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一百二十五章 声名鹊起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早就防备着李绰连击技的卫梵,左脚横移,使出百式蝉蜕,在躲开斩击的瞬间,右手握着炽热情人,顺势向上一撩。

    豪炎?燕尾闪!

    唰!

    一道火线乍现,它是如此的凌冽、迅捷,无坚不摧,以至于李绰形成的那道闪电,都像麦秆一样,被从中段斩开,一分为二。

    “啊!”

    随着一声惨叫,李绰栽倒在地,脸颊擦着地面,像个墩布一样,划出了十几米。

    滋!

    大量的鲜血,从肋部的伤口喷出,浸湿了地板。

    “好疼!”

    从来没有受到过这种伤害的李绰卷缩成一团,在地上打滚,再不复之前游刃有余的模样。

    “怎么可能?”

    围观党们都目瞪口呆了,尤其是熟知李绰的学生们,他的绝技,可以说施展完美,但是没想到不仅被人家轻描淡写的化解,还被重创,简直难以想象。

    这一刻,所有人看向卫梵的目光,不再轻视,而是已经当成了大敌。

    “欧耶!”

    一直坐在马路牙子上吃薯片观战的茶茶跳了起来,举着双手欢呼。

    “你现在可以求饶!”

    卫梵名刀遥指李绰。

    “妄想,本大爷还没输!”

    李绰挣扎着站了起来,灵气全力运转。

    轰!

    三十六万强度的灵压,肆虐全场。

    不少人头疼欲裂,仓惶后退。

    “无耻呀!”

    嘘声四起,一些人鄙视着,竖起了中指。

    在决斗中,李绰的做法意味着不再是公平较技,而是纯粹的用灵压强势碾压,欺负对手境界太低。

    “不过是中期!”

    卫梵嗤之以鼻。

    “为什么?”

    李绰傻眼了,卫梵的灵压强度,也就是初期水准,可他为什么没有被诸如眩晕、恶心之类不良反应压制的迹象?这身体素质和神经韧度,得有多么强悍呀!

    “我记得卫梵刚来上京的时候,连炼气境都不是呀!”

    有比卫梵更早入住公寓的人,目睹过他的几次战斗,展现出的实力,一次比一次强,这晋阶速度,未免也太快了!

    “该死!”

    要是败在这里,会成为一辈子无法洗去的污点,所以李绰不计后果的拼命:“这招绝技,原本是我苦练了许久,准备留待考试中,用来一鸣惊人,是你逼我的!”

    滋啪!滋啪!

    灵气和雷电奔腾,逐渐在李绰身边湍急,形成了一团暴风,可是下一瞬,卫梵出现在身前,名刀连斩。

    轰!轰!轰!

    火花飞溅中,防御被破,卫梵一记鞭腿,扫向了李绰的脑袋。

    砰!

    李绰被踢了出去。

    “你当我是石像吗?会看着你施展绝技而不拦截?”

    卫梵撇嘴。

    “你……”

    李绰明白,自己心急了,应该先佯攻牵制的,只可惜没有后悔药吃。

    尽管憎恨李绰,可卫梵知道不能杀人,于是他抛掉了名刀,指枪击出。

    百式莲华?春雨!

    噗!噗!噗!

    指尖宛若初春细雨,密集地打在了李绰的身上,封死了他的穴位,阻碍灵气灵通。

    最后,卫梵出现在李绰身后,双指猛攻。

    砰!砰!

    李绰整个人被打的浮空,不等落地,又挨了一脚,整个人飞跌了出去,像一条丧家犬似的,摔在地上,不停地抽搐。

    因此穴位受到重创,李绰已经不能控制肌肉了,于是屎尿气流,湿透了裤裆,一股恶臭开始弥漫,还有嘴歪眼斜,口水流了一地。

    “这是回敬你的!”

    卫梵捡回炽热情人,收刀入鞘。

    “你……你……”

    李绰眼睛中全是恨不得把卫梵碎尸万段的仇恨目光,受了这种伤,已经赶不上参加京大考核了。

    “体会到我朋友承受的绝望了吗?”

    卫梵一脚踹在了李绰的嘴巴上:“这就是!”

    “小子,不要欺人太甚!”

    公寓中有人走了出来。

    “你要和我决斗?”

    卫梵转头。

    “呃,我只是想告诉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来人义正言辞,事实上,他只是震慑与卫梵的实力,不敢对战,不然换成其他人在京大附属的公寓前这么挑衅,他们早冲上去把他揍成死狗了。

    “哼!”

    卫梵离开。

    茶茶抱着森千萝,乖巧的跟在后面。

    “那小子叫什么?”

    人们开始打听卫梵的名字。

    “哈哈,吃瘪了吧?告诉你们,他叫卫梵,是个带小萝莉的神经病!”

    同公寓的考生们可算找到了机会奚落这些名校生。

    “萝莉控?”

