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580章 求抱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7-02-12
    叶开直接插进去道:“刚才追杀你们的人是血煞门弟子,你们怎么会跟他们结仇?还被他们赶尽杀绝?”

    “血煞门?”

    刚才腹部受伤,情况最严重的男人听了后跳起来,一脸惊诧,“怎么可能?血煞门为什么要来对付我们?我们在魔门中都排不上什么号,也从来没招惹过他们啊?”

    另一人道:“他们还去灭了天鹰宗呢!”

    又一人开口:“这么说,都是血煞门做的了。”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叶开从他们话中得知,这些人在血煞门杀到之前就得到了消息,也做了一些准备,所以最后还有这些人跑了出来,不然肯定是无一幸免的结局。

    叶开眉头皱紧了起来。

    总觉得血煞门在暗中准备什么大动作,从上次劫渡船到现在对魔门中下层势力动手,他们在干什么?

    难道是没有灵石资源了?

    所以才来打劫的?

    正在暗暗寻思中,那女子忽然满脸恳求道:“叶少侠,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

    叶开哦了一声:“你说。”

    女子道:“我们七绝寨就在前方不远处,先前血煞门的人冲进寨子,见人就杀,能不能请叶少侠陪我们汇过去看看?也许……也许还有我们寨中的活人。”

    这个话她说的一点都没有底气,按照刚才那些人穷追不舍,誓要杀了他们的样子,寨子里肯定好不了。

    叶开没说话,看了看陶沫沫。

    陶大小姐虽然生性傲娇,却也向来是心地善良的姑娘,马上朝他点点头,娇声说道:“反正就在附近,那就去看看吧,说不准能抓到几个活的血煞门弟子呢!喂,你刚才为什么把他们全杀了?一个能问话的都没留下,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以后要学聪明一点。”

    “呵呵,好,还是大小姐聪明伶俐。”

    叶开小小拍了记马屁。

    倒把旁边的七绝寨人看得目瞪口呆,叶开连大魔女这样的高手都敢强上,还把银线鬼婆给就地格杀了,更别说大闹昆仑,可如今居然听一个小姑娘的话,还称呼她为大小姐,这个女孩到底是谁啊?

    对这些惊骇膜拜的目光,陶大小姐心里暗暗得意,倒不是因为这样有多享受,而是此种目光是因为叶开才得来的,有种别样的情愫在里面。

    随后,一行人前往七绝寨。

    说是不远,其实还有点路的。

    方才他们一路逃亡用了最快速度,现在体力渐有不支,走起来就要慢了许多。

    走了没几步,陶沫沫就拉住了叶开:“喂,我脚疼。”

    这表情,活脱脱求抱抱嘛!

    看到叶开眼中的笑意,陶大小姐的脸上挂不住了,俏脸一红道:“没鞋子穿,真的很疼,不信你试试。”

    叶开笑了笑,他就算在刀上行走,走上一百天也不会觉得疼。

    当然他也不会傻乎乎给她弄出一双鞋子来,美女求抱就已经够主动了,拒绝的话简直是造孽了。

    伸出手往她膝盖处一托,立即一个公主抱将她抱了起来。

    “啊”

    陶沫沫一声轻呼,连忙环住他的脖子。

    拍了他一下娇羞的低语:“你干嘛抱我啊?”

    叶开看着她如水的眸子,疑惑道:“不是刚才你求抱吗?难道我会错意?”

    “我是说,用背的。”

    “嘿嘿,其实我也喜欢用背的。”

    陶沫沫立马想到那样子他又要摸自己的脚,暗骂一声恋足癖,嘴里道:“算了,就这样吧,便宜你了。”

    两人神态亲密的抱着走路,还小声的说着什么,尽管只要功力凝聚在耳朵里就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在场谁敢啊?引起了两人的不高兴,后果可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承担的。

    走了足足半个小时,陶沫沫在叶开的怀里都要睡着了,迷迷糊糊中,终于来到了七绝寨。

    别看这个名字像土匪窝,真正看见却另有一番景象。

    不仅面积巨大,建筑规模也非常庞大,考究。

    站在大门前,感觉这就是沙漠中的一座巨大城池。

    叶开忍不住先用不死凰眼朝里面大致观察了一番,发现沙漠城池的中间有一片巨大的湖泊,下面应该连着地下河,难怪能在这种地方建城。

    但随后,他发现里面的情况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凄惨!

    城池里到处都是尸体,大多数全身漆黑,只剩下皮包骨头,血肉不知道被何种手段吞噬了;从衣着上来看,大部分都是平民百姓,显而易见,七绝寨真如一座城市,修行之人所占的比重并不大。

    可越是如此,越发看出血煞门的人惨绝人寰。

    “炳叔!!”

    进城没多久,随行的一男子大叫一声,扑到了一具尸体上面。

    那人死去的时间并不久,胸口一个大洞,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陶沫沫也算是见过死人的人,可哪里见过眼前如地狱般的画面,当即惊叫一声,把整个脑袋都埋在了叶开的下巴下面。

    “没事,没事,你闭上眼睛。”

    叶开两手没空,下意识用下巴顶了几下她的脑袋。

    这种姿势一般也就情侣之间才能做出来,不过现在情况特殊,周围全是被杀的尸体,以及乱七八糟被毁坏的房子等等,哪里有心情想那些。

    叶开将整个城池都看了个遍,最后开口道:“血煞门的人应该已经走了。”

    七绝寨大小姐抱着她的儿子,神情悲切,嘴里喃喃道:“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一中年人道:“快,我们先去看看寨主还在不在。”

    赶到寨主府……

    “爹!”

    女子抱着儿子差点一头摔倒。

    她的父亲,也就是七绝寨的寨主,整个脑袋被割了下来,被一把插在地上的长枪刺着高高举起。

    陶沫沫好奇之下,偷偷看了一眼,结果差点就要吐了。

    叶开一把捂住她的嘴:“喂,你可别吐我身上。”

    陶沫沫呜呜两声,瞪大眼睛含糊道:“喂,你给我洗过脚的,洗手了没有?”

    叶开点点头:“洗了。”

    “……不对,你后来又摸我了。”

    “摸了也没事吧,你自己的脚,都洗干净了,舔舔都可以啊!”

    “你怎么不舔?”

    叶开立即把手拿回来亲了一下,笑道:“舔过了!”

    可现在,那手又捂上了她的嘴。

    间接……接吻啊!

    好吧,直接接吻都有过了。

    一番检查下来,七绝寨中无一活口,除了被叶开救下的几位。

    经过他的提醒,有人去检查了一下七绝寨中放灵石资源的地方,果然如叶开所料,什么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