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295章 争夺优等生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7-01-19
    京大食堂三楼有一个小餐厅,是老师们专用,倒不是为了搞什么特殊待遇,而是学生太多,大餐厅太挤了。

    老师们一向很忙,时间宝贵,总不能浪费排队打饭这种事情上,所以设立了小餐厅,方便他们就餐。

    当然,加餐也是情理之中。

    “想吃什么,自己挑,然后去靠窗的那个位置!”

    维罗妮卡出示了自己的饭票,便自顾自的拿着餐盘去打饭,言谈间,没有任何琐碎和絮叨,雷厉风行的可怕。

    卫梵和几位认知的老师打过招呼,随便挑了两样炒菜,要了份米饭,就坐回到维尼制定的餐桌旁。

    小茶茶迈着小短腿跟在后边,笑嘻嘻地和老师们打招呼,很惹人喜欢。

    “这位就是新人王?处事很镇定嘛?”

    “那个小女孩就是他妹妹吗?很懂事呀,听说也跟着一起上课,认识了不少草药?”

    “很乖巧!”

    京大有上千名老师,有的是第一次见到卫梵,很是好奇,至于维罗妮卡带他来蹭饭,这就不叫事。

    维罗妮卡回来,卫梵和茶茶起身。

    “做,先吃!”

    维罗妮卡很满意卫梵和小萝莉的礼貌,他们一直在等着自己,并没有提前进餐,这说明家教不错。

    “吃!”

    卫梵给茶茶到了白开水后,又询问维尼。

    “冰水!”

    一顿饭,可以说吃得索然无味,维罗妮卡的气场实在太强了,压得人喘不过气,还有周遭那些老师不断打量的视线,哪怕卫梵足够粗神经,也有点吃不消。

    维罗妮卡吃饭很快,进餐完毕后,用餐巾擦过嘴,就正襟危坐的等着卫梵。

    “我吃饱了!”

    卫梵胡乱的扒了几口:“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情?”

    “还有半个多月,就要正式选课了,你打算专注哪些学科?”

    维罗妮卡询问。

    “细菌学,疫体学,其他方面,有些犹豫!”

    卫梵如实相告。

    “嗯,果然天赋太好,也是一种纠结!”

    维罗妮卡感慨:“我问过了,你各科成绩都非常不错,无论选什么,都会有长足的发展,但是我希望你还是专攻临床医学,毕竟能够站在手术第一线的灭疫士人才,永远不嫌多!”

    其他老师听到这话,也开始交口议论。

    卫梵沉默,成为京大生两个月,他已经深度了解过这些学科了,最危险的,自然是临床学,因为要直面病人,进行手术,斩除疫体,所以被感染的风险最大。

    当然,这一科,也是最麻烦,最需要天分的,能够临危不乱的做手术还不够,想要成功,需要大量的书籍,了解各类疫体的特性,还需要积累很多经验。

    培养一位能够主刀的治疗灭疫士,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实在太久,所以这个行业的人才,一直稀缺。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有不少灭疫士就是手术中感染了疫体后,产生了心理阴影,进而转修其他科目。

    还有一些,是手术失败,看到病人在自己的手中死亡,无法承受这种压力,导致心理崩溃。

    临床灭疫学是最热门的学科,也最风光,要知道十大英杰,全都来自这个学科,因此各大学校,每年选择这个分支的学生多达八成以上,可一年之后,还能留下来的,不足五成,等到毕业,有三成,已经是很错的数据了。

    “植物学、细菌学这类学科,我不能说它不重要,但是它产生的价值,远远没有一位主刀灭疫士高,因为你每做成功一例手术,就代表着挽救了一个病人,斩杀了一只疫体。”

    维罗妮卡直视着卫梵的眼睛:“一个人,应该挑战自我,把他的极限力量发挥出来!”

    卫梵沉思,他最早做灭疫士,只是为了满足母亲望子成龙的心愿,顺便治疗白羽袖的双腿,让她可以重新站起来,对于将来的规划,真心没怎么考虑。

    “你这话我不认同!”

    蔡教授站了起来:“卫梵钻研微生物,说不定可以成为这一门学科的学阀级人物,但是临床医学,呵呵,要知道,竞争者太多了,不成为医龙,连门槛都踩不到!”

    所谓学阀,就是在一门学科中拥有顶级造诣和见解的权威级人物,可以说,学阀说出的话,就代表着真理。

    “卫梵,疫体学的贡献也很大,如果从根源上认知了疫体,任何病症,都代表着可以治愈!”

    有一位教大三的疫体学的老师,虽然不教卫梵,但是看到他对这门学科感兴趣,立刻劝诱。

    像卫梵这种人才,没有哪个老师舍得放弃。

    “你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们微生物学咯?”

