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2084章 胡明德赶到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7-08-02
    “嗡”

    “啊啊啊,我的脑袋,我的脑袋”

    “呯”

    封魂宝录收取魂印,失败。

    第二次,成功。

    第三次,又失败。

    叶开总结一下这几次的操作情况,还真是跟说明的差不多,胜败的几率一小部分看实力,一大部分看运气;只是不太满意的是,那位金仙反而死了,成功的是一位天仙中期。

    叶开随便问了两句,得知他的名字叫郭文星,是跟在胡鼎身边的贴身护卫。

    胡鼎这个时候虽然变成了没把的太监,也破了一只丹田,但还没有完全失去修为,所以还能坐在地上没有死掉,这个时候眼睁睁看着叶开用一本奇怪的书控制了一个他的手下,那手下还直接称呼他为主人,这一刻,他真是震惊了。

    如果是签订契约,是他的护卫自愿的,那还没这么吓人。

    可现在叶开是强行将他变成奴隶,而且他的修为不高啊,这就吓死人了,如果时间日积月累下去,他岂不是能召集一支高强度的奴隶大军?就连皇室军队都要害怕颤抖吧?不过,他马上觉得,那书应该有限制,不可能没有上限的控制人。

    ######

    这边,小翠喋喋不休跟叶开询问这一年来的经历,云英也在问宁依楠药庐的现状。

    叶开随便两三句话敷衍过去,耳中同样听到了宁依楠的话

    自从那天在天藏山遇到两只大妖,失去了宁夫人和叶开的踪迹后,他们找了几天没找到就回到药庐,一个月后,宁夫人失踪的消息走漏,二王爷对天宝药庐进行了各种打击;使得天宝药庐无以为续,先是三十六家药铺只剩下三家,过了不到半月,连那三间属于天宝药庐的药铺也被人抢了。

    宁夫人立即大怒:“简直欺人太甚那三十三间租的药铺收回去也就罢了,属于咱们自己产业的三间药铺,谁来抢的?以什么名义抢的?”

    小翠插嘴道:“还能有谁,当然是丹道他们拿出一份契约,说是夫人您亲自签字画押,将那三间药铺卖给了丹道…我真是呸了,丹道人简直无耻了啊,这种借口都说的出来,那契约完全就是假的,因为夫人您不在,也不能鉴定真假,大长老气的将那契约撕毁,结果”

    “大长老怎么样?”

    “大长老,当场就被打死了这个,城主府的人也有参与。”

    云英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压下过去杀人的冲动。

    叶开看出她心中的郁结和仇恨,开口道:“夫人,先别冲动,药庐的血仇,咱们一笔一笔的算,无论是谁,都要让他付出十倍百倍的代价。”

    云英点点头:“嗯,依楠,你继续说,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事?现在天宝药庐的牌匾,还有宁国公府的牌匾,全都不见乐,我宁家其余的人呢?”

    宁依楠道:“娘,丹皇楼的人很快就会赶来,要不咱们先离开这里,现在就算是城巡军的人,也不会帮我们。”

    云英道:“怕什么,有娘在,胡明德敢将你掳到这里来,要不是叶开一路追踪找到,说不准就被这混蛋糟蹋了,我宁家是那么好欺负的吗?”

    正说话见,一声大吼从外面传来

    “大胆狂徒,竟敢到我丹皇楼的地盘来撒野,给我滚过来受死!”这一声,浩浩荡荡,就连半个闪金城的人都听见了。

    一时间,风云雷动,无数人朝着丹皇西涌过来。

    就连隶属城主府的城巡军也有一部分赶过来,看看是出了什么大事;更有胆大好奇心重的人,直接跳上丹皇西墙头,或者悬浮在半空中看戏。

    无数人开始议论,猜测那进去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现在丹皇楼的楼主胡明德亲自前来,说明丹皇西面的人干架干输了。

    “哈哈哈哈”

    一个女人的声音笑声传扬开来,正是宁夫人,“胡明德,本夫人闭关一年,你丹皇楼的胆子倒是见涨了,到我宁家毁我家园,更把仙君写下的牌匾偷走,什么时候你们丹皇楼成了贼窝了?”

    云英的声音也不小,方圆百里的人几乎都能听见。

    她当然不会说宁依楠被掳来的事情,这对她的名誉有损。

    而她这么一开口,顿时引起了各种猜测和议论

    “什么?刚才进去的是宁国公夫人,她不是已经陨落在天藏山了吗?”

    “你耳聋啊,人家不是说闭关一年吗?而且,现在已经没有宁国公夫人了,这个称号已经被皇室撤销了。”

    “哎,宁夫人回来就来找丹皇楼的麻烦,这回恐怕踢到铁板了,失去了国公夫人的称号,她一个金仙中期,如何对抗胡楼主?”

    而此刻,赶来的闪金城巡军中,也有几个人在商量

    “宁家现在就剩下宁夫人和宁小姐,现在胡明德亲自过来,恐怕真要有麻烦了,我们要不要帮一手?”

    “帮什么?没看出来城主大人都是帮着丹道吗?而且这里是丹皇楼的私人产业,我们不好插手。”

    “可惜了宁小姐这位闪金城第一美女,我倒是有心英雄救美,就怕胡明德这老货不买账”

    这样说着的时候,胡明德大吼一声:“老贱人,你把我儿子怎么了?”

    胡明德看到了自己的儿子胡鼎,被宁夫人抓着头发像死狗一样拖出来,下身全是血,一看就知道被阉割了;他急怒攻心,就算是仙人,下面没了就算重新用仙丹长出来,那也是没有生育能力的了,而胡鼎还未娶妻生子,等于绝后了。

    “老贱人,你敢让我儿子绝种,我要你的命。”胡明德大吼,疯狂咆哮,可就在这个时候,宁夫人的手猛的一甩,顿时将胡鼎丢了出去,胡明德本来要冲上去动手的,这时只好先接住儿子,可就在刚一接触到他儿子身体的瞬间,胡鼎的脑袋就像西瓜一样爆碎开来。

    宁夫人在之前早就在胡鼎的身上动了手脚,这对一名仙君来说太简单了。

    “啊,鼎儿?!”胡明德一下愣掉了。

    旁边不少看戏的人也都大大的吃惊,没想到宁夫人还真有胆这么干,不但阉了胡鼎,还把他当着胡明德的面给杀了,这个仇算是要不死不休了。

    有一些人暗暗叹息,就算本来有心劝架说和的,这个时候也没了这个心思,今天,宁家是注定要灭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