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二百六十四章 午夜生香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2-31
    “学姐……”

    卫梵有点不自在。

    “怎么了?”

    练沧浓性格大大咧咧,完全没注意到卫梵的尴尬。

    “呃!”

    卫梵很想说,你下去吧,可那不就欲盖弥彰,说明自己往歪处想了吗?而且最麻烦的是,学姐的臀部肉肉的,真的好有弹性呀,那种触感,让他不可避免的起了反应,要是现在起身,完全就被看到了。

    “是力气太大,捏的不舒服吗?”

    练沧浓放缓了力道,调整了下姿势,于是两条白皙的长腿一左一右,放在了卫梵脑袋旁边不远处,就算他目视前方,眼角也会瞥到。

    “舒服!”

    卫梵迟疑了一下:“学姐,我没事了,不用按了!”

    “好好躺着!”

    练沧浓没答应,擦完药酒后,又开始给卫梵按摩放松,她不是那种喜欢占便宜的女生,掏钱的话,人家肯定不要,所以只能用这种方式来回报。

    书房中,茶茶蹲在墙角,小眉头蹙起。

    有不少虫子,正像蚂蚁一样,排着一列纵队爬行而过。

    “唔?”

    茶茶和咿呀比手画脚的讨论,很快,叨叨从窗口翻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饮料瓶,里面装着一只虫子。

    “麻烦!”

    茶茶担心,询问咿呀:“可以……赶走吗?”

    “咿呀!”

    小女妖点头,森千萝的枝叶,抖动了起来,一团细密的水雾开始弥漫,那队宛若士兵一样的虫子就像遭遇了杀虫剂一般,立刻溃败了,四散逃亡。

    不止这些,从床底下、水槽中、书柜后面,好多虫子爬了出来,仿佛遇到了杀神一般,疯狂的逃离这间寝室。

    “咿呀!”

    小女妖比了一个大拇指,示意搞定。

    “安全!”

    茶茶双手叉着腰,巡视完书房,又抱起了盆栽,前往浴室和客厅除虫,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从哪来的,好恶心。

    “你总紧绷着肌肉干什么,放松呀!”

    练沧浓拍了拍卫梵的脊背。

    “嗯!”

    卫梵是紧张的,被一个女人坐在身上,身体不僵硬才怪。

    “真笨!”

    练沧浓起身。

    卫梵以为学姐放弃了,可是紧跟着,一对脚丫就踩在了后背,他刚想制止,臀部就被踩了。

    “咳!”

    卫梵疼的闷哼了一声,因为和学姐的身体接触,他的身体早就起了反应,还没消退下去,本来趴着就不舒服,现在又被用力一踩,整个腰垮都沉了下去,戳的更疼了,几乎是本能的,他的身体用力一侧。

    “哎呀!”

    练沧浓站立不稳,掉了下来。

    “遭了!”

    卫梵双手伸出,去接练沧浓,可是这个姿势,不太好发力,然后下一瞬,他就看到一对巨~乳摇晃着,在视野中疾速扩大。

    砰!

    练沧浓摔在了卫梵身上。

    卫梵的整张脸都埋在了学姐的大~胸中,一片滑腻弹软,他想都没想,抬手就要推开学姐,可是赶上练沧浓也在起身,于是好死不死,一把托在了她的右~胸上。

    触感实在太美妙了,卫梵没忍住,揉了一下。

    “啊!”

    被猛的一抓,练沧浓打了一个激灵,一股酸麻感袭来,手脚一软,又跌落回来。

    卫梵继续被碾压。

    茶茶抱着脸盆,跑回了卧室,准备收拾脏衣服去洗,结果看到两个人抱在一起,顿时委屈的嘟起了嘴巴。

    “茶茶,也要,玩抱抱!”

    于是小萝莉一个飞扑,跳到了练沧浓身上,一起一落。

    “唔……”

    卫梵想说话,可是整张脸都被巨~乳压着,而且因为茶茶作怪,学姐睡裙的吊带都滑落了,雪白的大~胸露了出来。

    “好了,茶茶,别闹!”

    练沧浓把茶茶弄下去的时候,出了好多汗,让睡裙都贴在了肌肤上,曲线毕露。

    “我去洗衣服!”

    卫梵抓起脸盆,逃也似的离开了卧室,他现在的脸红的要命。

    “大!”

    茶茶伸手去抓练沧浓的大胸。

    “嘶,你要弄死我呀!”

    练沧浓嘀咕,拽开了茶茶的小手,随即又有些疑惑,自己似乎并不讨厌被卫梵触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爱情?

    要是换作以往,被一个男生脸贴胸,她会把对方揍得连他妈都认不出是他。

    “哎呀,好烦,不想了!”

    看到卫梵在洗手间洗衣服,顾不上搭理自己,练沧浓也没离开,一个人在客厅坐着,翻看沙发上的几本书。

    “都是植物学?你打算主修这一科?”

    练沧浓皱眉:“以你的资质,不做临床的治疗灭疫士,实在太浪费了!”

    “我就是随便看看!”

    卫梵解释。

    茶茶很懂事,拿了一些零食,给练沧浓,又去书房,准备泡一杯茶,咿呀突然冒泡了,咳嗽了一声,就把一口口水吐进了茶杯中。

    “咦?”

