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一百八十六章 夜风呢喃,青涩初恋!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1-29
    “想摸谁的屁~股就摸谁的屁~股,累了就让她们给按摩,饿了就让她们给做饭!”

    卫梵笑了,那是曹初升的梦想。

    “是呀,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

    曹初升说着,站起了身,看着星空,神色忧郁。

    卫梵起身,想劝,好友这心态不对。

    “小梵子,你和我……”曹初升迈步,语气低落:“终究是不一样呀!”

    声音很轻,可卫梵还是听清了,这让他所有的话都堵在了喉咙中,只能看着曹初升,留下一个离开的背影。

    正如卫梵履行和白羽袖的诺言,努力靠上京大一样,他也想和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发小成为校友,一起追学姐,一起成为医龙,在灭疫界闯出一番成就,可是在好友说出那句话后,他才发现,原来天真的是自己。

    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一些遗憾的事情。

    “落榜……吗?”

    卫梵低着头,看着脚边的青草,有些出神,也不知道矗立了多久,直到有人轻扯他的衣角。

    卫梵回头。

    “梵哥,你已经站好久了!”

    安夕双手捧着一些野果,担心地看着卫梵,她原本不想打扰他思考,可是他站得太久了,会伤到身体的。

    “你身体不好,早点休息吧!”

    卫梵拿了一个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咬了一口,酸的牙都要倒了,可是他还是带着笑。

    女孩的心意,足以让水果甜。

    “嘻嘻,我不累!”

    安夕很开心,帮忙剥荔枝:“最近都没怎么发病了,果然出来走一走还是有好处的!”

    “换心是怎么回事?如果需要钱的话,我那里还有一些积蓄。”

    卫梵坐回到原木上,尽管相处不久,但是他已经把这个善良害羞的女孩当做了妹妹,想尽一份绵力。

    “不用了!”

    安夕的脸上闪过了一抹黯然,不过跟着又像乌云一样散去:“听说京大西校区有一片银杏树林,十二月份的时候,满树金黄,像极了披着金甲圣衣的武士,然后一夜风雨过后,谢落了满地的黄叶,像是繁花落幕,红尘自去。”

    “嗯?”

    卫梵侧头,看向了安夕。

    “据说在那里,悄然伸手,可以触碰到秋天的肌肤!”

    夜风抚过,微凉呢喃。

    卫梵没有读懂安夕眼中的憧憬,只是觉得这种风景,不应错过:“好,到时候一去看?”

    “嗯!”

    安夕甜甜地笑了,她不会告诉卫梵,京大还有一个传说,情侣在那颗千年古银杏树下许愿,会生死相随,幸福一生。

    悄悄地,安夕伸出了手,抓住了卫梵的衣角,轻轻地摸索着,然后,侧头,安静地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卫梵沉思,心中是说不出的纷杂,他很想找人倾诉,可白羽袖却不在身边。

    渐渐地,安夕嘴角的笑容褪去了。

    “干什么?回去睡觉!”

    巡逻的京大学长,开始撵人。

    卫梵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浮土:“走,我送你!”

    “嗯!”

    一路上,安夕低着头,几次欲言又止,可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直到卫梵转身离开,她才下定决心,喊了他一声:“梵哥?”

    “不用担心了,尽最大的努力,你一定会考上的!”

    卫梵鼓励,挥了挥拳头。

    “不是,梵哥!”

    安夕看到卫梵要走,终于忍不住,说了出来:“我想让你弃权!”

    “哈哈,虽然看我不顺眼的人多了点,但是不用担心啦!”

    卫梵无所谓的摆了摆手:“走了!”

    “不是的,这次考核,很危险的,十诫肯定来了,还有那些西域考生,一定会闹事的,我担心你的安危。”

    安心快走了几步,拉住了卫梵,一脸恳求地看着她:“求你了,弃权吧?除了京大,还有南鹿国立大学,还有西陆军校,都是毫不逊色于上京国士的大学,你没必要在这里冒险呀!”

    “没办法,我和别人约定了呀!”

    卫梵耸了耸肩膀。

    “约定?”

    安夕重复着这个词汇,下意识地问了一句:“女孩?”

    “呵呵!”

    卫梵揉了揉安夕的头发:“别操心了,去睡觉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安夕僵在了原地,虽然卫梵没有承认,但是态度不言而喻,这让她觉得万念俱灰。

    冰冷的眼泪,不争气地划破了脸颊,流过嘴角,一片苦涩。

    “吆,那个女孩喜欢你!

    夏本纯从阴影中走了出来,凑到了卫梵身边。

    “你看了多久?”

    卫梵蹙眉。

    “一小会儿,哎呀,主要是太无聊了呀,找点事情解闷!”

    夏本纯嘟嘴:“我饿了,要不要一起去打猎?”

    “我累了!”

