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二百零九章 那年秋日,少女倾心!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2-05
    树林中,轻风抚过,有秋叶飘落!

    卫梵和马夏尔谁都没有当回事,这就是自然规律,可是当树叶从身边坠落时,锋利的却如同利刃,划破了皮肤。

    唰!唰!唰!

    马夏尔长袍破了,皮肤被切开,有鲜血渗出。

    “什么?”

    马夏尔一惊,不等做出反应,地面上堆积的落叶已经翻涌而起,像龙卷飓风一样,淹没了马夏尔。

    咻!咻!咻!

    空气被撕裂。

    卫梵放缓呼吸,全神贯注地监视四周,虽然自己没有被攻击,但是他不敢大意。

    马夏尔解放名刀。

    轰!

    澎湃的灵压四溢,灵气激~射,将身周的那些落叶吹散。

    “该死,重病女,是不是你?”

    马夏尔咆哮:“我就知道你会背叛!”

    “什么重病女?”

    卫梵稍稍退后。

    没有任何回答,落叶犹如暴风疾雪,下的更急了。几乎遮蔽视野。

    “可恶!”

    马夏尔根本捕捉不到敌人的身影,想诱骗对方出声,可是敌人太谨慎,还有身上这些伤,竟然冻结成了冰渣,在迅速的蔓延。

    呼!

    马夏尔觉得要被冻死了,四肢僵硬,血流变慢,呼出的气息,都变成了冬天的那种白气。

    “你也会怕?”

    卫梵开口,分散马夏尔的注意力,他看出来,这家伙想撤退了。

    “你才怕呢,我们是西国天火团,是大小姐亲自遴选出的精英,我们无所畏惧!”

    马夏尔咆哮着,既然找不到敌人,那就摧毁周遭的一切,让她无处可藏。

    光芒……

    嗤!

    马夏尔的绝技施展到一半,一柄短刃刺穿了从背后刺入,贯穿了他的心脏。

    “你……”

    滴答!滴答!

    鲜血从刀刃掉下,不等落地,已经被冰冻,还有马夏尔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冰层,覆盖上了他的身体。

    咔嚓!咔嚓!

    马夏尔大张着嘴巴,最后被冻成一座冰雕,阳光透过林间枝叶的缝隙洒下来,让他晶莹剔透。

    树林间,又重新归于平静。

    “重病女?”

    卫梵犹豫了一下,没有离开,他要知道是谁帮了自己?

    “快走吧,她们要追上来了!”

    声音沙哑,透着一股急促。

    “果然!”

    卫梵叹息:“安夕,是你吗?”

    没有回答。

    “不要再装了,除了你,没有其他女孩会帮我,又不想让我看到!”

    卫梵高声。

    “你不知道吧,你说话的时候,总是细声细气,怕惹别人生气,所以哪怕你故意把声音弄的沙哑,可是那种胆怯的语气,是无法掩饰的!”

    林间沉默。

    “安夕,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相信你的,出来见我!”

    卫梵安慰。

    “你快走吧,赶紧去终点,寻求庇护,西国团要找你,没有难度的!”

    那道声音恢复了本来音色。

    “安夕!”

    卫梵苦笑,虽然少女没有露面,但是这个声音,他实在太熟悉了。

    “求你了,梵哥,美狄娅很厉害的,京大老师都不是她的对手,你如果被他们找到,就死定了!”

    安夕苦口婆心。

    “出来吧!”

    卫梵有一种挫败感,他竟然不知道,安夕那个柔弱的女孩,竟然这么厉害,马夏尔可是徒手宰了冯磊的强者,竟然被她轻松击杀。

    蓦然!

    卫梵转头。

    一棵红杉乔木旁边,安夕站在那里,低着头,双手握着白色刀鞘的雪染,放在小腹前,五指用力,又松开,满是忐忑的神色,就像一个犯了错,等待被责罚的孩子。

    “你在怕什么?”

    卫梵笑了,尽量把声音放轻,不想刺激到她,他能看出来,这个女孩的精神状态不对。

    哗!

    安夕往后退了一步,踩得落叶声响,有摇曳婆娑的树影洒在她的脸上,让苍白的脸色更加晦暗了。

    看着女孩这个模样,卫梵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询问了,只能在心底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轻声开口。

    “安夕,我相信你!”

    这一句话,让安夕瞬间泪奔。

    “梵哥!”

    安夕以为自己会被责问,甚至殴打,然后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可是并没有,卫梵的关切眼神,温柔的安慰,让她觉得心里暖暖的。

    “梵哥!”

    安夕不想哭,可是眼泪不停地往外涌,她抬起手臂,慌张地擦拭着,不想让卫梵看到自己丑丑的样子。

    “安夕!”

    卫梵几个纵跃,落在了安夕身前,伸手抱住了她:“有什么苦衷,就说出来,我会竭尽全力的帮你!”

    安夕身体一僵,感受着卫梵的体温,心跳的快了起来,还有胸~部,触碰到了,这让她觉得很害羞。

    “不要再哭了!”

    卫梵拍了拍安夕的后背。

    “嗯!”

    安夕犹豫着,终于大着胆子,抱住了卫梵。

    “这才对嘛,哥哥永远会陪在你身边!”

