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662章 打出荆棘岛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7-03-06
    叶开旁边,宋初涵提着斩仙剑,一脸沉静的望着解宇朋。

    刚才那白光,正是斩仙剑的剑光,一下将船桨法宝砍成两截。

    那船桨是他的本命法宝,如今法宝毁了,他的灵魂受创,立即闷哼一声,一口心头血涌上喉咙口,却被他硬生生压制住,没有吐出来。

    死要面子活受罪。

    这口血不吐出来,他的伤势就会重三分。

    玉清整个人都凌乱了,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叶开的鼻子吼道:“放肆,放肆,你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你好大的狗胆,你们居然敢在蓬莱岛上杀人,还还如此目无法纪,嚣张跋扈,你们是疯了吗?是要跟整个蓬莱为敌吗?啊”

    如果不是叶开他们疯了,她怀疑是自己疯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别以为你们是宗主选中的,就觉得拿了免死金牌,我告诉你们,敢杀蓬莱弟子,那就是死罪,你们现在立刻束手就擒,跟我回去见外事长老,要不然的话”她气急败坏,说话都大喘气了。

    叶开打断她:“你别罗里吧嗦的了,既然你说是死罪,我还会傻了吧唧的束手就擒?你当我是白痴,还是你自己脑子不好使?”

    纳兰云颖也唯恐天下不乱:“没错,你这个女人,别以为我们是瞎子看不出来,你是故意把我们丢在这个鬼地方的吧?那两个垃圾一样的东西,竟然想设计害死我们,他们是死有余辜,你们不服,就让你们宗主亲自来评评理,还有你,谁知道那两个人是不是被你指使?”

    宋初涵则是大刺刺道:“你们统统可以滚了,下次,让你们宗主亲自过来请我们。”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连削带打,气得玉清三尸神乱跳,一股老火直冲鼻腔,大动肝火,竟然就这么被气出了鼻血。

    “啊啊啊”

    她大吼三声,如发疯的夜枭,大声命令:“所有蓬莱弟子听命,不论死活,给我拿下!”

    “是!”众人一声答应。

    他们早就按捺不住了,几个凡人界被接应进来的家伙,嚣张的没边了,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这还有天理吗?

    可是,天理也要有拳头才能昭雪。

    玉清气怒交加,加上她是这里修为最高的,马上真元狂动,从中召唤出一把长剑,狠狠的朝叶开等人挥斩。

    “死吧!”

    “就算是宗主选择的又如何,杀了蓬莱弟子,那就要偿命!”

    “最多去外面再找几个!”

    战斗,一触即发。

    可是,叶开等人被杀死的场面没有发生。

    一直没说话的,拿出玄阴听地杖就是重重一挥。

    “断月空鸣破!”

    “轰轰轰”

    这还是留手了的,只有三声爆鸣。

    但也已经让所有人耳膜震痛,头晕脑胀。

    玉清的长剑被音爆击中,直接往上一荡,叶开这时欺身而上,左手中指猛的在她的长剑上一弹,一股强绝的力量作用而上。

    玉清感觉握剑的手虎口震痛,剑柄都要拿捏不住,她死死的不放手,可上面竟然传导下来一股巨力,硬生生震裂了她的虎口,长剑顿时脱手飞出,正好扫到了她的发髻,将她盘起来的头发打成一片散乱,还有一把头发被剑锋削断。

    “怎么可能?”

    玉清一连后退三步,瞳孔收缩,满脸不敢相信。

    “怎么会这么强?”

    她以为解宇朋会败,是因为对方手中有神兵利器,几个观鱼弟子败,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是鱼腩修士,没什么用;哪里知道,事实绝对不是自己想的那样。

    而叶开如影随形,就在她的面前。

    右手一拍,五雷八变的惊雷掌,朝她胸口上方拍下。

    玉清撕心裂肺的喊:“你敢!”

    “收起你的自以为是,你在我的眼中,什么都不是,这是免费给你的一个教训,以后不要狗眼看人低!”

    叶开说着话,掌心重重拍在她身上。

    顿时将她整个人拍出去五米远,滚了几滚,身上衣服上全是泥巴和烂树叶,狼狈不堪。

    “轰轰轰”

    剩下几个对上宋初涵等人,同样快速败退。

    甚至在第一次音爆中,就有三名蓬莱弟子直接失去了战斗力。

    “我们走!”

    玉清满脸铁青的爬起来,简直无法面对这个结果,最后还是大喝一声,一行人狼狈逃跑。

    叶开等人也没去追,虽然有张熙熙那张王牌,但也不能做得太过分,至少要有理有据,理直气壮。

    道:“他们这一去,肯定会卷土重来,到时候恐怕会来更难缠的家伙。”

    宋初涵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谁怕谁啊!”

    叶开也不甚在意:“没关系,我想张熙熙应该不会冷眼旁观吧?总不能她的伤很重,起都起不来了?退一万步讲,我们也不会败。”

    纳兰云颖道:“打了几架,我真的饿了啊!”

    “好好好,马上弄吃的。”

    “我要先喝酒,给我猴儿酒。”

    “真是酒鬼!”

    说纳兰云颖是酒鬼,但大家都按捺不住想尝尝,特别还有那通宝猴儿酿,味道更醇,更香。

    喝了两口就不喝了:“酒是好酒,却不适合我,里面的纯阳之力太浓,喝多了受不了。”

    宋初涵也没喝多少。

    两人的灵力状态都属阴,跟这酒的契合度不好。

    纳兰云颖却是喝的美滋滋,很快就喝了半坛子,结果醉倒在地,全身飘香,嘴里咕噜咕噜说起胡话来。

    宋初涵在她胸口重重抓了两把,纳兰云颖丝毫没有反抗,只是啊啊的疼叫了两声,她咯咯笑起来:“这小春猫,原来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我多抓两把。”

    叶开道:“别捏太重啊,明天起淤青的。”

    虎妞眼一白:“你心疼啊?怎么没见你心疼我,捏我的时候就没见你温柔过。”

    叶开连忙道:“怎么会呢,我都很轻的好吧!你看,我还给你炖熊掌呢,对你多好!”

    宋初涵往架在石块缝隙里正在用蓝翎火加热的锅子上看了看,小声道:“老公啊,你把那熊鞭也炖了呗!”

    叶开道:“那玩意很骚的,你要吃呀?”

    她轻轻在他耳边吹一口气:“当然是你吃,以形补形。”

    过了会更小声的说,“我吃你的。”

    一句话,顿时把叶开给点燃了,一把抱住她,放在自己的膝盖上,俯身狠狠的啃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