    茶茶不解。

    “咿呀!”

    小女妖生气的嘟着嘴巴,用小手在平板一样的胸前比划了一个很夸张的弧形,嗯,她嫉妒练沧浓的大胸,所以讨厌她。

    茶茶摇头。

    “哼!”

    咿呀的根须把日记本拿起,她拿着钢笔,在上面写了一个大大的‘友尽’,还画了一个x号。

    茶茶看了一下茶杯,好吧,小萝莉妥协了,反正咿呀的口水也没什么坏处。

    “嗯哼!”

    咿呀开心了,摆了摆小手,让茶茶快去把加了作料的茶水递给练沧浓。

    “你要是主修疫体学和临床,我敢保证,那些医护系的妹子们,绝对随便你挑!”

    练沧浓不是调侃,做不了手术,就只能专修医护专业了,一般多是女生,为了将来考虑,她们自然想跟上一个厉害的灭疫士。

    像那些大医院,为了拉拢那些顶尖的灭疫士,会给出极大的优待,像是多加几个名额,都不成问题。

    “没兴趣!”

    卫梵撇嘴:“茶茶,过来洗你的衣服!”

    “那可由不得你,到了大四,会有实习期,大家都会组建医团,所以你还是未雨绸缪,提前物色团员吧,省得到时候抓瞎!”

    练沧浓喝了一口茶水,咂了咂嘴:“这是什么饮料?味道好怪!”

    “还有四年呢!”

    卫梵不急,他想先把神武冠军药剂配制出来再说。

    洗完衣服,又拖了二遍地板,十二点铃声响起。

    “学姐!”

    卫梵无语,练沧浓竟然在沙发上睡着了。

    “啊?要吃宵夜了吗?”

    练沧浓擦了一下嘴角:“哎呀,正梦到我成为了医龙,正在接受最高议会的表彰,就被你吵醒了!”

    “你还饿吗?”

    卫梵翻了一白眼。

    “呃!”

    练沧浓低头,才发现茶几上都是自己吃剩下的零食袋子,薯片碎屑瓜子壳什么的到处都是。

    “我这就打扫!”

    练沧浓暗道丢人了,赶紧收拾,因为弯着腰,巨~乳自然下垂,从卫梵站立的角度,视线可以直入领口,那条深邃的沟壑,真的是能够溺死任何男人的眼睛呀。

    “不用了,该休息了!”

    卫梵用手捂住了眼睛,再这么下去,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

    “啊?”

    练沧浓看了一眼手表:“什么?都这么晚了?的确,茶茶该睡了,你快去照顾把她吧?”

    “不是,我是说,你也该去睡了!”

    卫梵有点恼火。

    “我?还早呢,我一般都是二点多才睡呢!”

    练沧浓神经太大条了,随手又吃了一块薯片,刚坐回沙发上,就火烧屁股一样,弹了起来。

    “哎呀,睡觉!睡觉!”

    练沧浓总算醒悟过来了,卫梵是在赶人。

    “完了,这次丢大人了!”

    练沧浓欲哭无泪,一边往出走,一边自责,她的脸色羞红,尴尬的无以复加,自己怎么就把卫梵当做闺蜜对待了?他可是个男人呀,不过和他在一起,气氛真的很舒服。

    “沧浓,你……”

    纪无羡愕然地看着练沧浓只穿着睡衣,从卫梵的房间中走出来,目瞪口呆。

    “哦,晚安!”

    练沧浓随口打了个招呼,加快了步伐。

    “沧浓……”

    纪无羡追了两步,可是砰的一声,练沧浓关上了房门。

    “哎呀,以后不能再穿着睡裙在走廊中行动了!”

    练沧浓也没想到会碰到纪无羡,简直要郁闷死了,自己的屁股和胸都被看光了,等等,为什么卫梵看,自己却没生气?

    很快,练沧浓想明白了原因,可能是卫梵的眼神太清澈了,不像纪无羡他们那些臭男生,总是偷瞄自己的胸口和屁股,那眼神,简直是恨不得把自己压在身下蹂躏,里外都透着浓浓的*。

    走廊中,纪无羡的心跳加速,眼前全都是练沧浓摇动的胸~部和臀部,虽然只瞥到一眼,还隔着睡裙,但是美得让人心醉。

    “练沧浓,我一定要得到你!”

    纪无羡呢喃着,随即又皱起了眉头,回头盯了卫梵的房间一眼,右拳,攥紧了。

    练沧浓在卫梵的房间中待到这么晚,岂不是说,被他看了整整一个晚上?真是岂有此理!

    照顾茶茶睡了后,卫梵又坐到了书桌旁,投入到了学习中。

    李承哲辗转反侧,失眠了。

    明天就是班长选举的日子,自己唯一的希望,就是在上午的体育课上,以爆表的表现,碾压卫梵,这样才有一丢丢可能当选。

    “呸,我就不信你在身体素质上,也能拿到第一!”

    祁莲抱着她的布偶,长吁短叹,刚才她做梦了,梦到和卫梵结婚生子,享尽了幸福。

    “为什么这不是真的呢?”

    一想到卫梵那张脸,祁莲就觉得心头会涌现出一种莫名的冲动,她侧耳倾听,确定别人都睡得很熟后,悄悄地把手伸进了内裤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