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法梵医 第六十七章 完美手术
作者:相思洗红豆的小说      更新:2016-11-15
    “你说什么?”

    李林唰的一下子转头,盯向了卫梵,视线犹如鹰隼的利爪一样尖锐,要将他撕个粉碎。

    西部高校一行的脸色难看了下去,瞪着卫梵,虎视眈眈,在灭疫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一旦别的灭疫士作出诊断,其他人是不会轻易反驳的,因为这意味着对别人灭医术的质疑。

    “我说孩子还有救。”

    卫梵没管他们,远望着疫体,一边思考手术方案,一边吩咐好友:“帮我把急救包拿来!”

    “卫梵!”

    曹初升急了,这可是关乎人命的大事,一旦出了纰漏,这辈子都可能背上污点。

    “我知道自己再干什么,快去!”

    卫梵催促,又蹲在了两个护士旁边,拿过疫箱,检查器械和药品。

    “你可以救我的孩子?”

    少妇犹如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扑了过来,紧紧地抓着卫梵的胳膊,眼睛中全是希冀。

    “是的!”

    卫梵回答的斩钉截铁。

    “哈哈,简直笑死人了,苍岛疫士果然是连一个能考上京大的学生都没有的垃圾高校。”

    李林鄙视。

    “你知道灭疫界的基础标准吗?宿主全身被疫体感染,超过百分之七十后,就没救了,为了避免疫体孢子扩散,要进行全体斩除。”

    “是的,这个孩子太小了,虽说只感染了六成,但是已经没有救活的可能了。”

    沈琴苦口婆心:“不要为了争一口气,就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

    “算啦,人家既然有办法,那就让他去救咯!”

    李林耸了耸肩膀,他才不着急呢,死的又不是他,卫梵耽误一些时间,正好让那个被感染的灭疫士也死掉,到时候斩杀它们,可比救人会更加简单。

    “李林!”

    沈琴瞪了同伴一眼,看到说服不了卫梵,就转向了列车长:“请你作出决断,不要让他乱来,不然那位灭疫士有性命之忧。”

    “你到底有没有把握?”

    列车长逼问卫梵,他也烦躁的不行,他当然希望全活,如果不行,也至少不能全灭。

    “任何斩除手术,都会有风险!”

    卫梵解释。

    “瞧瞧,还没做呢,就开始推卸责任了,你们居然也相信他?”

    李林讥讽。

    “如果我手术失败,也至少可以保住灭疫士。”

    卫梵知道列成长的难处。

    “真的?”

    列成长脸上的汗水像瀑布一样往下冲刷,他发誓,回去以后,上司再派灭疫士,坚决不要这种实习期的了,如果不是他斩除失误,也不会引发这种麻烦。

    “卫梵,拿来了!”

    曹初升气喘吁吁的跑回。

    “快调整呼吸,待会儿做我的助手。”

    卫梵打开急救包,整理药品。

    沈琴犹豫了一下,终究是没说出帮忙的话,一旦失败,可是要被监察院追究责任的。

    “喂,需要我做些什么?”

    夏本纯蹲在一旁,至少从卫梵娴熟的动作来看,他经验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冷静的可怕。

    “如果疫体产生应激反应,就地斩杀!”

    卫梵吩咐。

    “好!”

    夏本纯腰后别着一柄一尺半长的短刀,上面是潮水一样的花纹。

    “你们两个,别哭了,跟我进场,用最快的时间,给孩子输血!”

    卫梵说着,用针筒抽了血液,注入血袋中。

    “啧,怪不得这么自信呢,原来是血液上品,我可告诉你,不要以为红白因子浓度高,就能救下那个孩子!”

    李林嘴上鄙视,可是眼神中有止不住的羡慕,这种血,他也想要。

    “我说‘好了’,你们再进。”

    吩咐完,卫梵便拿着一支针筒,像猎豹一样冲进了车厢中,动作轻盈,矫健,几乎没有发出太多的异响。

    咻!

    就在卫梵即将接近的时候,疫体的两条触手突然射了过来。

    “小心!”

    曹初升低呼。

    卫梵担心造成应激反应,不敢斩除,所以左手抓住座椅,硬生生的止住冲势,半空拧腰,落了下来,接着一个前扑,冲到了孩子面前,快速的将针头扎进他的颈部,注入药液。

    “走!”

    一把从护士手中拿过疫箱,夏本纯冲了进去。

    “喂,卫梵还没说好呢!”

    曹初升急了,可是紧跟着,好友就打出了‘ok’的手势。

    “消毒液,手术刀。”

    卫梵观察着小男孩的状况,话音刚落,便看到夏本纯抓着瓶子,将消毒液倒在了他的肚皮上,清洗粘液,接着一手将手术刀递出,另一手拿血袋,整个过程,有条不紊。

    “厉害!”

    卫梵暗赞了一声,夏本纯冲来的时间恰到好处,没有浪费一秒。

    “呼吸有衰竭迹象!”