    “神经病?”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不少考生皱起了眉头,有一点可以确认,今年的考核,这个卫梵搞不好要成为一匹黑马了,看看他的战斗表现,自始至终都冷静的无以复加,每一次应对,都从容不迫,没有出现任何失误。

    这一战,李绰输的不冤,即便他不骄傲轻敌,也赢不下来。

    不用等到第二天,当跟去围观的考生们回来后,卫梵击败李绰的消息,便传遍了整幢公寓。

    “打架这种事情,怎么不叫我?”

    明朝抱怨。

    “哈哈!”

    卫梵知道明朝不怕得罪京大附属,但这种私人问题,真的不好意思麻烦人家。

    第二天早上,卫梵带着茶茶去食堂吃饭,遇到的考生们,全都投来了探寻的目光,仿佛要把他看穿。

    公寓有几个神经病,那只不过是考生们的调侃,可是卫梵现在的举动,就真有点愣头青了。

    “卫梵看上去也是挺英俊的一个男生,结果脑子不正常,可惜了!”

    女生们想不明白,为了一个朋友,去得罪京大附属,搞不好还要被剥夺考试资格,这怎么看都是不能做的事情。

    “即便想要一鸣惊人,也不该挑这种庞然大物做对手。”

    邹霄讥讽:“我看他就是目中无人,以为自己天下无敌,等着瞧吧,迟早有人收拾他。”

    不管考生们对卫梵有什么非议和看法,反正都不会当面说出来,因为惹不起。

    吃过早饭,卫梵回到寝室,看到练沧浓已经在等着了。

    “吆,成为名人的感觉如何?”

    这位学姐的穿着还是一如既往的火爆,下身热裤,上边是紧身的吊带衫,一对巨~乳似乎要裂衣欲出,随便转个身,都会带出一阵炫目的乳~摇。

    “我只是替朋友讨回公道!”

    卫梵没有被候补英杰的气势吓到。

    “公道?你有不满,可以去找老师,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打不过李绰,你会被废掉!”

    练沧浓靠在椅子上,随手翻看卫梵的笔记。

    “学姐的营养都长到胸上了吗?不然为什么这么天真?”卫梵不喜欢对方这种敷衍的答案:“报告老师?你确定他们会管?”

    茶茶很懂事,给练沧浓倒了一杯茶水。

    “至于被打残,那是我的事情。”

    卫梵从不依靠别人。

    “呵呵,有魄力!”

    练沧浓撇嘴:“我希望你被附属高中的人围攻时,也能这么硬气,他们可是已经商量好了,绝对不让你考上京大!”

    “我等着!”

    卫梵没有害怕:“那么看来,学校不打算处置我咯?”

    “你运气不错,黄道院长替你求情了。”

    练沧浓起身:“不过再来一次,你就得滚蛋!”

    卫梵耸了耸肩膀。

    练沧浓离开,走过卫梵身边的时候,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领口,一把扯到面前。

    “我讨厌早起,所以下一次不用副校长让我来警告你,我会首先废了你!”

    练沧浓神色不善,她最讨厌这种惹是生非的学生:“还有,老娘的胸~部大不大,关你屁事?”

    “明白了!”

    卫梵点头。

    “明白就好!”

    练沧浓对于批评教育的效果很满意,新生嘛,就得要狠狠地调~教才听话,可是正当她放松心情,准备回去补个回笼觉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一只手抓在了右胸上,还使劲的捏了捏。

    一股酸麻感袭击神经。

    “我被袭胸了?”

    这个念头闯进脑海的时候,练沧浓已经一拳打出。

    砰!

    双拳相撞,刺疼从指骨传来,卫梵踉跄后退,跟着练沧浓转身,一条白皙的大长腿,横扫而来,要把卫梵的脑袋都踢爆。

    砰!

    巨大的冲力,让卫梵撞破了房门,又砸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楼道中的考生们,立刻看了过来。

    叮!

    霜花和一柄短刃撞出了清脆的声响。

    “小子,胆子不小呀!”

    练沧浓很生气,盯着卫梵,短刃下压。

    “我还不是京大生,所以你没资格对我说教!”卫梵毫不退让:“还有胸,我可以帮你揉大!”

    “几个意思?”

    看到卫梵和练沧浓打了起来,考生们都要吓尿了,这小子疯了?连候补英杰都敢招惹?

    练沧浓侧了一下头,看着卫梵黑白分明的眼睛,轻笑出声。

    “呵呵,我期待着你入学!”

    练沧浓收刀,伸着懒腰,离开公寓,留下无数男生,看着她美好的背影大吞口水。

    “唔?”

    茶茶担心地看着卫梵。

    “没事!”

    卫梵活动着手臂,有些心有余悸,练沧浓那一脚要是再狠点,他的骨头都要被踹碎了。

    “怎么样?学姐的胸,手感如何?”

    明朝打趣,练沧浓在校内,可是排名前五的大美女,不知道多少男生,想溺死在她的***中。

    其实不用巨~乳学姐警告,卫梵也不想闹事,只想平平安安,等到考试到来,可现实偏偏不如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