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二百四十一章 意想不到的室友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2-20
    </b>

    “你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卫梵蹲下,掀起了茶茶的衣服,检查她的身体,没有问题,至于自己,好歹也是半步归元境的灭疫士,有一点不舒服,他就能知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到底怎么回事?”

    学姐们郁闷,抓挠着皮肤,那种难耐之痒,让人恨不得全身的皮肉扒下来洗一遍,只是她们刚想冲去浴室,就听到了里面那位传来惊天动地的惨叫。

    “啊,好难受!”

    砰!砰!

    学姐用头撞着墙壁,想要晕死过去,一了百了。

    “学姐你怎么了?”

    卫梵脸色一变,跑了过来,拍了几下门,看到没反应,先是退后,跟着一脚蹬踏在房门上。

    砰!

    浴室门破碎。

    学姐光着身体,站在花洒下,正双手扶着墙壁,用脑袋去撞,热水连带着鲜血一起冲下。

    “学姐,忍一下!”

    卫梵一惊,冲了进去,抱住了学姐,把她强行拖了出去,同时大喊:“学姐们,千万不要沾水,会让瘙痒加重,茶茶,帮我拿两块干燥的毛巾!”

    “好痒!”

    学姐痛哭流涕,沾了水以后,身体上就像有上万只蚂蚁在爬,在啃食,那种痒痛,简直无法忍受。

    “忍一下就好!”

    卫梵把学姐抱到了床上,接过茶茶递来的毛巾,给学姐擦拭身体。

    这种时候,也顾不上什么男女之防了,擦完了前边,卫梵又把学姐翻了个面,从上到下快速的清理着。

    “为什么你们两个没事?”

    有学姐疑惑。

    “寝室里肯定有问题,你们先出去躲着,要实在受不了,就去找老奶奶求救,她肯定知道解决的办法!”

    不用卫梵说,学姐们早就不想在这儿呆了,就像被鬼撵一样,狼狈的冲了出去。

    “去问问叨叨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卫梵吩咐,有很多疫体,会伴随着瘙痒症状,因此在没有仪器的情况下,卫梵想辨别都做不到,也就谈不上治疗。

    “虫子!”

    茶茶很快跑了回来。

    学姐还在挣扎,卫梵都压倒她身上了,结果这女生提膝就是一记猛撞,还好他侧了一下身,要不中招,不然下体就倒霉了。

    “虫子有很多的!”

    卫梵没办法,一记手刀,砍在了学姐的脖颈上,把她打晕了过去,然后抱着森千萝去了书房。

    “咿呀,这屋子里有一种虫子,你知道是什么吗?你能解决掉它们吗?”

    卫梵碰了碰花朵。

    咿呀露头,茶茶手脚并用,帮忙翻译。

    “咿呀!”

    小女妖点头,指手画脚的描述办法,卫梵理解不了,好在还有茶茶。

    小萝莉拿了杯子,快速地接了一杯水回来。

    噗!噗!

    咿呀往杯子里吐了两口口水,然后眉开眼笑,比了一个大拇指的手势。

    “就这……”

    卫梵觉得咿呀是不是在敷衍自己。

    “呜呜!”

    看到卫梵怀疑自己,咿呀很伤心,躺在花瓣上,哭得很伤心。

    叨叨跳着拳击步,准备给卫梵来一下狠得。

    “好了,我错了,这个怎么用?”

    卫梵头疼,三个小家伙,没一个省心的。

    “咿呀!”

    咿呀爬了起来,把小手伸进水杯,沾了一下,接着在身体上涂抹,确定卫梵明白了,就继续躺下哭泣。

    “明白了!”

    卫梵冲进了卧室,给学姐涂抹,面对胸~部和屁股这些地方,他倒是想找学姐帮忙,结果这些女生全都跑下去求援了。

    “得罪了!”

    卫梵手上沾了水,擦拭学姐的****触感还不错。

    症状减轻了,学姐皱着的眉头放松。

    “你知道这是什么虫子吗?”

    卫梵返回书房。

    知道,但是无法形容。

    “画出来!”

    卫梵找了个笔记本。

    叨叨狗腿子似的单膝跪地,举起了本子,咿呀抱着钢笔,在上面笔走龙蛇。

    一个方框,有几个黑点,外边有弯曲的毛,后面有一条曲线状的东西,应该是尾巴。

    “以后别叫你咿呀了,叫你咿-毕加索-吖大师算了,这什么鬼?”

    看着这幅抽象画,卫梵放弃了理解,他觉得耗光了脑细胞,都得不到答案。

    “嗯哼!”

    咿呀靠着钢笔站着,一脸得意,很满意自己的作品。

    “我不是在夸你呀!”

    卫梵无语。

    叨叨咻的一下,从窗口离开了,不到五分钟,又冲回来,手中拿着一把绿色的地衣,担心卫梵不明白,搓了搓,抹在了脸上。

    “绿苔地衣!”

    卫梵逆推,这种地衣对某几类寄生虫有克制效果,再加上瘙痒症状,以及空气传播的特性,还有咿呀那幅画,几乎可以判断出,是疣子寄生虫在作怪。

    “干这事的人好讨厌!”