    卫梵笑了。

    安夕的身体一顿,将头埋在了卫梵的怀里,脸上的笑容,变得苦涩了,原来,他只是把自己当妹妹看待呀!

    “好了,先离开这里!”

    卫梵轻揉了揉安夕的头,随后带路。

    安夕乖巧地跟在了后面。

    夕阳西落,晚霞映红了天际,火烧云流淌,白云苍狗。

    鲸鱼岛上,覆盖着大量的植被,所以天色暗的很快,夜行动物开始出动,让危险性大增。

    卫梵挑选了一块干燥的坡地,砍伐树木,搭建临时营地。

    “你去歇着吧!”

    卫梵不想让安夕操劳。

    女孩摇了摇头,很固执。

    “那你去把两只斑鸠烤一下,我还没尝过你的烧烤手艺呢!”

    卫梵找了一个借口。

    “嗯!”

    安夕眉头一挑,她要好好表现,给卫梵做一顿好吃的。

    黑夜降临了,犹如一块幕布,遮盖苍穹,有繁星点缀,有月光跌落。

    噼啪!噼啪!

    篝火燃烧着,随着海风摇曳,斑鸠烤的金黄,有油脂不断的滴下,掉在火中,发出嗤的一声轻响。

    卫梵坐在一根木头上,单手撑着下巴,看着安夕翻动斑鸠,娴静的姿态,真的是很贤惠呀!

    “不知道哪个男人有福气,能娶到你!”

    卫梵叹气:“我一定会嫉妒的!”

    唰!

    安夕的脸颊一下子变成了大苹果,红透了,连脖子都不例外。

    “梵……梵哥,我可以烤给你吃。”

    安夕说到最后,已经细弱蚊蚋了,‘一辈子’三个字,只敢留在心里。

    “已经好了,再烤下去就焦了!”

    卫梵接过了斑鸠,把最嫩的部位撕了下来,递给安夕。

    “不要,你吃!”

    安夕谦让。

    “哼,只给你这点,其他的都是我的!”

    卫梵故作凶悍,接着咬了一口,然后就被烫到了,不停地扇着风,倒抽凉气。

    “小心烫!”

    安夕很心疼,想帮他擦拭嘴角。

    “哎,你能不能笑一笑?”

    卫梵无语了,他只是想逗女孩笑,让她开心而已。

    “对不起!”

    安夕低下头,肩膀卷缩了起来。

    “为什么要道歉?”

    卫梵坐到了安夕的身旁,看着夜空:“不管你做过什么,又将会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

    “梵哥!”

    安夕的泪水,又涌了出来,卫梵越是温柔,她心中的负罪感越重。

    卫梵已经决定什么都不问了,绞尽脑汁说几个笑话,让安夕开心起来。

    “唐顿每次被老婆欺负,脑袋里都会出现两个小人,一个说‘忍住,忍忍就过去了’,另一个说‘你他么想什么呢?想造反呀?’忍住,于是,唐顿幸免于一场家庭屠杀!”

    卫梵讲笑话的口才一般,白羽袖是那种只要和卫梵待在一起,就会很开心的女孩,根本不用他费尽心思去哄。

    安夕白皙的小手掩着嘴巴,笑的眼睛都眯成了一弯月牙,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听别的男生给自己讲故事。

    “咳,话说……”

    卫梵准备再来一个,就看到安夕的脸色骤变,一手抓着胸口,栽倒在地上,不停地抽搐着。

    “安夕!”

    卫梵那吓了一跳,赶紧冲了过去,为了她一片森千萝的花瓣后,在她的口袋里摸索着:“药呢?”

    安夕已经无法回答了,她的症状很严重,卫梵找到药喂给她,依旧不见缓和,赶紧一口咬破手腕。

    “不要!”

    安夕心疼。

    “喝血!”

    卫梵只有这个办法了,强硬地摁在了安夕的嘴上。

    鲜血入喉,泪水如涌。

    安夕哭得很伤心。

    流入嘴巴的,是卫梵的未来呀,如果损失掉太多的鲜血,一定会影响到后面的考试!

    安夕沉沉地睡去了,直到后半夜,才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吊床上,披着卫梵的衣服,而他,只穿着一条短裤,坐在篝火边守夜。

    “梵哥!”

    安夕摸索着卫梵的外套,放在了鼻端,轻轻地嗅着。

    “你醒了?”

    卫梵赶紧走了过来:“来,喝口热水,饿吗?”

    安夕摇了摇头,沉默了几秒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梵哥,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安夕声音虚弱。

    “你先休息吧?”

    卫梵不想听,可是看到安夕执着的眼神,只能任由她。

    “从前,有一个小女孩,没见过自己的父母,自从记事起,就生活在一个大大的白房子里了。”

    安夕的眼神,飘向了夜空。

    “房子很大,可是很空旷,除了床铺,就没其他家具了,但是小女孩并不孤独,因为她有很多同伴。”

    “那个时候,孩子们不知道什么叫做父母,不知道什么新衣服,也不知道什么叫做岁月,大家有的,是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叔叔阿姨,不过孩子们并不喜欢他们,因为他们总是带着孩子们去做一些好疼的事情,抽取血液,进行电击,测试忍耐力……”(未完待续。)。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