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一百九十八章 走,好友,我陪你去复仇!(第三更!)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2-01
    看出了卫梵心情不好,盗草人难得的没有吐口水。

    啪!

    叨叨立正,手搭额头,敬了一个军礼,然后快速离开。

    “啊!”

    朱碧倩目瞪口呆,嘴巴大张,足以塞下一枚鹅蛋,这家伙,还真是卫梵的宠物呀。

    论价值,这应该是世界上,足以排进前十的昂贵宠物,不,应该已经不能用价钱衡量了,因为根本买不到。

    五分钟后,叨叨回来,顺着西北方向一指。

    “带路!”

    卫梵全速冲了出去。

    叨叨纵跃,跳到了卫梵的肩膀上。

    朱碧倩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上去,毕竟离开了卫梵,危险性大增。

    “好神奇呀!”

    机会难得,朱碧倩打量着叨叨,这个稻草人大概一尺来长,头上戴着一顶针织的草帽,胸前系着一条牛仔方巾,要不是太瘦了,的确有点小帅气。

    “叨!”

    盗草人回头,用弹弓瞄准了朱碧倩,警惕地盯着她。

    “别闹了,安心带路!”

    卫梵弹了叨叨的脑门一下。

    “叨!”

    盗草人摸着额头,有些生气,一阵乱叫。

    “它说什么?”

    朱碧倩很好奇。

    “它让我回去了,多帮它说一些好话,顺便要些奖赏!”

    卫梵解释。

    “给谁说?”

    朱碧倩再问,卫梵已经没心情回答了。

    “有人!”

    一个六人的团队正在小心敬慎的赶路,突然看到前方有人影跑来,顿时一惊,摆开了阵势。

    “是卫梵!”

    有考生认出了卫梵,一句话喊出,所有的人都寒毛直竖。

    “怎么办?要打吗?”

    “打不过吧?”

    “就算打得过?也会有人重伤吧?要不然井水不犯河水吧?”

    考生们还在争执,卫梵已经毫不减速的冲了上来。

    “卫梵!”

    朱碧倩都要吓尿了。

    “闪开,否则死!”

    卫梵咆哮。

    “这家伙好目中无人!”

    一个考生怒了,想要拦截,却发现其他同伴已经快速退开了,而卫梵近身,拔刀!

    唰!

    豪炎一闪!

    考生压根都没看清楚卫梵出刀,就觉得胸口一凉,整个人被冲击力斩飞了,狼狈地滚翻出去。

    朱碧倩紧跟着卫梵冲过,她还担心这些人报复,结果连个屁都不敢放。

    “卧槽,好快!”

    直到卫梵身影消失,几个人才心有余悸喊出来。

    “妈妈,我要回家!”

    被斩击的考生,坐在地上,一脸懵逼,看着胸前破开的衣服,后怕的哭了出来,他的运气不错,斩医刀正好挡在胸前,否则的话直接会被开膛破肚。

    “你蠢呀,卫梵那种表情,显然是要和人拼命,你还挡路?”

    团长大骂。

    “要不要跟上去看看?”

    有考生提议,可是跟着就遭到了全体的白眼,拜托,这种黑马,躲还来不及呢,你往上凑?嫌命不够长吗?

    “叨叨!”

    盗草人提醒,要到了。

    卫梵已经看到了,前方百米远,有十几个考生正在围观,他们的脸色,都很难堪,有几个女生,甚至蹲在地上呕吐。

    “全体戒备!”

    团长大喊,考生们也都拔刀警惕。

    卫梵根本没管他们,当看到被钉在高大乔木上的那个人时,眼泪一下子模糊了双眼。

    “你跑……跑……那么快干……啊?”

    朱碧倩大喘气,累的肺叶都要吐出来了,等她转头后,一下子叫了出来,浑身寒毛直竖。

    这是一棵足有两人合抱的红树,在离地三米高的地方,曹初升四肢大张,呈大字形,被削减的木棍钉在上面。

    他的双手在手腕上一寸处,被砍断了,双脚更惨,则是在大腿处,再多一些,就要成人棍了。

    两只眼睛被挖掉了,鼻子和耳朵也没有了,整个脑袋,满头失血,脸颊上也是各种各样的刀痕。

    舌头留下了,但是两个脸颊沿着嘴角豁开了,直到耳根部位,不过最让人气愤的是,他的衣服被扒掉了,肚皮上,用刀刃留下了五个血淋淋地大字。

    “卫梵,我等你!”

    这个模样,实在是太恐怖了,朱碧倩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吐了出来。

    “初升!”

    卫梵嘴唇哆嗦着,胸腔已经完全被怒火填满了,如果不是十几年的好友,他都要认不出这是曹初升了。

    “什么?这……这是……曹初升?”

    朱碧倩目瞪口呆:“等等,是姬流光下的手?”

    卫梵没有答话,赶紧好友救了下来,小心翼翼地放在地上,随即抓出一把森千萝的花朵和叶子,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小升子,醒醒,是我!”