    夏本纯上报小孩的生理状况,同时将血袋和生理盐水完成。

    小孩子的血管太细了,身上还寄生着疫体,一个失误,都可能刺激到,可是夏本纯做得完美无缺。

    “进行轻度心脏按压,注意疫体状况。”

    卫梵说着,左手三指捏着手术刀,切开了小男孩的腹部。

    “你真干了呀?”

    曹楚生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不住没把这句话喊出口,但是脸上震惊的表情,足以说明他的心情。

    和好友认识这么多年,虽然知道他很优秀,但是也不会厉害到这个地步吧?等等,曹初升突然想起来,卫梵家里经常会有一些包扎着绷带的流浪猫狗,之前以为那是轻伤,现在看来,搞不好都是感染了疫病后被好友救过来的。

    车厢内眺望的人就没这么安静了,看到卫梵果断的下刀,李林惊讶的差点把舌头都吞掉。

    “这小子疯了呀!”

    大鼻子嘟囔了一句,他们的水准,也就是斩除疫体,至于做手术,是根本不敢,不,是根本没学过,因为这可是大学才会涉及的学科。

    “哼,我明白他的阴谋了,肯定最后说我努力了,但是没成功,只能斩杀疫体。”

    李林反应了过来。

    “啊?他没那么阴险吧?”

    沈琴不信。

    “坏人!”

    茶茶跑到李林身边,抬脚踢在了他的小腿上。

    “滚开!”

    李林不耐烦的挥手,把茶茶推了一个跟头。

    “你干什么?”

    沈琴抱怨了一句,等待很焦急,她打算过去看一看,被李林拉住了。

    “不要去,小心被那个家伙污蔑,说因为你的干扰才导致手术失败。”

    李林提醒。

    “你可不可以闭嘴?”

    少妇受不了了,事关儿子的生命安危,却是不停地听到一个人说风凉话,她忍到现在才爆发,已经算是很有涵养了。

    “嘁,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的儿子死定了,而且还要被人开膛破肚,当做利用的对象。”

    李林讥讽。

    “闭嘴。”

    少妇呵斥。

    “你们都给我安静!”

    列车长低吼,他也算见过一些市面,所以看到卫梵三人脸色淡定,似乎手术很顺利,也不免多了一些信心。

    “注意,我要斩除主体了。”

    卫梵说完,拔出了霜花,快速切掉一段大肠。

    轰!

    失去了宿主的疫体暴走,疯狂的喷射着粘液,触手蠕动,抽打,本能的攻击着四周的生物。

    唰!唰!唰!

    曹初升刚握住斩医刀,夏本初已经拔出了短刃。

    乱舞银闪!

    触手断裂,掉落,接着脑袋被剖开,露出了内核。

    噗!

    夏本纯将短刃掷了出去,将它刺碎成一滩烂肉。

    疫体主体被斩出,软瘫了下去。

    卫梵本来要动手的,看到这一幕,立刻放弃,而是专心的缝合大肠,清除上面残存的疫体胚芽。

    “不是吧?”

    曹初升‘咕咚’一声,吞了口口水,瞪大的眼睛至今都没有恢复过,卫梵的双手宛若变魔术一般,在堆积成一团的大小肠中穿梭,将那些胚芽摘下,整个过程,行云流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让人等的心焦。

    “成了!”

    列成长很兴奋,少妇苍白的脸颊上也终于有了一丝血色,唯独李林一行,脸色难看的要命。

    十五分钟后,卫梵缝合刀口,手术完成。

    噗通!

    曹初升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然只是助手,递送一些器械,但是第一次经历手术,让他浑身的力气都像被抽干了一样,不过跟着,就是一种放松,一种救回一条人命的成就感。

    “起来,给刀口消毒,上绷带!”

    两个护士还在恍惚,卫梵没让她们帮忙,而是把这点小工作交给了好友,也算让他刷个战绩,说不定对京大考核有用。

    “哦!”

    曹初升可不会放过这种机会。

    “疫体还没有完成寄生,只是失血过多。”

    卫梵检查过灭疫士的状况后,给出判断。

    “我也来帮忙!”

    看到大局已定,不想错失机会的李林立刻跑了过来,拔出斩医刀就切在了一条缠着灭疫士的触手上。

    “你这是抢功劳!”

    曹初升不忿。

    “你这是什么心态?救人如救火,等得了吗?”

    李林呵斥,可是还没说完,一条出手突然喷射出粘液,溅了他一脸。

    “啊!”

    李林被吓到了,忙不迭的退后,拿起消毒水就往脸上倒,他可不想被感染。

    “哈哈,活该!”

    曹初升鄙视。

    “怎么样?”

    列车长一行赶来了。

    “一切顺利,接下来就是静养了。”

    卫梵给灭疫士做处理,同时解释:“小孩子旅途劳累,吃的东西也不注意卫生,所以感染了细菌,再加上正好缺水低烧,于是诱发了急性肠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