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823章 大魔女的故事(1)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7-05-04
    “打铁匠?”

    “不能这么说吧,这可是炼器,到了后面可以炼制出神器啊,神器你懂不懂?”

    “有了神器,你还怕得不到别的东西吗?”

    经过叶开一番苦口婆心,珂玥玗似乎再次动心了。

    是啊,神器啊!

    谁不喜欢?

    自己要是能炼制出神器来,恐怕五大隐门的掌教也要来巴结自己了,那么自己身上背负的血仇

    “好吧,看在你这么卖力推销的份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吧!”大魔女装作勉强的表情,伸手去接天工神锤,其实心里还是被叶开说动,忍不住的激动兴奋起来,刚开始是她考虑的太肤浅了,其实炼器也是很好的职业嘛!

    可是当她的手一碰到天工神锤的时候,上面一道电弧直接飚射出来,打在了她的身上。

    “噼啪”

    一声大响。

    珂玥玗身上穿着的绿色纱衣直接就焦了。

    她惊叫一声,紧接着就软软的倒在了叶开的身上。

    叶开也吓了一跳,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连忙将天工神锤扔下,去大魔女的身体,这一看差点把他惊呆了:“不会吧?你好歹也是外魔门大魔女,中了诅咒都没有死,碰一下锤子就死了?”

    大魔女的心跳和呼吸都停止了。

    对了,人工呼吸!

    叶开连忙将她放在地上,将她身上焦掉的衣服解开,直接大嘴覆盖上去。

    人工呼吸,胸部按压。

    “对了,可以用电击!”

    “滋滋滋”

    白色雷珠出现,轻轻跳跃着,叶开可以控制这颗雷珠的能量大小,很快就释放到珂玥玗的胸口上。

    “啪啪啪”

    几次放电之后,终于把大魔女从鬼门关里给拉了回来,她的心脏重新跳动,缓缓的睁开眼睛,虚弱的说道:“我怎么了?”

    “这个,你在拿天工神锤的时候,出了一点意外。”叶开将她胸前裸露的部分遮挡上。

    她愣愣的发怔,盯着叶开看了好久,忽然眼圈一红,一溜晶莹的水珠从眼角滑了下来。

    这一幕,叶开看得清清楚楚。

    他一下有点懵了,忙安慰她:“你别哭啊,不就是一个小意外吗?就算就算继承不了这个传承,那也没什么,不就是神器嘛,以后我送你。”

    他说着伸出手指给她抹眼泪。

    这不抹还好,一抹就更多了,没完没了。

    甚至下一刻,珂玥玗忽然伸出藕臂,抱着他的脖子,大声的哭了起来,眼泪更如绝了提似的,汹涌外冒。

    叶开被她弄的手足无措,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不知道她这是怎么回事,按照她的行事作风和一贯的性格,不至于如此软弱才是。

    珂玥玗自己也不清楚,这么多年的坚强和隐忍,为什么在这一刻,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一下崩溃了。

    “难道,在我的潜意识里,真的已经不排斥他成为自己的男人了吗?”

    “有人说,女人交出身体之后,就是交心,莫非是真的?”

    她不明白。

    其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她,众叛亲离,无处容身,而叶开,突然间反而成了她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可以信赖的人。

    叶开道:“小玥玥,你不用太伤心,你发现没有,在这个上古小世界里,神明的传承虽然不少,但多数却是辅助类的,修真九辅,恐怕才是上古小世界传承的重心,至于提升实力和战斗力的,并不多见。”

    珂玥玗摇摇头:“就算是修真九辅的,我也得不到。”

    叶开道:“你何必执着于神明的传承?真正厉害的东西,比如规则,比如奥义,都是要靠自己领悟到的,得到了传承又如何,还不是走别人的老路,永远无法超越。”

    她哽咽着道:“我不需要成仙成神,我也不需要超越前人,我只要能亲手报了父母的血仇,那就够了。”

    “啊??”

    叶开愣了一下。

    他对大魔女的了解仅限身体层面,还有她曾经是魔门圣女,其他的一概不知,闻言错愕了一阵后,问道:“你还有父母的血仇?这又是怎么回事,你堂堂大魔女,外魔门第一大派的圣女,谁敢杀你父母?就算有,你的师父不会帮你报仇吗?”

    珂玥玗也许是想起往事,更加悲伤。

    她以前从来没有跟人说过这件事,但是今天抱着叶开,她真的憋不住了,往事像一块大石一样压在她的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叶开现在是他的男人,又不会害她,所以才破天荒软弱了一回,做一做小女人。

    “我的师傅,要是知道我要报仇,恐怕会第一个杀了我。”她抱着他的手臂紧了紧,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眼泪汹涌,“叶开,你那时候破了我的身,我恨死你了,我真的天天幻想着有一天去杀了你,因为你破坏了我多年的计划,让我所有的努力全部化为泡影,我那时候真的想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呃”叶开尴尬了一下,说,“小玥玥,我必须再声明一点,那天真的是个意外,你找来了大批魔门高手,前来杀我,我为了自保,动用了一些禁忌之术,结果反而被反噬,迷糊了心智,差点被某个邪物夺舍死亡;你知道我是怎么活下来的吗?”

    珂玥玗第一次听到这个,摇摇头。

    “我带你去看一个人。”叶开说着站起来,当然把珂玥玗也从地上抱了起来,“能走路吗?”

    她摇摇头。

    其实走路还是勉强可以走的,但是抱着他哭了一通后,又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秘密,竟然有种前所未有的轻松,并且好像找到了可以倾诉和依赖的人,在这样的心里作用下,她抱着他的脖子不松手。

    “唰”

    叶开抱着她直接发动缩地成寸。

    不过一秒钟后又在原地出现,收走了掉在地上的天工神锤,不然要是中途谁又来碰一碰,被电休克过去没人抢救的话,那就麻烦大了;再下一秒,重新消失。

    叶开带着珂玥玗到了颜柔的面前。

    而此刻的颜柔,依然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叶开看着那火焰道:“如果没有她为我舍命,我现在已经死了。”

    珂玥玗完全看不透火焰里面是什么,有点迷惑。

    叶开道:“你们见过的,她叫颜柔,原本是昆仑门的弟子。”

    “啊??那她现在”

    “幸好她的现任师傅花费大力气,用掉了一件至宝,才保住了她的性命,现在,也算因祸得福了吧!”叶开说的那位现任师傅自然就是凰,凰已经答应收她为正式弟子,那可是比虎妞还要高的地位了。

    :五一放假,陪女人回娘家,听不懂丈母娘的话,我就偷偷来码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