    卫梵郁闷,疣子寄生虫不会致死,但是破相在所难免,看来对方想让自己出个大丑。

    要知道,三天后可就是开学典礼。

    咿呀的口水效果不错,但是不能公布,所以卫梵跑向了一楼的公共厨房,热醋也能杀死疣子寄生虫。

    “老奶奶,你就告诉我们吧!”

    学姐们哀求,简直要痒死了。

    “去煮醋,是疣子寄生虫!”

    卫梵提醒着:“奶奶,最好在公寓内喷洒热醋,杀毒灭菌,不然会出麻烦的!”

    “我会让他去做的!”

    老奶奶口中的那个他,显然就是干出这事的罪魁祸首。

    “卫学弟,你好棒!”

    学姐们依法处理好,果然不痒了,顿时对卫梵惊为天人。

    “你怎么做到的?”

    没有设备,是如何判断出致病的原因?

    “猜的!”

    卫梵道歉:“对不起,让你们受牵连了!”

    “不,不,是我们非要跟来的,与你无关!”

    经过了这么一搞,学姐们也害怕了,纷纷告辞。

    “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来找我们!”

    互留下了姓名后,学姐们在卫梵的帮助下离开迷宫,她们原本还想记一下位置,可发现办不到,这也让她们更加明白卫梵的厉害之处。

    “好了,只剩下咱们了!”

    反正寝室有很多,卫梵提出了更换的要求,没想到老奶奶竟然同意了。

    “欧耶!”

    茶茶在屋子里跑来跑去,叨叨也很兴奋,第一时间霸占了床头的柜子,把它的行李拿出来,全部放了进去。

    或许是第一次进入人类社会,就住的抽屉的缘故,盗草人对床头抽屉情有独钟。

    卫梵检查了一下寝室,之后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羽袖,我考上京大了!”

    卫梵有些失落:“你在哪?”

    砰!

    茶茶一个飞扑,爬在了卫梵的身上,几十斤的重量,差点没把他胃里的早饭都砸出来。

    “笑!”

    茶茶伸出食指,摁着卫梵的嘴角,帮他扯向两边。

    “起来,我试衣服!”

    卫梵取出了京大校服,整体藏青色,下身是长裤,上身是衬衣、立领的西装式样外套,但是更偏向年轻化。

    将校牌别好,镜子中,就出现了一个朝气十足的男生。

    “酷!”

    茶茶抱着卫梵的大腿,很开心。

    “开始打扫房间咯!”

    卫梵要为新学期的生活,开一个好头。

    “那个迷宫挺有意思的!”

    陆雪诺拎着行李,右手食指套着钥匙环,轻快的转着:“也不知道那个卫梵能不能走过来!”

    前边走廊中,有人哼歌。

    “哎呀,是学长吧?我是问安呢,还是直接走过去呢?”

    陆雪诺收敛了表情,犹豫了半天,还是觉得就算学长在屋子里,也应该打个招呼,不要让人家认为自己不懂礼貌。

    于是走到门口后,陆雪诺就双脚并拢站直,双手拎着行李放在腿前,鞠了一个躬。

    “学长好!”

    陆雪诺弯腰,心头猜测着,会是哪一位候补英杰呢?要是白乙涵,或者关秋白,要不要向他们请教一下呢?

    没有人应声,陆雪诺皱了一下眉头,不过并没有起身,而是又加大音量,喊了一声。

    “学长好!”

    “呃!”

    卫梵不知道该怎么接茬,而且还在疑惑,不是说只有新人王才能住进胡桃公寓吗?

    “嗯?”

    陆雪诺疑惑地抬头,就看到卫梵正蹲在地上擦地,旁边的茶茶正在水桶边撅着个小屁股洗抹布。

    “你……你……占我便宜!”

    陆雪诺急了。

    “喂,你可别乱说,我连你的手都没碰过!”

    卫梵赶紧澄清,他可不想被学长学姐们当做色~情狂。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占我便宜!”

    陆雪诺停顿了一下,选择措辞:“在地位上!”

    “有必要那么较真吗?”

    卫梵无语。

    “有!”

    陆雪诺对规则看的很重;“咱们是同一届!”

    “那好吧,学姐,我错了!”

    卫梵调侃。

    “你在嘲讽我!”

    陆雪诺很生气。

    “……”

    卫梵沉默。

    “你的语气,你的表情,都在抱怨!”

    陆雪诺又想起了在鲸鱼岛上,自己等他到终点,担心他被姬流光收拾,结果这家伙却和两个漂亮女孩一起回来,真是气死人了。

    “好吧,我抱怨了,又如何?”

    卫梵丢下了抹布:“先说说你为什么能住进这里?”

    “那不管你的事!”

    陆雪诺还在执着:“你如果不是故意占我便宜,为什么在我喊第一声的时候不解释?”

    “因为……”

    卫梵起身,走了过来,就在陆雪诺等待答案的时候,这家伙却砰的一下,关上了房门。

    “你……”

    陆雪诺气急,一脚踹在了房门上。

    “神经病!”

    卫梵想不通女人的脑袋回路,这点破事,也能吵起来。

    收拾好房间,卫梵打算去找明朝,结果刚锁上门,就听到316房间发出了刺耳的尖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