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二百零七章 未初升,便折戟!(第三更,求订阅)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2-05
    </b>

    相处了十年,曹初升太了解卫梵的性格了,他是绝对不会抛下朋友的,所以必须想其他办法。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超多好看小说]

    恢复了意识,反而更痛苦了,整整一个晚上,曹初升都没有睡觉休息,疼得死去活来。

    哪怕叨叨找到了麻醉药,也只能减轻一些痛楚,没办法,曹初升的伤势,实在太重了。

    黎明到来,刚刚有阳光透过林间的枝叶,洒在鲸鱼岛上,不妨碍视物后,卫梵就背着曹初升早早出发了。

    “你这是干什么?”

    曹初升爬在卫梵的背上,感受着他的心跳,一脸的自责与愤恨。

    “和你一起上京大!”

    卫梵的语气,斩钉截铁。

    “有意义吗?”

    曹初升苦笑。

    卫梵抿着嘴角,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这个样子,别说京大不要我,就是要,我还能干什么?”

    曹初升自嘲。

    “我会找最好的医龙,治好你!”

    有森千萝和盗草人在,卫梵就有足够的筹码打动那些医龙。

    曹初升沉默了一下,突然笑了起来:“小梵子,我相信你!”

    “必须的!”

    卫梵调侃。

    “我们要一起考入京大,一起追学姐,大学毕业前,结束处~男生涯!”

    曹初升描述他的未来。

    “嗯!”

    卫梵点头。

    “练沧浓学姐怎么样?她的巨~乳实在太伟岸了,简直胸怀天下!不过我是追不到了,你要加油!”

    曹初升调侃。

    “谁说的?说不定她喜欢你这种风格!”

    卫梵笑了,好友的精神似乎不错。

    “哈哈,毕业后,我们要一起拿到灭疫士执照,成为医龙!”

    曹初升规划。

    “嗯!”

    卫梵点头。

    “努力斩杀疫体,攒钱,然后开一家自己的医院,招聘的灭疫士和护士,全要女的,必须穿制服和高跟!”

    曹初升加重了语气。

    “你是院长,让她们穿情~趣内~衣都没问题!”

    卫梵躲开了一片水洼,尽量走的稳一些。

    曹初升沉默了。

    就在卫梵觉得好友是不是不开心了,打算开导他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响。

    砰!

    卫梵的身体顿时一僵。

    “走呀!”

    曹初升用力的,拍了拍卫梵的肩膀。

    脚步凌乱,卫梵的眼角,瞥到了一根断臂,上面包裹的的绷带,是被鲜血染红后的结痂。

    “卫梵!”

    曹初升轻声。 [小说]

    “嗯!”

    卫梵哽咽。

    “抱歉,让你失望了!”

    曹初升呢喃,带上了哭腔:“抱歉,不能陪你走到最后了!”

    卫梵抿着嘴唇,泣不成声。

    “好了,到这里就可以了,放下我吧!”

    曹初升笑了。

    卫梵没听。

    “小梵子,能走到这里,我已经很满足了!”

    曹初升看向了天空,蓝天白云,有一枚信号烟花,正在缓缓的随风散去:“放下我吧?”

    两位辅考学长,赶到了。

    “卧槽,什么情况?”

    看到卫梵背后的曹初升,学长们吓到了。

    “快去吧,再拿一个第一!”

    曹初升突然用力,一推卫梵,奋力地从他的身上滚了下来,摔在了青草中。

    “不要回头!”

    曹初升大喊:“不然我永远不会原谅你,好,就这么奔跑,继续奔跑,去终点等着我!”

    卫梵僵在原地,几次想要转身,可都没有,他知道,好友的确懦弱,可他也有做人的底线,要不然也不会被姬流光伤成这个样子。

    如果自己在这里转身,是真的要失去这个朋友了。

    “奔跑吧!”

    曹初升靠在了一棵树根上:“我累了,想休息了!”

    卫梵迈步,踉跄的前行,泪水止不住的涌出,不用回头,他也知道好友在哭泣,他不甘心,可有什么办法?

    命运是如此的艰难与折磨,像一台巨轮,碾压着众生!

    “卫梵,祝你好运!”

    曹初升的祝福,随着海风,飘散在林间,让这微凉的早晨,似乎都多了一些温暖。

    卫梵突然加速,冲向了密林深处。

    背后,是靠着沾满露水和泥土的树根,哭的不成人型的曹初升,但是他死死地咬着嘴唇,都流血了,也不让自己出声,因为他知道,一旦哭出来,卫梵一定会留下的。

    看着好友离去的背影,曹初升的心疼的痉挛,比身体上的痛楚还要难受百倍,他突然发现,比起实现出人头地理想,这份友谊在他心中,更重、更热、更无可替代!

    “卫梵,我好想和你一起上京大呀!”

    曹初升无声的呐喊着,下意识的伸出了手,想去追上卫梵的背影,可是他看到的,却是自己的断手烂腿。

    黎明东升,海风如诉!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想和你并肩而行,却无法跟上你的脚步。

    曹初升,这个名字承载了她母亲最大的希冀,愿能够学有所成,光宗耀祖,可是他,未初升,便折戟。

    卫梵在密林中狂奔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发泄掉心头的愤懑。

    这么多年的相处,卫梵知道,曹初升比谁都要努力,可有一个赌棍加酒鬼的老爸,能有办法?

