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一百三十一章 绝对实力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在场的不少宾客,都从事与灭疫学有关的工作,所以了解卫梵的水准,不只是治病救人,他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出的冷静、果敢、以及大气和无畏,才是更加难能可贵的品质。

    这种人,便是为了成为灭疫士而生。

    段国臣作为整个宴会上最大牌的大人物,自然免不了应酬,他离开卫梵后,一些宾客立刻围拢了上来,各种各样的赞誉不要钱似的洒了过来。

    曹初升站在旁边,也沾了不少光。

    “谬赞了!”

    卫梵应付着,有些头晕,想离开,可是根本没机会。

    上京的顶级圈子,也是各大势力交错,每一次权利的更迭,都意味着利益的重新分配,那些之前无法融入核心圈子的宾客们,把重注压在了段国臣身上,所以便大力的讨好他儿子的救命恩人。

    少~妇话不多,但是一直站在卫梵身边,她在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感谢他,告诉那些宾客,这个少年,对他们家恩情深重。

    鉴于段国臣上京部长的身份,不说给卫梵带来什么便利,至少有人想欺负他之前,得先掂量一下他的后台。

    “谢谢了!”

    卫梵感激。

    “应该的!”

    少~妇很认真:“以后叫我姐姐,咱们家就在永定门,有时间了就过来玩!”

    宾客们对视了一眼,部长夫人的话,是完全把卫梵当做了一家人看待呀,看来可以把他当做讨好段国臣的突破口。

    只可惜,卫梵油盐不进。

    “被人众星捧月的感觉如何?”

    纳兰颜挤了过来。

    “好吵!”

    卫梵实话实话。

    “哎,那个女人,出身小家碧玉,她以为对你好,却不知道害了你。”

    纳兰颜撇嘴:“姬家和顾家,肯定会杀鸡儆猴,打压你的,所以你考上京大的几率不增反减!”

    “那怎么办?”

    曹初升急了。

    “凉拌!”

    纳兰颜摊了下手:“还好,京大校长是个比较正直的人,考试比较公平!”

    宾客们的谈话声突然小了下去,看着姬川光带着一脸高傲,走向了卫梵,谁都没想到,冲突会爆发的如此之快。

    “你就是卫梵?那个打伤了李绰的家伙?”

    姬川光的眼睛都要长到天上去了。

    “是李绰先找我麻烦的,卫梵才不得已帮我讨回公道!”

    曹初升很害怕,可还是站了出来,不想让好友替自己背锅。

    “公道?”

    姬川光撇嘴:“那我是不是也可以现在讨回来?”

    “你可不要阴沟里翻船,这位可是有一个‘带小萝莉的神经病’的绰号,算是一匹大黑马。”

    皇甫胤祥凑热闹。

    “要决斗吗?太好了,终于看到姬少爷的绝世刀术了!”

    宾客们兴奋了起来。

    “卫梵,不要和他打!”

    曹初升劝阻。

    “和我打?”

    姬川光愣了一下,跟着便大笑出声,拔出了插在靴筒中的短刃,灵气注入。

    “你要什么?”

    部长夫人警告。

    这是一柄布满了图腾灵纹的名刀,价值千万,随着姬川光身上的灵气爆发,名刀共鸣,燃烧起了火焰,之后轰的一下,大量的火焰拥有海啸一般喷射,漫卷而出。

    “啊!”

    周遭的宾客们吓坏了,匆忙后退,可是火焰并没有扩散,而是环绕在姬川光四周,凝结成了一尊三米高的火焰巨兽。

    炙热的温度,烧烤着众人的皮肤,但是没人在乎,他们的目光,全都盯在了那头栩栩如生的巨兽身上。

    “这是……名刀解放?”

    有灭疫士呢喃。

    名刀以上的斩医刀,拥有特性,当灭疫士与其共鸣,便可以将之解放,释放出巨大的威能,无敌天下。

    当然,这种境界实在太难以攀登了,多少灭疫士终其一生都窥不到一斑,所以斩医刀解放,又是医龙的标志。

    姬川光可以在二十岁之前达到这个境界,绝对可以赞一句天赋绝伦。

    “竟然是解放?恭喜!恭喜!”

    皇甫胤祥送上了祝贺,其他宾客,也不再提决斗的事情,因为这肯定是一边倒的碾压结局。

    名刀解放后的灭疫士,战斗力会呈倍数的提升,越阶挑战都是家常便饭,卫梵?在姬川光面前连蝼蚁都算不上。

    “不要灰心,你才十五岁!”

    纳兰颜担心卫梵遭到打击,细心安慰。

    卫梵抿住了嘴唇。

    姬川光在狠狠地羞辱卫梵,在明确地告诉他,你连和我决斗的资格都没有,比起战败,这种连机会都没有的无视,更让人难堪。

    卫梵踏前一步。

    “小梵子!”

    看到卫梵的举动,熟知好友性格的曹初升,赶紧死死地拉住了他,一定不能让他挑战对方。

    “冷静呀!”

    纳兰颜劝阻。

    “啊呜!”

