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一百四十一章 考核开始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当夏季走向尾声的时候,上京国士大学的入学考试,正式开始。

    多少踌躇满志的少年少女们,披着晨曦,踏上了征途,全力以赴,甚至不惜以生命为代价,去攫取这无尽的荣光。

    “先生,真的不用我去送您吗?”

    司机恭候在侧。

    “谢谢,不用了。”

    尽管纳兰颜已经早早吩咐过了仆人们,可是卫梵不想劳烦人家,欠更多的人情:“我自己可以坐公交车去,还有你,乖乖待在家里,不要乱跑!”

    “啊呜!”

    茶茶嘟着小嘴巴,一脸的不情愿,她想陪大哥哥去考试。

    “让你费心了。”

    卫梵向女仆致谢。

    “放心吧,我一定会照顾好茶茶的!”

    女仆赶紧还礼,别说茶茶听话懂事,就是一个熊孩子,只要是大小姐的命令,她就得遵从。

    “好了,我该走。”

    卫梵摆了摆手,前往附近的公交车站。

    纳兰颜是京大的教授,也是这一次考试的负责人之一,任务极重,所以提前一天便去学校准备了。

    十六路公交直达京大校区,不堵车的话,需要六十多分钟车程。

    卫梵一上车,就选了靠后的座位。

    公交驶出了富人区后,乘客立刻多了起来。

    “怎么这么多人?”

    一个妇女好不容易挤上来,看到整个车厢中,就像塞满了沙丁鱼的罐头,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顿时变成了苦瓜脸。

    “今天是京大考核呀!”

    看着车厢中大多是学生,有人反应了过来,懊恼不已,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最挤的。

    人多了,自然各种嘈杂,再加上体味、脚臭味,还有劣质的香水味,混杂在一起,简直让鼻子发痒。

    嘎吱!

    刚刚启动的公交车,又突然停了下来,整个车厢的人,都集体前倾,差点没有摔倒。

    卫梵旁边是一个少妇,因为惯性没站稳,踩了他一脚不说,胸~部还压在了他的脸上。

    “怎么开车呢?”

    有脾气火爆的乘客骂了起来。

    “请往后退一下!”

    少妇喊了一声,由于人多挤着,她的手撑着玻璃,都直不起腰,哪怕这个少年侧头躲闪,自己的胸~部还是贴着人家的额头。

    “真是好尴尬呀!”

    少妇羞涩的一脸通红,不过看着卫梵英俊的容貌,倒是没有多少闹心,而且他的身上,似乎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闻,所以她也不着急起身了。

    “卧槽,这都行?”

    旁边的男生,目睹了这一幕,满眼愕然,跟着便欣赏地看着少妇,小声的告白:“女士,我喜欢你的闷骚,而且我长得也不比他差,选我做你的男朋友吧?”

    尽管男生小声,可周遭的人还是听到了,诧异的望了过来。

    “神经病!”

    少妇骂了一句,不好意思待在这里,往前边挤去。

    “诶?别走呀,退一步,做情人也行呀,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男生追了上去。

    “什么鬼?”

    卫梵无语。

    “你开那么快干什么?”

    一个脸上全是老人斑的老头子上了车,朝着司机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接着往后边走。

    司机无奈,老头子明明可以等下一班的,非要突然冲出来挡车,要不是自己反应快,就压死他了。

    老头子走了几步,左找右找,最后在一个漂亮的女学生身前停下了,咳嗽了一声。

    女学生靠着车窗小憩,没有反应。

    老头子又咳嗽了两声,看到女学生不给让座,恼了,用拐棍使劲地杵了杵地板,大声的抱怨:“现在的年轻人,一点儿都不懂尊老爱幼,连个座位都不让!”

    没有人接茬。

    老头子仿佛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继续抱怨,口水都喷到了女学生的脸上,说到最后,看到女学生还是无动于衷,直接伸手去推她。

    “啊?”

    女学生揉着眼睛,一脸懵逼,临近考试,这一个多星期,她每天都在失眠,刚才坐上公交,还有些晕车,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啊什么啊?我站着呢!”

    老头咆哮:“公德心呢?被狗吃了?”

    “对不起!对不起!”

    女学生赶紧起身让座,连脖颈都红透了,看到别人围观,她觉得无地自容,泪水立刻在眼眶里打转儿。

    “哼!”

    老头志得意满的坐了下来,教训了一个女学生,让他得到了一种巨大的心理满足感。

    “不是我说,现在的年轻人,就缺乏教育,我们那个时候……”

    得了好处的老头,依旧不安生,喋喋不休的数落着,车厢中有不少学生,全被骂了进去。

    嘎吱!

    公交一个刹车,并不是很急,但是老头还是伸出手,托在了身前女学生的胸前,不等对方说话,他已经骂了回去。

    “你小心点,别撞到我!”

