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292章 手术精湛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7-01-18
    餐厅的气氛,变得紧张又压抑。

    夫人还要去抱儿子,被市~长一把拉住了,这可是疫体的急性爆发,很可能会感染其他人。

    “老黄,你先冷静下!”

    段国臣很想出手,可是这十几年来,他一路往上爬,早就不在一线临床了,上一次拿手术刀,久的他都忘记了。

    “你们先出去!”

    市~长推搡了老婆一把,再次恳求:“真的没办法了吗?”

    “你个废物,儿子都要死了,你连一点主意都没有,不行,我要带他去医院!”

    夫人爱子心切,就要抱起男孩送往医院。

    啪!

    市~长一巴掌抽在了她的脸上,愤怒的大吼:“你想陪他一起死,那就去抱!”

    “妈,冷静下!”

    女孩安慰。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那个男孩的右太阳穴仿佛充血一般,鼓了起来,整个右眼也凸起,有血管蠕动,看上去很恐怖。

    幸亏他晕死过去了,不然用手一抓,眼睛就废了。

    “对,你也是学医的,快救救你弟弟呀!”

    夫人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拉住了女儿的手。

    “呃!”

    女生哪敢动手,她的学业差得要命,就连弟弟得了什么疫体都分辨不出来。

    “小卫,你救救他吧?”

    李蓉是个好女人,并没有因为市~长夫人的羞辱而怨恨她,反而恳求卫梵治疗,在她心中,这个少年的灭疫术出神入化。

    听到这话,市~长眼睛一亮,对呀,自己怎么忘了,这里不是有一个京大的高材生么!

    此时餐厅中的人扭头,才发现卫梵一点都没有慌张,还坐在餐桌旁,喝一杯果汁,而他身旁的小萝莉,正拿着叉子,吃得不亦乐乎,终于没人和她抢肉丸子了。

    “好镇定!”

    段国臣心道一声厉害,这养气的功夫,比自己都不差呀。

    “卫同学是吗?你能够救我的儿子吗?”

    市~长问完,也觉得这个难度太大,又放低了要求:“只要做急救,让他坚持到救护车来就行,放心,我不会让你白做,我会给你一大笔钱,还有荣誉市民的称号!”

    市~长仕途多年,一开口,就是各种利益许诺。

    “对,你,快来救我儿子!”

    夫人颐指气使惯了,张口就是一副命令的语气。

    “我只是没什么了不起的京大生而已!”

    卫梵笑了笑,没动!

    市~长多么人精,知道这少年是在气老婆刚才羞辱人家,所以二话不说,挥手一巴掌,狠狠地抽在了老婆的脸上。

    啪!

    耳光声清脆。

    “你打我?”

    夫人怒了。

    “贵公子学习很好吧?”

    卫梵询问。

    “你怎么知道?”

    女孩很惊讶。

    “他最近用眼过度,导致视力下降,再加上手不干净,频繁揉擦眼睛,所以近视眼疫体爆发!”

    卫梵解释,人家打了老婆一巴掌,自己要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急性近视眼呀,很麻烦的,如果不能及时治疗,眼睛会瞎的!”

    段国臣面色凝重:“救护车赶到这里,至少需要十分钟!”

    这个时间,已经很短了,可是已经足够疫体爆发,彻底寄生男孩,摧毁他的视神经了。

    “你胡说,我家宝宝很爱干净的!”

    夫人大叫,卫梵的话,简直就像在说她儿子是个脏鬼似的。

    “闭嘴!”

    啪!

    市~长更狠,又甩了老婆一巴掌,才带着笑容询问卫梵:“能治吗?”

    “我尽力,但是后果不敢保证!”

    卫梵撇嘴,孝子爱玩,谁知道乱摸过什么,眼睛这么娇弱的部位,很容易被细菌感染。

    市~长犹豫了,他不信任卫梵的灭疫术水准,担心它会让孩子的状况变得更糟糕。

    “让他治疗吧,我儿子的命,就是他救回来的!”

    李蓉恳求,在场的这么多人中,也只有这个心地单纯善良的女人,是真正的为小男孩的未来考虑。

    卫梵不是圣人,被人指着鼻子骂,还要贴上脸去看病,这么做,完全是看在李蓉的面子上。

    说实话,别说一个市~长,就是段国臣开口,他都不想救,这个男人做事,终究是不够大气。

    “吃饱了!”

    茶茶把筷子放在了碗上,随后收拾餐桌,懂事的一塌糊涂。

    “卫同学,麻烦你了!”

    市~长终究是开口恳求,没办法,卫梵和茶茶太镇定自若了,要不是心大,就是见过太多这种场面,已经习以为常。

    “茶茶,把水果刀递给我!”

    卫梵起身,走到了男孩身前,检查疫体。

    “你行不行?”

    女生质问。

    “闭嘴,然后滚出去!”

    卫梵命令。

    “凭什么?”

    女生不满。

    “滚出去!”

    市~长低吼,跟着看向了老婆:“还有你,统统出去!”

    夫人磨蹭着,眼神盯着卫梵,深怕他把儿子弄出个好歹。

    “喏!”

