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九十四章 单枪匹马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别动!”

    马琳抱怨。

    卫梵没听,拿开了马琳的手,要下地,可是刚抬腿,又被她一把抱住腰,摁在了沙发上。

    一条湿滑的舌头,舔过了卫梵的脊背。

    “琳姐!”

    卫梵为了避免尴尬,本来不打算叫醒马琳,偷偷离开,可是现在不行了。

    “嗯!”

    马琳慵懒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停下动作,反而变本加厉,一只手抱着卫梵,另一只手前伸,撩拨他。

    “琳姐,是我!”

    卫梵抓住了马琳的手,不让她乱动。

    “我知道!”

    马琳从茶几上拿起一瓶红酒,灌了一口,便重新凑向了卫梵的嘴巴,要喂给他。

    “我先走了。”

    卫梵待不下去了。

    马琳一个飞扑,趴在了卫梵的背上,把他压倒,继续去吻他的嘴唇,有一些红色的酒液顺着嘴角流出,滴在了皮肤上。

    “抱歉!”

    卫梵用力,挣脱了马琳,匆忙给茶茶穿好衣服,抱着她夺门而出。

    客厅重新安静了下来。

    马琳坐了起来,撩了一下垂到眼前的发丝,便吐掉了嘴里的红酒,看着它们,浸透地毯。

    “呵呵,我忽然之间,对你很感兴趣了!”

    马琳走到酒柜前,重新倒了一杯,坐在窗台上,看着大街上卫梵在雨幕中离去的身影,自斟自饮,

    因为是雨天,好多考生都没出去,安静的温习功课,有人招呼打牌,可是根本没有人响应。

    “要和初升说一下,让他放弃打工了。”

    看着这些用功的考生,卫梵感觉到了压力。

    中午吃饭,带着茶茶一进餐厅,好多视线便落在了卫梵的身上,打量着他,和小刀会一战后,他算是有了些许名气。

    卫梵古井不波。

    “曹初升被打了,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下次注意就好。”

    一个男生走了过来,安慰卫梵,打算趁机认识一下。

    “你说什么?”

    卫梵眉头皱起。

    “啊?你不知道?”

    男生愕然,跟着便解释了一番。

    曹初升被骗了,他找的工作,给高薪,但是需要交纳二千块的押金,借口是服装费、培训费等等。

    等入职后,等待曹初升的就是一天十个小时的繁重体力活,公司是不开除员工,但是太辛苦了,没人坚持的下来,只能辞职,但是之前签署了协议,主动辞职是不会退返押金的。

    当然,即便坚持下来,公司也会找各种理由克扣薪水。

    “这是上京市流行的惯用骗局了,高薪就是诱饵,专门骗那些外来务工人员的。”

    男生叹了口气。

    卫梵吃不下去了,打了一份丰盛的午餐,去看好友,茶茶乖巧的跟在后面。

    十六人间的寝室,人多混杂,脏衣服、脚丫子,各种味道混在一起,有些刺鼻。

    卫梵敲开门,原本嘈杂的房间顿时安静了下来。

    曹初升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头,一动不动。

    “小升子,我带了你最喜欢的猪肘子!”

    卫梵搬了一个凳子,坐在旁边。

    “我不饿!”

    曹初升闷声闷气。

    “不吃就浪费了。”

    卫梵知道好友最心疼钱,舍不得浪费一丁点食物,只可惜这一次,不管用了,他没吱声。

    “那我把盒饭放这里了,记得吃!”

    卫梵帮曹初升撑了下被子,又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转身离开。

    “卫梵!”

    曹初升喊人:“别去。”

    “去哪?”

    卫梵故作不解。

    “你都知道了吧?我说别去找公司的麻烦,你不知道,他们是黑鸦死团的人,咱们惹不起。”

    曹初升规劝,他知道好友的性格,肯定要去找那些人,为自己出气。

    “我不会去的。”

    卫梵轻笑。

    “我真的没事,你别去。”

    曹初升想爬起来,可是他的整张脸都被打肿了,牙齿掉了几颗不说,左眼更是模糊不清,视力大降,要是让卫梵看到自己这副惨样,他肯定暴怒。

    “嗯,我下午还要上班呢,等明天回来,你找我要点草药,伤很快就能好,不会影响到考试的。”

    卫梵安慰,好友以前无论遇到多么丢脸的事情,都会找自己倾诉,现在不露面,那就只有一个答案,他伤的太重,怕自己担心。

    “嗯!”

    曹初升缩在被子里,泪流满面,被人关心的滋味真好。

    “那我走了,你多休息。”

    卫梵朝着室友们点点头,打过招呼,随后带上了房门。

    “柯伟,麻烦你帮我看着点卫梵,如果他带着斩医刀离开,就告诉我。”

    曹初升恳求一个关系还不错室友。

    “啊?你是说他要去找黑鸦死团麻烦?”

    “不会吧,卫梵又不是蠢货,闲着没事得罪他们干什么?”

    “你太多心了。”

    室友们七嘴八舌,黑鸦死团是什么?上京城目前崛起最迅速的地下势力,即便是小刀会都被逼的退避三舍了,卫梵孤身打上门去?除非他脑子被驴踢了。

    “你还是安心睡觉吧!”