    老头义正言辞,心底却是爽死了,这个女学生的****不大,没想到手感不错。

    “你……”

    女学生明显感觉到这个老头推到自己****的时候,使劲地捏了几下,可是她没有证据,只能一脸气愤和羞赧的躲开。

    “连个谢谢也不说,素质好差!”

    老头得寸进尺,足足二十多分钟,车厢中都是他的抱怨和谩骂,简直让人烦不甚烦。

    一些乘客终于受不了,想下车,可是却陡然听到老头大喊一声。

    “谁都不能走,我的钱包丢了!”

    老头急的满脸涨红,哪还有刚才半点老态龙钟的模样,强行挤开人群,堵到了后门那里。

    全车顿时骚乱了起来,每个人都在检查自己的东西,确定没问题后,才松了一口气,开始看戏。

    “是谁偷了我的钱?”

    老头咆哮,眼睛瞪过了每一个人,要是可以,他想把乘客们的皮都扒下来检查一下。

    “你蠢呀,小偷会不打自招?”

    刚才向少妇告白的男生翻了一个白眼。

    嘎吱!

    公交停了下来,司机回头:“怎么办?”

    “通知治安员!”

    老头大喊:“在找回我的钱之前,谁都不能离开!”

    “不行,我们考试会迟到的!”

    有学生看了眼手表,立刻拒绝。

    “我管你们迟到不迟到?现在是我的钱丢了。”

    老头朝着说话的学生吼了回去。

    “你这话也太过分了,这可是京大考核,关系到人家一生的命运!”

    “太自私了!”

    “我上班也要迟到了,会扣钱的!”

    乘客们郁闷的不行。

    “我不管!”

    老头张开双手,堵住了车门:“司机,把车开到治安局去,这样小偷就逃不掉了。”

    “得了吧,都停过好几站了,得手的小偷早下车了,再说你也可能是上车之前就丢了钱包。”

    告白男生分析。

    “不可能,总之你们谁都不能走!”

    老头很固执。

    司机没办法,发动了汽车。

    “我们真的要迟到了呀,不然你搜我的身?”

    好多学生都要急哭了,要是因为这种破事耽搁了考试,才叫冤枉呢。

    “不行!”

    老头拒绝。

    “你丢了多少钱?”

    卫梵看不下去了。

    “二百多!”

    老头应了一声。

    “我给你钱,司机,按照原路开!”

    卫梵一句话,立刻让全车的目光盯向了他。

    “是不是你偷了我的钱?”

    老头瞪着卫梵,他不信世上有这种白给人钱的蠢货。

    “你傻呀,他比你先上车,还一直在后面坐着,都没靠近过你!”

    告白男生讥讽。

    “呃!”

    老头一想也是,不过死不认错:“也可能是他的同伙干的。”

    “别废话了,我给你三百块!”

    卫梵不想听下去了,遇到这种事情,真的很影响考试心情。

    老头迟疑了一下,改口了:“我记错了,我带了三千块,是要买家具的。”

    “无赖!”

    所有人都烦透了老头,这明显是讹诈,要知道在上京,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三千。

    “那就三千!”

    卫梵把手伸进口袋。

    “怎么了?”

    看到卫梵不说话了,老头冷笑:“没钱就别装大尾巴狼,司机,把车开到治安局,找不到钱,你们谁都不能走。”

    卫梵郁闷,自己的钱包丢卧室里了。

    “其实呢,我也不想耽误大家的时间,这样吧,我吃点亏,你们凑够一千五给我,就算了。”

    老头摆出了一副善解人意的表情,心底却是窃喜,这些人为了不迟到,肯定会满足自己的要求。

    “哈哈,你想的美。”

    告白男生朝着老头比了一个中指:“记住了,老子叫丁默,最讨厌你这种人渣,司机,停车,不要我就要砸车了。”

    “对,砸车!”

    有不少男生怒吼,跟着丁默一起跺脚,拍打车壁。

    “不要!”

    司机怕了,要是公交损坏了,可要自己赔的。

    车一停下,丁默就握着斩医刀,砸烂了车窗,跟着一个灵巧的纵跃,钻了出去。

    “拜拜!”

    丁默朝着老头挥手。

    学生们都是冲动型的生物,有样学样。

    “不要砸车,我给你们开门!”

    司机吓尿了。

    “不要开门,你们不能走,陪我的钱呀!”

    老头尖叫,看到车门打开,整个人用力的张开手脚去堵,结果下一瞬,突然抽搐着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

    啪!

    老头的一颗眼球爆开了,一团灰色的肉团,蠕动着,冒了出来,很快就包裹里脑袋。

    殷红的鲜血,开始流动。

    “啊!”

    乘客们吓坏了,纷纷躲闪。

    “快下车!”

    卫梵催促,这个老头有高血压,因为丢了钱,本就激动,再加上乘客们走了,他什么也捞到了,气血上头,导致血压种疫体产生应激反应,直接爆发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