    卫梵离开。

    “嘁!”

    夏本纯朝着卫梵的背影吐了下舌头,真是一点都不懂得享受,鲸鱼岛上的荆棘鸟肉,可是相当好吃的哦!

    黎明到来了,考生们还在吃早饭,辅考学长已经拿着大喇叭,站在食堂中喊了起来。

    “快点吃,然后按照号码牌上的数字去集合,八点半准时出发,前往个自己的出发点,今天下午五点,第四场试炼准时开始!”

    学长们重复着,保证每一个考生都能听到。

    “呜呜呜,卫哥,要分开了!”

    李彤抱着卫梵,不想撒手,她在六组,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这下铁定要落榜了。

    “前期龟缩,后期等别人消耗了体力,再浑水摸鱼,还有一丝机会!”

    卫梵叮嘱:“切记,柿子捡软的捏,遇到高手,别怕丢脸,直接跑,反正最后考入京大的,才是赢家!”

    “你尽量多抢一些卡牌,我们如果拿不够,就在终点前等着你!”

    朱碧倩再一次恳求。

    “好的,我尽量!”

    卫梵看向安夕:“如果坚持不住,就放信号求援,千万不要坚持!”

    “放心吧,我还要去看银杏树呢!”

    安夕很自信。

    “初升……”

    卫梵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有稻草人在身边,靠着它的追踪能力,花费上一些时间,他其实能够找到好友,如果一起行动,肯定很顺利,但是经过了昨晚那番谈话,他要顾及好友的自尊心。

    “放心吧,我一定会考上京大!”

    曹初升做了一个秀肌肉的造型,然后伸出了拳头:“别管我了,你全力考试就行,再拿第一,让那些新秀和黑马看看,苍岛疫士的毕业生也超厉害!”

    “嗯!”

    卫梵伸出拳头。

    “加油,一起追学姐!”

    两枚拳头,碰在了一起。

    不远处,蔡华和几个考生站在一起。

    “怎么了?”

    一个大鼻子考生询问,他们都是落单的,所以结成了一个同盟。

    “没事!”

    蔡华搂着同伴的肩膀,眼角却是瞥着卫梵,心底发狠:“等着瞧吧,你给我的耻辱,我会让你百倍偿还!”

    在学长们的催促上,考生们都分开了,前往各自的出发点。

    卫梵是一组,反而距离很远,直到午后,才抵达。

    “这也太坑了吧?”

    “学长,别的考生也要走这么远吗?”

    “肯定不是呀,我感觉咱们是最远的!”

    考生们很郁闷,这还没开始呢,就浪费了不少体能,算是落后在起跑线上。

    “发什么牢骚呢?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有本事你们抽到五组去呀!”

    学长呵斥。

    “午饭呢?”

    一个饭量大的考生询问,他早上起的晚了,没怎么吃饭!

    “午饭?哈哈,等进了丛林,自己去找吧!”

    学长们笑了:“或者去周围抓虫子吃!”

    “不是吧?这么惨?”

    考生们一片怨声载道。

    “闭嘴,我们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坚持不住,就滚蛋。”

    一位大四的学长相当有威严,负责维持秩序,别说这些人中大部分要被淘汰,就算成了他的学弟,他骂起来也没什么心理压力,不用给面子。

    “从营地出来后,先往南,然后往东,根据地图,我们应该是在最左边的位置!”

    卫梵看着号码牌上的简易地图,撇了撇嘴,京大考核果然好全面,如果是路痴,直接就在这关完蛋了,因为他连自己的起始点都不清楚。

    渐渐的,考生们认清了现状,没人说话了,都在闭目养神。

    说是出发点,其实就是临时平整出来的一块空地,地上的杂草和石头都没有清除干净,也没有垫子之类,只能席地而坐。

    二千多名考生挤在这里,就像一条条被强行塞进罐头中的金枪鱼,等着送上砧板。

    太阳西斜,天色渐渐暗了下去。

    终于,一声恢弘的号角声响起,惊起了不少刚刚归巢的倦鸟。

    “起来,起来,排队去,考试十分钟后开始!”

    学长们催促。

    “看到了吗?”

    考官大声,指着空地的北边,那里有两棵相距二十多米的高大乔木,上面绑了两条红丝带。

    “好了,出发吧!”

    考生们面面相觑,这出发仪式似乎很简陋呀,别说醒目的标识,连发令信号都没有吗?

    “等什么呢?先走一步,可就是优势,不然等着被埋伏吗?”

    考官说完,考生们恍然大悟,顿时骚动了起来,就像挣脱渔网的鱼群,推搡着,拥挤着,疯狂的涌向了丛林。

    考官和学长们面色严肃,并没有嘲笑他们,因为每一个考生,都在拼尽全力,去博取一个美好的未来!

    “祝你们好运!”

    以考官为首,学长们齐声祝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