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2186章 肚子里的新皇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7-09-02
    “什么?皇太后?”

    众人都懵了,刚才有谁提到皇太后了吗?

    皇太后早就失踪了,魂石都裂开了,原本之前侯志说出二王爷杀了皇太后,大家还有点半信半疑,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谁还有心思去想这个。

    红花娘娘大怒:“皇太后早就不在了,孙道兴,你这逆贼,少在这里装神弄鬼,简直找死,所有将士听令,立即攻城,杀了孙道兴这反贼,然后抓住月华那个贱人,我要剥光她的衣服,在皇城游街。”

    “我看谁敢!”

    孙道兴忽然手一举,亮出一件东西,是一方大印,仙力一激,光芒万丈,射出大齐两个字,他大声吼道:“大齐仙王令在此,万军听我号令,速速退后;如今先王驾崩,令小太子登基皇位,正是月华娘娘的儿子,月华娘娘现在自然就是皇太后,红花娘娘,先皇驾崩,先皇生前最喜欢你了,到了冥界未免孤单,不如你就跟先皇一起去吧,还有乐歆娘娘,两位娘娘随后去太和园,跟先皇一起上路,这也是先皇留下的遗旨。”

    “你你说什么?”

    红花娘娘和乐歆娘娘差点没有直接气晕过去,竟然让她们两位娘娘陪葬。

    那太和园,根本就是齐家皇室的陵墓。

    二王爷双目喷火,但是对孙道兴手中大齐仙王令又极为震惊和忌惮,这枚令牌,听说早就遗失了,现在居然会重现人间,不用说,肯定是孙道兴或者月华暗中布局,先偷了去。

    这枚仙王令,威力无穷,却来历神秘,又是大齐王朝皇位的象征,见令如见大齐仙王,一时半会,所有人还真的被震慑住了。

    “哼,孙道兴,我问你,月华什么时候有儿子了?”二王爷狠狠的说道,目光阴冷,皇上有过两个儿子,不过都被他想办法弄死了,现在居然又出来一个,难道月华曾经偷偷生过一个?

    不可能。

    宫中妃子有没有怀孕,他调查的一清二楚。

    孙道兴道:“实话告诉你们好了,新皇还在皇太后的肚子里呢!你们这些反贼,竟然当面辱骂皇太后,你们该死,大齐将士听令,见令牌如见仙王,我命令你们,立即将红花娘娘等人,还有几位王爷,统统抓起来。”

    什么?

    还在肚子里的孩子成了大齐王朝的皇帝,这种话说出来,确定不是来搞笑的吗?

    红花娘娘等人简直要气得吐血了,这明显就是谋朝篡位。

    众将士也一个个面面相觑。

    不过,孙道兴却又激发手中大印,这次的光芒比之前更盛,甚至这些光芒大片大片洒向下面的两万将士,立即有超过一半人像是受到了控制,二话不说朝着两位娘娘和王爷出手;剩下的一半还保持着清醒,可是看见那么多将士动手,他们愣了一愣之后,也跟着出手了。

    “逃!”

    可是,面对两万将士的围堵,他们能逃到哪里去?

    “呜”

    “凝丹!”

    “拉丹!”

    “收!”

    叶开对着不断旋转的龙炎炼丹炉。

    一道道孔雀炎的火焰如风火轮一样旋转起来,甚至有一部分火焰,在炼丹炉里面形成一道小型的火风这种手法,是他从丹王宝鉴中学到的拉丹技巧,他曾经在里面尝试过好几次,比他之前的拉丹手法高明数倍,不但能增加丹药成品的成色,还能增加拉丹的成功率。

    不用说,宁家的这个丹王宝鉴,实在是绝世珍宝。

    他相信有了这丹王宝鉴在,成为九级仙丹师,甚至冲往更高,都不是太难的事。

    这是一笔很大的人情。

    “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声音,所有炼制成功的丹药,全部被炼丹炉身上环绕的盘龙吞噬进腹中,之后成形。

    这是一炉仙窍玲珑丹,专门为女性服用,可以增强身体穴窍的仙气容纳,并让穴窍与穴窍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是一种八级下品丹药,这一次出炉,足足收纳了十八枚,不但金仙可以服用,就是宁夫人服下,也有不少效果。

    同时,这也是他炼制的最后一炉丹。

    看着地上摆放的足足五六十个药瓶子,他心满意足,相信这些丹药卖出十亿仙灵石应该绰绰有余,到时候就可以布下阵法,与地球上的老婆们联系了。

    “唰”

    他的身形一闪,出现在灵香玉澡盆子旁边。

    炼丹炼了足足四天,全身灰不溜秋,身上也黏糊糊的,自然需要好好洗个澡。

    没想到他刚到,就看见一个人刚从澡盆子里面出来,冤家路窄的,正好就是大明星楚慕晴。

    叶开一出现,就是站在楚慕晴正面距离鼻子不到二十公分位置,她此刻全身光溜溜,正要伸手去抓旁边搭着的衣服,哪里料到叶开会突然出现,差点一头撞上去;她发出一声惊呼,待看见是叶开,整个人更是震惊无比,连三个重要的部位都忘记了要遮挡,紧接着脚下一滑,打着横朝旁边摔去。

    灵香玉澡盆子是张熙熙最钟爱之物,自然不是光秃秃的浴池,按着那女人对洗澡的特殊爱好,在边上雕刻一些美轮美奂的东西,以增加洗澡的乐趣;所以,楚慕晴这一摔,正是对着旁边的一个尖角,如果真的摔下去,最轻的都要头破血流。

    叶开连忙一把捞住,手臂揽在她雪白光滑的腰上,皮肤清凉,上面还挂着水珠。

    配上她的容貌,身段,简直就是一具上帝制造的艺术品。

    叶开问:“你没事吧?”

    可楚慕晴却误会了,以为他故意要来欺负自己,先前惨烈的画面重现眼前,也是这个地方她是犹豫了好久才鼓起勇气来这里洗澡的,都已经五天没洗了,再不洗就臭了,没想到一洗就碰到他,难道他是专门盯着自己?

    这样一想,她吓得腿都软了。

    “呃,那个”叶开连忙将她衣服抓过来,挡在她的前面,“我只是来洗澡的,绝对不是故意来冒犯你,实在是个巧合你站的稳吗?你先洗,我我去别处。”

    他感觉楚慕晴站稳了,直接闪身离开,就像从来没来过一样。

    楚慕晴如受惊的小兔,左顾右盼,连忙把上衣穿了,然后去拿裤子。

    没想到叶开又闪回来了,看见她撅着光屁屁拿着小内内正往脚上套,他连忙就要躲,可惜楚慕晴又看见了,当即脚下又一滑,这次要往浴盆里倒下去。

    还是叶开将她扶住,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呵呵,穿的好快那个,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三天吃一颗,洗髓伐毛,这次真走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什么都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