    欠下了足以压垮任何一个家庭的上百万的债务,跑掉了,留下一个重病的母亲,还有五个年幼的弟弟妹妹,曹初升没有像他父亲一样跑掉,也没有自杀逃避,而是在大哭了一场后,用稚嫩的肩膀扛起了这个家。

    一天三份零工,早上送牛奶和报纸,晚上送信件和包裹,夜晚还要去工地搬砖干活,有时候,实在拮据了,还要去卖一些血。

    曹初升真的很努力了,一年吃不上三次肉,自来水就是最甘甜的饮料,可他,却从来没有抱怨过,也没有让弟弟妹妹们饿过肚子。

    生活如此艰辛,可曹初升功课,并没有拉下多少,工作的间歇,别人在休息,他在看书。

    “老天爷!”

    卫梵突然停下,扯开了嗓子,朝着天空大叫:“你真的很不公平!”

    鸟雀惊飞,看着下面那个人类,可笑又可怜!

    “上帝不公平?哈哈,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一道调侃的嗓音,突然传进了卫梵的耳朵。

    听着这口带有西国腔调的声音,卫梵豁然转身,愤怒已经彻底爬上了脸颊。

    “呼!”

    小仲马吹了一个口哨:“咦,你这是什么表情?似乎已经知道我们做的好事了?”

    “和一个实验体废什么话?赶紧行动吧!”

    马夏尔不耐烦的催促。

    “啧啧,你知道我们为了找你,花了多少时间吗?”

    曼加拉捏着指骨,咔吧作响:“所以要乖乖的听话哦,不然我们会打断你的手脚!”

    卫梵转头,西国团一共有九人,而现在,来了四个。

    美狄娅站在一棵乔木离地十几米高的树杈上,单手扶着树干,居高临下的藐视着卫梵,那股姿态,高高在上,仿佛女王。

    “是谁打伤了我的朋友?”

    卫梵狠声。

    “朋友?”

    小仲马蹙眉:“哦,你是说那条杂鱼?抱歉,他实在太垃圾了,我都懒得记名字!”

    “是我!”

    曼加拉狞笑:“你打算如何?”

    “去死!”

    卫梵闪电般窜出,这一刻,他不想考虑什么未来和前途,只想复仇!

    砰!

    双拳对撞,一圈波纹散开,吹走了地上的落叶。

    百式冲宫!

    卫梵打出爆发。

    曼加拉硬接。

    “喂,下手轻点,不要弄死了,不然实验失败,都是你的错。”

    小仲马百无聊赖的调侃着。

    “团长?”

    曼加拉询问。

    “七成火力!”

    美狄娅开口,声音很好听,可是却冷的像北地的寒冰,毫无感情。

    接到命令的曼加拉,突然由守转攻,青筋暴起的右臂,犹如攻城锤一般,轰向了卫梵。

    砰!

    巨力袭来,卫梵后退。

    曼加拉抢步近身,展开速攻。

    砰!砰!砰!

    重拳挥舞。

    百式花漾!

    卫梵靠着身法,游走在曼加拉身周,寻找机会,进行攻击。

    别看曼加拉人高马大,在十八岁的年级,身高就接近了二米,体重如犀牛,可是他的动作却灵活的要命。

    卫梵没有丝毫的机会。

    局势僵持,可小仲马却不这么看,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哈,这小子资质不错呀!”

    马夏尔也是惊叹,要知道曼加拉可是通过数场生死选拔,走出来的强者,实力爆表,才能被大小姐选为西国团的成员,马夏尔敢说,所有参加京大考核的学生,能接下他一拳的,不出二十个!

    卫梵拔刀,豪炎一闪!

    唰!

    啪reads;!

    曼加拉竟然徒手,硬生生地抓住了卫梵的斩医刀,这也是他第一次,被人挡下。

    “就这点能耐了吗?”

    曼加拉轻蔑。

    啪!

    卫梵手腕一拧,整个人侧身空翻,右腿像钢鞭一样,轰在了曼加拉的太阳穴上。

    砰!

    曼加拉脑袋微偏,长臂一伸,抓向卫梵。

    卫梵看到抽不出炽热情人,干脆丢掉,顺势抱住了曼加拉的胳膊,像毒蛇一样缠绕了上去。

    唰!

    卫梵拔出插在腰间的霜花,捅向曼加拉的左眼。

    曼加拉格挡。

    卫梵却是中途变招,扎向了他的右臂。

    曼加拉有些手忙脚乱了。

    终于!

    砰!

    又是一记重踹后,卫梵借着反震的力量,空翻落地,退出了三十米开外,他的眼神,变得凝重了。

    这将是一场死战。

    “咦,你不跑吗?”

    小仲马很意外:“复仇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

    “曼加拉是我们之中,最弱的一个!”

    马夏尔提醒,也是施加精神压力。

    “团长?”

    曼加拉看向美狄娅,他不在乎输赢,只在乎团长的命令。

    “你们看够了吗?”

    美狄娅冷哼,看向了十点钟方向的灌木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