    茶茶站在卫梵身前,像一条忠犬,朝着姬川光呲牙。

    卫梵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别说姬川光掌握了名刀解放,就是阶位的差距,已足以战胜他。

    “我不会乱来的!”

    卫梵忍了下来,示意大家不用担心。

    “嘁,原来也是一个软蛋!”

    皇甫胤祥双手抱着后脑,吹着口哨离开。

    那些准备依附段国臣的宾客们看到这一幕,都有些失望,原本以为卫梵会成为部长的马前卒,现在看来,实在不堪大用。

    “五大豪门的底蕴,岂是那么容易撼动的?”

    这一刻,不少人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选择。

    “我不想在上京看到那小子,让他落榜!”

    姬家家主吩咐。

    白家家主的目光,在卫梵身上没有任何停留,这种小人物,根本不值得他一哂。

    “现在知道差距了吧?”

    练沧浓站在人群中,摇了摇头,不由的想起自己买了卫梵进前十,后悔至极:“果然冲动害死人!”

    “抱歉,失陪一下!”

    卫梵想去洗手间洗把脸,静一静。

    走进走廊后,夏本纯追了上来。

    “刚才的冲突我都看到了,你不用在意,姬川光可是豪门的继承人之一,家族砸了很多资源在他身上,你只是一个平民子弟罢了!”

    夏本纯拍了拍卫梵的后背:“我相信你很快可以追上来的。”

    “不用安慰我!”

    卫梵翻了一个白眼:“我没那么脆弱!”

    “好吧,那我去告诉姬川光,你要把他的脑浆都打出来!”

    夏本纯古灵精怪。

    “可以!”

    卫梵被乐观的夏本纯感染了,也情不自禁的笑了起来,只是要走进洗手间的时候,突然愣住了。

    “怎么了?”

    夏本纯眨眼。

    “我知道是谁下的毒了!”

    卫梵语精神一震,转身去找纳兰颜。

    “卫梵,这话可不能乱说!”

    纳兰颜提醒,只是太迟了,身周的宾客听到,已经开始大呼小叫了,其他人也开始往这里聚集。

    “是谁?”

    “你要是胡乱攀咬,可是要进监狱的!”

    “我知道你是为了找回面子,倒是这种事情,还是不要乱说!”

    宾客们七嘴八舌,根本不相信卫梵能找到下毒者,因为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呀!

    “你确定?”

    段国臣询问。

    “麻烦把酒店所有的服务员都叫来!”

    卫梵提议。

    很快,酒店所有的工作人员,包括厨房和清洁工在内,一共六十二人,全部列队,站在了大厅中。

    “请大家不用担心,让你们来,是为了还你们一个清白,不然酒店出了中毒事件,你们一定会被辞退的!”

    没有疾言厉色的质问,而是温煦的安慰,卫梵不按常理的出牌,便让宾客们大吃一惊。

    段国臣点了点头,原本工作人员们被怀疑,都有些敌视卫梵,但是这句话说完,他们的态度变得和善起来,毕竟卫梵是站在他们的立场上,帮助他们。

    “为了保住工作,所以我想请大家回答几个问题!”

    卫梵举起了一根手指:“你们中有谁是新参加工作不久吗?”

    没人回答,但是所有的目光,唰的一下,集中在了包括夏本纯在内的五个女仆身上,她们是临时借调过来的。

    “我们是清白的。”

    一个女仆急了。

    夏本纯眨了眨眼睛,还有闲心给卫梵做鬼脸。

    “第二个问题,你们平时用哪里的洗手间?”

    卫梵站在了一个大妈面前。

    “喂,你是不是变态呀?”

    商立轩嘲弄,宾客们也是满头雾水,觉得这问题和下毒没什么关联。

    “有员工专用的洗手间。”

    大妈回答。

    “宾客们的呢?”

    卫梵追问。

    “酒店有规定,贵宾使用的,无论多么着急,我们都不能用,不然会扣钱!”

    大妈解释,京楼作为上京最奢华的酒店,管理条例非常严苛。

    “经理的权利大吗?比如说,检查一些东西,更改一些东西?”

    卫梵在队列前走动,随手点名一个女仆。

    “很大!”

    女仆很恭敬。

    “你问完了没有?”

    姬川光蹙眉,觉得卫梵实在哗众取宠。

    “完了!”

    卫梵站在了一位员工面前:“那么,你可以解释一下你下毒的原因吗?”

    唰!

    整个大厅的视线,都聚集了过来,要把员工的皮扒下来一层。

    “不是我!”

    青年员工都吓尿了,声嘶力竭的呐喊:“我是冤枉的,我根本没有理由毒害他呀?”

    “收钱!”

    卫梵解释“五百万?”

    “真不是我!”

    员工声泪俱下,已经语无伦次了。

    “承认吧!”

    卫梵劝诱:“交代出幕后主使,你可以得到缓刑!”

    “小子,你是不是弄错了?”

    皇甫胤祥嘲笑,员工的这副模样,怎么看都没有下毒的胆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