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一百七十六章 投怀送抱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1-24
    唰!

    一道斩痕,从怪物的后脑延伸到脖颈,又穿过了背心,砍得皮肉翻卷。

    “不要莽撞!”

    范广袤全速窜来,火急火燎,都要吓死了,这头怪物爆发出的战力,已经达到了归元境巅峰,这些考生对上它,必死无疑。

    嗷!

    哀嚎了一声,怪物终究是坚持不住了,踉跄了几步,一头跪倒,趴在了地上。

    嗤!

    白烟冒起,怪物的身体,迅速的干瘪了下去,恢复成之前的女生模样。

    “美……君!”

    佩佩恢复了些许意识,她的身体瘦了一圈,先是红色,接着迅速的碳化,焦黑了下去,就像是燃烧殆尽的煤块一样,能够看到骨骼外露,脏器损坏,连成一片。

    “佩佩!”

    林美君哭泣。

    咔嚓!咔嚓!

    佩佩的身体碎掉了,烂成一堆灰烬。

    “全部远离!”

    范广袤站定,盯着女生,催促大家远离。

    “梵哥!”

    安夕有些抱怨,他刚才的行为,实在太危险了。

    “我看着呢!”

    卫梵轻笑:“她的肌肉在迅速的溶解,汽化,明显是濒死的状态了。”

    “厉害!”

    范广袤赞了一句,虽然事实如此,可怪物的困兽犹斗,很有可能杀死卫梵,不过这小子的实战经验太丰富了。

    最后的三道连招,运用的妙诀巅豪,在重创怪物之余,又能保证自己无伤,而且看上去,也相当的华丽,不带丝毫烟火气。

    “人才!”

    回想着卫梵的出手,范广袤感慨万千,看看其他考生,都在闪躲,而他不止救了林美君,还补刀成功,这得有怎样一颗大心脏,才能承受住这种压力!

    有考生偷瞄姬流光,的确,比起卫梵,他的表现可真是差劲。

    姬流光的拳头一下字攥紧了,生平第一次,他被当做了路人,而没有得到老师的评价,再加上本身表现逊色,让他羞愧难当,恨极了卫梵。

    “老师,这怪物到底是什么?”

    吕云帆擦掉了脸上的鲜血,心有余悸的追问,还好孙杕挡在身前,不然死的可就是自己了。

    考生们沉默了。

    操场上,一片狼藉,鲜血斑驳、肉块涂抹,无头扭曲的尸体倒在地上,内脏也破了,撒的到处都是,有一股腥臭在飘散。

    呕!

    有女生看了一眼,受不了这种残酷的场景,直接吐了出来。

    “呃!”

    范广袤愣了一下,他显然也不知道,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自己迟疑不定的话,肯定会引起恐慌,所以咳嗽了一声,大声呵斥。

    “不是早告诉你们了吗?参加京大考核,就要签署死亡免责申明书,现在你们也看到了!”

    “您是说,我们也会变成这样?”

    一个女生询问。

    “呃!”

    范广袤被问住了。

    “如果实力不俗,自然就不会了!”

    卫梵朗声,解释了一句。

    “死的是实力不行的吧?”

    “好像是姬流光给她做了手术,然后疫体爆发,死掉了,如果不做手术,应该没事吧?”

    “那岂不是说姬流光害死了她?”

    别说考生,谁都有趋吉避凶的心理,所以自我安慰着,接着话题就转到了姬流光身上。

    “卫梵说不是感染了红眼疫体,不让他做手术,看来判断是正确的!”

    最早围观的那些考生,目睹了一切,现在想起来,要是听了卫梵的建议,这几个考生就不用死了。

    卫梵这匹黑马,果然货真价实。

    “该死!”

    听着周遭的议论声,姬流光都要气死了,想要反驳,可确实是诊断失误了,所以他没脸待下去,狠狠地瞪了卫梵一眼后,转身离开。

    “完了,你肯定被他盯上了!”

    曹初升很替好友担心。

    安夕紧抿着嘴角,握住了刀柄。

    “好了,都散了吧!”

    范广袤驱散人群:“你们几个,打扫一下现场,收敛尸体,尽量保持原状。”

    “好的!”

    辅考们明白,这具尸体,应该要被解剖了。

    “老师,我可以检查一下尸体吗?”

    卫梵没走,而是找上了范广袤。

    “你想干什么?”

    范广袤询问:“还有刚才,多谢你圆场了,不然就要惹出乱子了。”

    “老师!”

    卫梵加重了语气,这话可不该说。

    “呃,哈哈,你瞧我这张嘴!”

    范广袤很尴尬。

    朱碧倩翻了一个白眼,难怪这个老师被安排在这一场值勤,他实在是不知道变通,处理问题的能力也不行。

    “都烂成这样了,还能看出什么?得用仪器检测!”

    卫梵的卓越表现,让范广袤很欣赏,所以看着他,完全是一位得意门生的态度,语气温和:“去吧!”