    某些老师爱较真,更何况这个话题,关乎到学科之间的重要与否,也间接代表着老师们的地位,所以很快小餐厅就争论了起来。

    唯一没有参与的,就是哲学系的老师,他们想吵,都没人理会,只能一个人坐在角落欲哭无泪。

    “你慎重考虑一下吧!”

    维罗妮卡起身:“我是希望你成为我的学生,可以在临床灭疫学上,有所建树!”

    目送维尼离开后,一些刚才碍于她的强大气场不敢靠近的老师们过来了,询问一下卫梵。

    当然,也有一些老师恶趣味,考校卫梵,想称一称他的斤两。

    很快,老师们就发现,卫梵对答如流,不管什么问题,都能够答上来,哪怕是几个开放性的题目,也能做到有的放矢,说出自己的独到见解。

    “卞罗药剂的确有致幻的效果,但是用在疫体上,代替麻醉剂,恐怕不妥!”

    药剂学的老师问题最多,也最刁钻。

    “快一点半了,我下午还有课!”

    卫梵带笑,意思不言而喻。

    “好了,不要缠着卫梵了!”

    一位老教授打断了众人。

    “老师们再见!”

    卫梵鞠躬后,飞快的走掉了,他才不想和这些老师讨论问题呢,太消耗脑力。

    “不愧是连破纪录的新人王,今年的第一名,名不宣传!”

    “他应该能够踏入英杰之列!”

    “比之白乙涵当年,都丝毫不差!”

    老师们纷纷感慨,刚才这番问答,也算头脑风暴,几乎没什么思索的时间,就是想到什么说什么,考验的是学识储备和经验,没想到卫梵竟然毫不怯场,哪怕一些观点得不到老师们的认同,但是至少他解释得通。

    “话说,卫梵才大一吧?”

    蔡教授咂了咂嘴,满脸失落:“可惜了!”

    “是呀!”

    好多老师都一脸黯然,这么优秀的学生,为什么不是自己的关门弟子呢?要知道,学生将来得到巨大的荣誉,对于导师来说,也是一份荣光,毕竟谁不想桃李满天下?说出去,多风光!

    上完下午的课,卫梵回公寓,就看到一身碎花连衣裙的纳兰颜,正等在植物迷宫外。

    “你现在可出名了!”

    纳兰颜调侃。

    “嗯?”

    卫梵不解。

    “姐姐!”

    茶茶跑了过来:“好吃的,有吗?”

    “馋鬼!”

    纳兰颜掏出了几块巧克力递给茶茶:“中午在食堂,你可是大出了一把风头!现在办公室中,老师们谈论的话题几乎都是关于你的!”

    “抱歉,我不选植物学!”

    虽然卫梵把植物大百科图鉴倒背如流,但是有女影导师指导,他已经对这门学科没有任何感觉了。

    “我又没说这个!”

    纳兰颜翻了一个白眼:“你不主刀,简直浪费了一身的才华!”

    卫梵抓了抓头发,被美女老师夸奖,他也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周末,可以做我的男伴,陪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吗?”

    纳兰颜道明来意。

    “皇甫老爷子的六十大寿?”

    卫梵反问。

    “你怎么知道的?”

    纳兰颜愕然,跟着就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对,皇甫胤祥和你们住一起,他那个人精,肯定会邀请你们,趁机拉近关系的!”

    “哈哈!”

    卫梵干笑,毕竟顾玉珍这事,没办法开口。

    “行不行?”

    纳兰颜也没办法,虽说她结婚了,可总有一些男人不死心,一到这种宴会,总会有很心怀鬼胎的男人来搭讪,简直烦死了,有了男伴,也就有了不和他们扯淡的借口。

    “好!”

    纳兰颜一直很照顾自己,所以卫梵没有推脱,算是还人情。

    “你小子,知不知道很多人投机钻营也要去,因为可以认识很多大人物!”

    纳兰颜看卫梵兴致缺缺,不由的规劝。

    卫梵撇嘴,比起社交,他其实更想做实验。

    “你将来除非只做个主刀医士,否则想要有更大的成就,人际关系这一块,是逃避不开的!”

    纳兰颜叹气,这也是豪门子弟为什么更容易成功的原因。

    “谢谢姐姐教诲,要不要进去坐一坐?”

    卫梵邀请。

    “好呀,我也看看你会不会照顾自己!”

    纳兰颜毫不见外。

    同一时间,一只指甲盖大小的圣甲虫,通过房门和地板之间的缝隙,爬进了卫梵的寝室。

    这只圣甲虫,背部的虫壳有着宝石一样的质感,在月光下,反射着让人惊艳的色彩。

    抵达客厅后,圣甲虫停顿了一下,跟着就爬向了卧室,游荡了一圈,确定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物品后,就进了书房。

    书桌上,放着钢笔和日记本,圣甲虫活动着前肢,将纸页翻开,就像人类一样,着上面的文字和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