    茶茶拿着水果刀跑回来。

    卫梵接过,同时左手抓住男孩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掰正,随即顺手一挥。

    滋!

    锋利的水果刀切开了男孩的眼角,殷红的鲜血飞溅。

    “啊!”

    餐厅中,响起了几个女人的尖叫。

    这残忍的一幕,让市~长夫人一口气没喘上来,直接晕死了过去。

    市~长也吓了一跳,正怀疑自己是不是求错人了,就看到卫梵持刀的右手上下翻飞,快速的切断了疫体的那些肉~丝。

    “去拿针线!”

    卫梵斩除粘连着眼皮的肉~丝后,迅速挥刀,沿着眼球部位,切开了核心,跟着将它剥离了下来。

    这个手术,感染度和致死性都不强,麻烦的地方在于眼睛是一个极其脆弱的部位,任何操作失误,都可能导致视力下降,乃至失明,所以这个手术,需要灭疫术的双手,极度的精确和稳健,不允许丝毫失误。

    好在,卫梵拥有一颗大心脏,又有多次手术锻炼出的大量经验,完全能够胜任。

    “这……”

    市~长完全看傻眼了,卫梵的手术过程,简直像弹奏钢琴一样优雅,充满一张难以言喻的韵律美。

    “我就说嘛,小卫可以做到的!”

    李蓉满脸自豪。

    “嗯!”

    段国臣背着双手,站在旁边,他一直以为,这个少年救了儿子,是胆大心细运气好,不过现在,完全改变了看法,他的灭疫术,真的很厉害。

    “热水,酒精,消毒棉球,纱布!”

    茶茶宛若一个合格的医助,吩咐李蓉准备用品。

    “太不可思议了!”

    市~长女儿完全看懵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手术现场,没想到在如此震撼。

    啪!

    卫梵将切除的疫体丢进垃圾桶,清理刀口后,开始缝合。

    用时八分钟,卫梵完成手术,这个时候,救护车的鸣笛声也由远及近,一队灭疫士冲了进来。

    “段议长,病人在哪里?”

    自己顶头上司的宅邸出现了病人,灭疫士们自然心急火燎的跑来。

    “在那儿,务必仔细检查!”

    段国臣还有些忐忑。

    “是谁做的手术?”

    带队的医团长稍作诊断过后,抬起了头。

    “怎么了?”

    市~长的心咯噔一跳,难道没做好?

    “这手术做的太棒了,没有任何疫体残骸残留,而且术后处理也不错!”

    医团长赞叹:“肯定是一位至少拥有上千例手术经验的老牌灭疫士完成的!”

    段国臣一行神色古怪,看向了洗手间。

    “近视眼疫体,不至于危害生命,就是会损伤眼睛,再迟一些,他恐怕就失明了!”

    医团长心有余悸。

    男孩被抬走了,送去医院接受后续治疗,灭疫士们开始打扫房间,消毒,其中一位找到了医团长,低声说了几句。

    “议长,手术器械呢?为了你和家人的安全,我们需要进行消毒处理!”

    医团长提醒。

    “那不是嘛!”

    段国臣指了指地上的水果刀、还有针线和镊子。

    “什么?”

    医团长没反应过来。

    “手术器械,就是这几样!”

    李蓉告知。

    “不可能!”

    医团长说完,才察觉自己冲撞了议长夫人,赶紧道歉,不过脑门上全都是一头的问号。

    其他灭疫士也是一脸的迷茫,用水果刀做手术?没开玩笑吧?虽说也能用,但是比起手术刀,操作起来很麻烦的。

    “没骗你们哦,我亲眼目睹的!”

    段国臣语气打趣,有了这个人情,市长怎么也要同意自己的提案了,所以他神态轻松。

    “我也看到了,那个少年很厉害!”

    市长女儿举手。

    “少年?”

    医团长一行疑惑着,就看到简单洗漱后,换了衣服的卫梵走出了洗手间:“不会就是这位,做的手术吧?”

    “是他!”

    李蓉很骄傲。

    “唔!”

    茶茶指了指自己:“助手!”

    “不会吧?”

    一群灭疫士目瞪口呆,打死也没办法相信,卫梵可以完成这种手术,不过议长和市长都看到了,自然不是假的。

    “他是京大的新人王!”

    李蓉介绍。

    “年少有为呀!”

    医团长赞了一句,至于无证行医这种事情,他提都没提,而且还必须给人家嘉奖。

    笑话,能够在议长家吃饭的年轻人,那是普通人嘛!

    “我的儿子呢?怎么样了?”

    市~长夫人悠悠醒转。

    “已经没事了!”

    市~长安慰:“这次多亏了卫梵,还不谢谢人家!”

    “什么?”

    夫人看向卫梵,想起自己刚才指桑骂槐时的恶劣态度,顿时一脸羞愧,要不是他,自己的儿子眼睛就瞎了。

    “小卫呀,是我说错话了,你别见怪!”

    夫人难得的低声下气。

    “举手之劳!”

    卫梵指了指自己的胸口:“还有,京大生,真的很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