    柯伟无语,很想说一句,你们只是朋友呀,他肯为了你冒险做这种事情?

    曹初升无奈,坐到了窗台边,一直盯着大街,如果卫梵带刀离开,他就去拦截。

    卫梵回寝室拿了刀,从后院翻墙,跳上了大街,随后撑开了雨伞,茶茶打着一把蘑菇花纹的小伞,跟在后面。

    曹初升打工的地方,卫梵知道,在东城区平阳街72号。

    这是一片老城区,到处都是低矮破旧的楼房,地上污水横流,头上是一团乱麻的电线,让人很担心它们会不会突然掉下来。

    街上清冷,只有偶尔路过的一、两个行人。

    一个小时后,卫梵站在了一处屋檐下,隔着长街,打量着对面那幢两层高的楼房,上面挂着山达中介的牌子。

    茶茶蹲在旁边,含着一根棒棒糖。

    砰!

    楼房的门突然被撞开了,一个鼻青脸肿的男人冲了出来,可是没跑几步,就被三个手持棍棒的暴徒追上,劈头盖脸的一顿猛砸。

    男人倒在了雨水中,鲜血流出,一片殷红。

    很快,又有两个男人被人抬了出来,丢在长街上。

    “尼玛,敢找我们黑鸦死团要钱,真是疯了!”

    暴徒骂骂咧咧,拿出了油漆,在这三个倒霉鬼的身上写下‘杀’字,震慑那些想要讨回押金的家伙们。

    雨天的长街上,几乎没什么人,所以一个暴徒注意到了打着一把黑伞站在对面的卫梵,在他旁边,还蹲着一个小萝莉,她怀里抱着一柄斩医刀,正无聊的看两只蚂蚁在雨水中挣扎。

    “看什么看?滚!”

    暴徒咒骂。

    卫梵无动于衷,水滴打在雨伞上,发出了噼噼啪啪的声响,不知道为什么,听着这种声音,他的心很容易安静下来。

    “找死是不是?”

    暴徒怒了,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挥舞着铁棒,抡向卫梵的脑袋,反正这是黑鸦的地盘,这家伙挨了打,都没地方说理去。

    呼!

    铁棒带起了破风声,有雨水打在上面,又迸溅开来,暴徒已经露出了笑容,仿佛看到卫梵被打的血流满面的惨状,可是就在铁棒抡中对方脑袋的瞬间,一股剧痛从小腹袭来,直接传遍全身。

    砰!

    暴徒飞跌了出去,啪塔一声,死狗一样摔在了长街上,捂着腹部,疼的蜷缩成了虾米状。

    “什么人?”

    黑鸦的暴徒们一惊,立刻拎着棍棒围了上来,有几个甚至从怀里拔出了匕首,他们作恶多端,所以早就习惯了被人寻仇。

    “等在这里!”

    卫梵打着伞,走向了对面。

    “哦!”

    茶茶找了一个叶子,当做小船,拯救那两只蚂蚁。

    “宰了他!”

    暴徒们一拥而上。

    卫梵手腕一抖,转动伞柄。

    唰!

    黑伞旋转,雨水溅了出去,正好洒在前面两个的眼睛上,让他们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卫梵踢腿。

    砰!砰!

    两个暴徒被踹飞,飞跌的姿态也撞散了后面暴徒们围攻的阵势。

    “去死!”

    一个暴徒抄后路,握着木棒抡向卫梵的后脑。

    卫梵转身,右腿像钢鞭一样扫了出去。

    砰!

    木棒直接被踢断,跟着又轰在了暴徒的肩膀上。

    咔嚓!

    暴徒肩胛骨碎裂,摔在地上后,整个人像坐滑梯一样,擦了出去,溅起大片的水花。

    咻!

    斜刺里,一柄锋利的匕首捅出,扎向卫梵的右腰。

    啪!

    卫梵抓住暴徒的手腕,用力一拧,对方吃疼,匕首掉落,他顺势抓住,反手刺进了对方的肩膀。

    噗嗤!

    鲜血喷洒。

    不到一分钟,八个暴徒****翻,躺在了积水漫过脚踝的长街上,犹如一条条窒息的鲶鱼。

    “没事吧?”

    卫梵询问。

    三个讨钱的倒霉蛋被卫梵的暴力吓到了,忙不迭的后退。

    卫梵耸了耸肩膀,走进了大门。

    帮两只小蚂蚁上了树叶船的茶茶,一手抱着名刀,一手打着伞,蹦跳着,跃过地上的那几个暴徒,跟了进去。

    一楼的大厅中,烟雾缭绕,坐着十几个暴徒,正在无聊的赌钱,看到卫梵进来,一脸迷茫。

    “你是谁?”

    有人伸头,张望外面。

    卫梵把伞收了起来,甩了甩上面的雨水后,放在了门边,茶茶有样学样。

    “喂,你是聋子呀,问你话呢。”

    一个脖子里戴着大金链子明显是头头的家伙咒骂:“你是什么人?来这干什么?”

    暴徒们已经起身了,一个个目光凶恶,抓住了各自的砍刀。

    “讨债!”

    卫梵言简意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