵皱着眉头,四下瞅了瞅,最后看向了洗手间:“应该不是白羽袖吧?不过为什么背影这么像?”

    “卫梵!”

    顾玉珍冲到了卫梵身边,扯了他一把:“你不是说没时间吗?为什么陪着纳兰颜来了?”

    “我真是犯傻了,羽袖不是在南鹿大学么,而且她还坐着轮椅,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卫梵捏着眉心,有些自嘲。

    “卫梵,我和你说话呢,听到没有?”

    看到卫梵不理自己,顾玉珍很生气。

    “抱歉,我很忙!”

    卫梵不想搭理顾玉珍,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

    顾玉珍简直要气死了,小跑了几步,挡在卫梵身前,伸手拦住了他的去路:“我需要一个解释!”

    卫梵无视,绕路前行。

    顾玉珍没有放弃,直接抱住了卫梵,踮起脚尖,就吻向了他的脸颊:“你是我的!”

    今天的卫梵,简直帅气的一塌糊涂,可是为什么站在他旁边的是自己的死对头的纳兰颜?

    “我有哪一点比不上那个****?”

    顾玉珍激吻。

    “你干什么?放开他!”

    纳兰颜匆匆冲来,制止顾玉珍。

    “滚开,****!”

    顾玉珍没有得到卫梵的回应,把气全洒在了那里纳兰颜的身上,直接伸手,推搡她。

    撕拉!

    少妇的晚礼服被扯掉了,一对丰满的胸~部,直接弹了出来。

    “啊!”

    纳兰颜一惊,双手抱胸。

    “****,装什么清纯,还不是一样勾引男人?”

    顾玉珍咒骂。

    “够了!”

    卫梵被吵得烦不甚烦,直接怒吼了一声,随后单手抱住纳兰颜,低头吻在了她的唇上。

    纳兰颜完全傻掉了,只能感觉到卫梵喷出的呼吸,热热的,打在脸上。

    “这个解释够了吗?”

    卫梵看向了顾玉珍。

    “你们……”

    顾玉珍脸色铁青一片,觉得自己被羞辱了。

    “你想要男人,满大街都是,不要再来纠缠我了!”

    卫梵脱下了西装,披在了纳兰颜的身上,搂着她离开。

    “卫梵,你会后悔的,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顾玉珍哭泣:“为什么我总是争不过纳兰颜?为什么?”

    “因为你不够自爱!”

    戏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连你也嘲笑我?”

    顾玉珍回头,看到妹妹顾蔓云正站在洗手间门口。

    “嘲笑?你也配?”

    顾蔓云撇嘴,擦身离开。

    “你……”

    被妹妹鄙视,顾玉珍的肺都要气炸了,可是她并不敢朝着她发火,只能一个人生闷气。

    “对不起!”

    卫梵道歉,他实在是被顾玉珍烦透了,才用了这种手段。

    “没……没事!”

    纳兰颜眼神游弋,还没从卫梵的热吻中回过神来,她的心跳的好快,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味道?

    不行,不能再和卫梵待下去了。

    “我去换衣服!”

    找了一个借口,纳兰颜匆忙离开。

    卫梵不想应酬了,找了一个没人的角落,独自待着。

    “要不要来一杯果汁?”

    亲切的问候萦绕在耳边。

    “本纯?”

    卫梵偏头,看到夏本纯穿着一身黑白色的女仆短裙,端着托盘站在旁边,她的腿上是黑色的吊带丝袜,很性感:“你又在打工?”

    “对呀,因为最近缺钱了!”

    夏本纯把果汁塞到了卫梵手中:“你和纳兰颜关系很好呀?”

    “还行!”

    卫梵打量少女:“累不累?”

    “不累,就是总被那些臭男人骚扰,十万块就想睡我,也太异想天开了!”

    夏本纯鄙视:“本姑娘,怎么也得值一百万吧?”

    “呃!”

    卫梵无语,随口调侃:“一百万,那我买了行不行?”

    “嗯,我可以考虑给你打个八折!”

    夏本纯古灵精怪,脑子里永远不知道在想什么,说完,就笑喷了。

    “以后别开这种玩笑了!”

    卫梵当然知道,夏本纯绝对不会贱卖自己。

    “嘁,去工作了!”

    夏本纯摆了摆手,像一只小狐狸,开心地离开。

    一个男侍者走到了酒架前,一边倒酒,一边低声禀告。

    “我看到卫梵了!”

    男侍者阴笑:“要不要教训他一下?”

    “不要打草惊蛇!”

    旁边的女侍者警告:“团长也在,她最讨厌意外行动!”

    男侍者撇了撇嘴,还是决定教训卫梵一下,要不是他破坏了计划,自己也不用像老鼠一样躲起来,而是可以去京大,光明正大的泡妹子、享受大学生活。

    “卫梵,亲吻老师的感觉如何?”

    又有不速之客,打扰卫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