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889章 藏剑阁传承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7-06-06
    这个地方,的确叫做试剑场。

    矗立场中的巨大石剑,也很不简单,它是一块传承了不知道多久的试剑石。

    藏剑个传统的规定,每一位离开山门去外面历练的弟子,必须达到一个前提条件,就是能在试炼石上留下属于自己的剑痕。

    能留下剑痕的,说明对剑的领悟已经到了一种境界。

    这些内容,叶开自然是从冷言的记忆中得到。

    “唰”

    叶开从地皇塔中将太清神剑取了出来,拔剑出鞘,随着一声龙吟声响起,他狠狠的一剑劈向试剑石。

    这一剑的威力绝对不小,即便是个分神期修士,也挡不住这一剑。

    但是剑锋砍在试剑石上,只是爆出一串火星,竟然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传闻这块试剑石,只有真正的剑道才能在上面留下痕迹,其他的做不到,就算是神明来,没有领悟剑道,用刀在上面砍一年,也是砍不出半点痕迹的。”子言给叶开解释,当然她这也是听说,从进入藏剑现在才多少年?别说神明了,超过元婴的修士都没有见到过。

    叶开笑了笑,从记忆中得到这样的信息时,他也不太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他问子言:“你应该在上面留有剑痕了吧?”

    子言在巨大的试剑石上找了片刻,指着一条浅浅的三公分长的剑痕,道:“这就是我留下的剑痕,入门十七载,第三千九百七十八剑,终于领悟了我的剑道,在试剑石上刻下剑痕;而且,试剑石上,每一位领悟剑道的人都只能留下一道剑痕,也是最初的那道剑痕,也就是说,这里每一道剑痕,都代表了藏剑位领悟剑道的弟子。”

    叶开点点头,他得到的信息也是这样的。

    看看这么大的试剑石上,密密麻麻的剑痕,起码有百万道。

    说明藏剑经的确辉煌过。

    “给你,滴血认主吧!”叶开将太清神剑递给子言。

    子言摇头,不肯接:“掌门,这是掌门的佩剑,必须掌门佩带。”

    叶开轻笑道:“我一个连剑道都没有领悟的人,手里拿一把剑干什么?装比吗?”

    子言无语,这种话出自藏剑掌门之口,就有些不太妥当了。

    “快点,现在我是掌门,你是弟子,我说的话难道你不听?听话,滴血认主,不然我直接拍拍屁股走人,让你们藏剑接灰飞烟灭。”叶开摆出掌门的派头。

    子言愣神,估计整个炎黄世界,能说出这种话的人,还就叶开这么一号,并且她还不得不相信。

    随后,子言被强迫滴血认主,得到了太清神剑。

    “掌门,我谢谢!”子言握着太清神剑道,只有得到了这把剑的认主,她才知道这把剑的非凡,曾经是一位大能者的佩剑,论这把剑本身的级别,则是一件神器。

    叶开摆手道:“不用客气,这本来就是你们藏剑东西。”

    “唰”

    两块玉腰牌被他丢出来。

    分别抛向试剑石的左右两边,同时将两道灵力灌输到玉牌里面,刹那间,从玉牌上分别射出一黑一白两道光线,落在试剑石上,神奇的一幕发生了,玉腰牌和试剑石之间似乎出现了某种奇妙的共鸣;试剑石上光华流转,一个个的符文连续隐现,速度非常快。

    “子言,太清神剑,祭剑!”叶开朝子言大吼。

    子言满脸惊异,但还是果断祭出太清神剑,同时一道灵力灌输,射入试剑石上。

    “嗡”

    一道光芒从试剑石中冲天而起,手持太清神剑的子言,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竟然自动飞了起来,快速来到了试剑石的上方,正好沐浴在光芒之中。

    叶开将两块阴阳令牌收回,看着沐浴在中的子言,轻声道:“藏剑走多远,就看你的了。”

    这就是他从冷言的记忆中得到的秘密。

    其实冷言一直在寻找太清神剑和阴阳令牌,他早就从门派的一本修炼笔记上见到过记载,知道这块试剑石同时也是藏剑门继承道统和无上功法的重要所在,而太清神剑和阴阳令牌则是启动传承的钥匙;他得到这个消息后并没有告诉别人,而是想自己偷偷寻找,寻找机会得到道统。

    可惜,他找到了三十四代掌门的骸骨,却没有找到神剑与令牌。

    ######

    藏剑月华洞。

    这是藏剑一个出入口。

    试炼锁是给想要拜师的外人进入的大门,而月华洞才是弟子正常出入的地方。

    在月华洞中,有一道阵门。

    阵门只能在内部开启,而这里常年都有一名藏剑长老驻守;只是先前血煞门入侵,在冷言的背叛下,连这位长老都没有幸免于难。

    现在驻守在此的是一名普通弟子,名为萧沉。

    “咚”

    突然,摆在月华洞里面的一口小铜钟响了起来。

    萧沉原本闭目养神的双眼立即睁开,此小铜钟敲响,代表着有在外面历练的弟子要回来了。藏剑逢大难,门派前辈几乎死绝,弟子也只剩下十几个,自然要通知他们前来参加同门大殓,不然就太不像话了。

    而最近,已经陆续有一些弟子回来。

    萧沉将手贴到铜钟上面,立即感知到一股意念,马上微笑着自言自语:“原来是华言师兄回来了。”

    他没有任何迟疑,直接将阵门打开。

    没想到第一个冲进来的是个陌生的中年人,后面还跟着一群他从来没见过的人。

    那中年人一进来就长长吸了口气,哈哈大笑道:“藏剑果然是四大门派的风水宝地,这种浓郁的灵气,在修真联盟根本找不到;华言,你的功劳我记住了,等我绝仙主藏剑你就是一大功臣,我肯定不会亏待你的。”

    站在后面的华言呵呵笑道:“多谢申屠盟主,啊,不,多谢申屠掌门。”

    萧沉终于看出不对劲来,冷言的背叛是有前车之鉴的,他吃惊的看着华言,道:“华言师兄,这几位是”

    华言看了好一会,才想起来眼前的萧沉是谁。

    “原来是萧师弟在这里把守,多谢你帮师兄开门,为了感谢你的无偿贡献,师兄送你去上西天。”华言笑眯眯的说着,突然出手,一剑就刺入了萧沉的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