    卫梵焦急地给曹初升做着检查,越看,越是心疼,泪水止不住的往外涌。

    除了这些严重的皮外伤,好友的经络已经全都断裂了,像被打断的蛛网一样,肌肉更是溶解,皮肤松弛,碳化,细胞过度分裂,那是极限压榨生命力的结果,即便现在救回来了,他也没几年可活了。

    “该死的姬流光!”

    卫梵咬牙切齿,以他的灭疫术,完全看得出来,曹初升使用了两支神武冠军要,已经要死了,可是该死的姬流光用了续命的药物,故意让他苟延残喘,承受这些痛苦。

    姬流光就是要让卫梵看到他的好友,像丧家犬一样卑微低贱的死去,让他经历这种失去诤友的痛苦。

    “不是吧?这是姬流光干的?豪门的人这么没人性?”

    “太惨了!”

    “是呀,这个样子,真不如死掉!”

    考生们真是不忍猝睹。

    “梵……子……西……美……心……”

    曹初升艰难的呢喃着。

    “我在,你想说什么?”

    卫梵爬在了曹初升身边。

    “跑……西……美……小……”

    “他说什么?”

    朱碧倩悄声询问。

    “没事的,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还要和你一起靠上京大,一起去追学姐呢!”

    卫梵泪如泉涌,怎么擦都擦不干,好友彻底失去了意识,现在嘴里嘟囔的话,都是执念,是他最后的寄托,是他哪怕死亡,都要传递给自己的讯息。

    “西域团,美狄娅吗?”

    卫梵把嘴唇都咬破了,被姬流光伤成这个样子,他都不在乎,还要告诉自己西国人,那些家伙,肯定做了什么事情。

    “卫梵!”

    朱碧倩建议:“现在最紧要的是,是放信号烟花,让救援组赶来!”

    “不,那样他就被淘汰了!”

    卫梵拒绝,一口咬在了手腕上,鲜血滴沥,送到了曹初升嘴边:“来,喝下去,你就会好了!”

    “卫梵,不要!”

    朱碧倩吓了一跳,想要阻拦,这是京大考试中呀,事关一生命运,前方还不知道有多少强敌,卫梵如果失去太多的鲜血,一定会被淘汰,可是她说不出下去了。

    卫梵转头,利刃一样的目光,把朱碧倩刺的皮肤生疼。

    “红白因子的鲜血!”

    考生们小声的嘀咕了一声,羡慕地看着卫梵,拥有这种鲜血的人,可是很稀少的,天生就比别人拥有优势。

    “滚!”

    卫梵转头,看向了那群考生。

    “你……”

    一个考生不喜欢卫梵的语气,刚要开骂,就被团长捂住了嘴巴。

    “不要冲动,我们立刻就走!”

    团长赔笑。

    “你干什么?咱们这么多人,怕他干嘛?”

    考生不忿。

    “我的老天呀,你没看到他的眼睛,那是想杀人的表情,我可不想当出气筒!”

    不用团长说话,其他人就开喷了。

    “这下有好戏看了!”

    团长奚落。

    “不一定,姬流光可是新秀!”

    有人质疑:“先别说卫梵敢不敢惹他,就算动手,他也打不过呀!”

    “管他呢,不管谁死,都会多出一个京大名额!”

    有考生很开心。

    “叨叨,去找姬流光!”

    卫梵冷声。

    “叨!”

    叨叨拍了拍胸膛,一脸气愤的离开了,曹初升人很好,对它、对茶茶,对咿呀都不错,从来没想过出卖它卖钱,所以他要复仇。

    朱碧倩又劝了几句,发现卫梵固执的不停,都要急死了。

    “叨!”

    两个小时后,叨叨返回。

    “走!”

    卫梵背起了好友。

    “你疯了?真的要去呀!”

    朱碧倩扯了卫梵一把。

    “闪开!”

    卫梵咆哮。

    “你以为是谁?被人叫几声黑马,就真的有资格挑战姬流光了呀?”

    朱碧倩一步不让:“人家是谁?姬家豪门用花费千万众多资源培养的继承人,从小一路名校上上来,接受着最优秀导师的教导,你呢?一个乡下土鳖呀!你拿什么和人家斗!”

    “我有命!”

    卫梵咬牙。

    “命?你的贱命值多少钱?”

    朱碧倩也哭了,她知道自己说的很过分,可事实如此:“你以为我看到自己的同学被打成这样不兔死狐悲?可有什么用?你是烂泥,姬流光是云霞呀,你要被万人踩,而他则是被仰望,卫梵,你们生来,就注定了结局!”

    “说完了吗?”

    卫梵一把推开了朱碧倩,背着曹初升,坚定的前行:“走,好友,我陪你去复仇!”

    “卫梵!”

    朱碧倩嘶声吼叫:“你这个混蛋,你这么莽撞,会害死你的!”

    这一刻,朱碧倩是真的在为卫梵考虑,可她不知道,在卫梵心中,有一些坚持,比生命更重要,是不惜死亡,也要捍卫的!

    “叨!”

    叨叨跳上了卫梵的肩膀,回头看了朱碧倩一眼,不屑地撇嘴,一口口水吐在了地上。

    “我……”

    朱碧倩苦笑,竟然连一株植物,都瞧不起自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