    “谢谢老师!”

    卫梵鞠了一个躬,快步走到了‘灰烬’面前,除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尸体的粉末中,偶尔还有几粒结晶。

    “有什么发现?”

    其他人不愿意过来,倒是安夕乖巧的跟在旁边。

    卫梵摇头,他想起了在莽山遗迹中,同学郑奇喝下神武冠军药剂后的模样,不过这种药剂,早就量产了,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佩佩的状况,就像是将数十年的生命力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总觉得不舒服!”

    李彤吞了口口水。

    “附议!”

    曹初升举手。

    “嗯,不过走之前,我想把水源和盆栽的问题告诉大家!”

    卫梵提议。

    “为什么?”

    朱碧倩不乐意,“那不是凭白增加竞争对手吗?”

    “这是连京大考官都不知道的意外!”

    卫梵解释:“搞不好十诫真的来捣乱了,我想让大家多一分自保的能力,至少面对危险时,不要因为身体原因无法逃走,再说最重要的灯蛾秘密不说,咱们依旧保持着优势。”

    “啊!”

    听到这个恐怖的组织头衔,李彤和孙燕打了个哆嗦,只觉得背脊发凉:“你别吓我们?”

    “我听卫梵的!”

    曹初升以好友马首是瞻。

    “那好,抓紧时间,你们分头去喊考生,让他们到操场上集合!”

    卫梵整理思路。

    十分钟后,只有数百名考生到了,都在议论刚才的事情,面色凝重。

    “大家静一下,卫梵有话说!”

    朱碧倩拍了拍手,只可惜没人听他的。

    “我只说一遍!”

    卫梵扫视,举起了手中的草根:“水源有问题,请大家去找这种草药煮水喝!”

    哗!

    原本嘈杂的人群,瞬间死寂无声,一双双眼睛盯向了卫梵。

    “寝室中的盆栽和苔藓也有问题,尽快处理一下,不然会中毒!”

    卫梵说完,准备离开。

    看着这群考生一个个茫然无措的表情,朱碧倩不屑,嘟囔了一句:“一群傻逼!”

    “几个意思?”

    “水源有问题?”

    “什么草药?”

    考生们一头雾水,接着看到卫梵要走,直接嚷了起来:“你把话说清楚!”

    “我说完了,听不听是你们的事情!”

    卫梵不予理会。

    “这家伙搞什么?玩心理战,故意制造恐慌感吧?”

    “应该不是,那么多人腹泻,恐怕真的是水源有问题的!”

    “话说我发现宿舍区少了一些人!”

    考生们推搡着,围了过来,不让卫梵离开。

    “等等,这个是耶草根吧,对神经有麻痹性,你让我们吃这个解毒?我看是中毒吧?”

    考生中,有博学的,辨识过草根后,问了出来。

    “卧槽,这小子好阴险!”

    一些脾气火爆的考生骂了出来,可还有一些,开始思考,以卫梵前两场的表现,人家根本用不着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你先别走!”

    有人伸手去抓卫梵,可是不等碰到,就被一只白皙的右手打开了。

    “我可以保证,卫梵所说不错!”

    金哲冰冷的眼神,扫过了全场:“他是为你们好!”

    “是神武的二号人物金哲!她什么时候和卫梵有一腿了?”

    “是不是合伙儿欺骗咱们?”

    “你是被害妄想症吗?”

    考生们嘀嘀咕咕,视线在卫梵和金哲身上打转儿。

    “走了!”

    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卫梵挤开人群,低声吩咐同伴:“去收拾东西,在后门集合,尽快!”

    “单论医德来说,卫梵已经有了成为灭疫士的资格!”

    目睹了这一切的范广袤,老怀大慰,在卫梵眼中,一条人命比通关更重要,也只有他,抓住了考核的重点。

    “卫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回到宿舍,寇邦拦住了卫梵。

    “你自己判断吧!”

    卫梵拿起旅行包,检查了一下,不少东西后,转身出门。

    “咦?你要去哪?”

    寇邦追问。

    “散步!”

    卫梵还没出门口,被林美君堵住了。

    “卫梵,我还没向你道谢,刚才多亏你了。”

    林美君眼睛红肿,声音啜泣。

    “节哀!”

    卫梵叹气。

    “我应该听你的,呜呜,都怪我!”

    林美君再也忍不住,哭了出来,高校联合的都是一群蠢人,要不是他们把姬流光喊来,佩佩和周元也不会死。

    “你已经尽力了?”

    卫梵安慰,倒了一杯水给林美君。

    “谢谢!”

    林美君完全没有离开的意思,想想也是,死了两个关系不错的同学,又在考核中,没人依靠,所以救了她的卫梵就成了倾诉的对象。

    “卫哥,要不要我出去?”

    寇邦眨了眨眼,给了卫梵一个暧昧的眼神,感动中的女人,最容易献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