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563章 私奔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7-01-31
    两人说了一会话,生疏的感觉渐去。

    但跟以前学校时相比,依然多了一层隔膜,陶沫沫有时看他的眼神颇为幽怨,但也是一闪而逝。

    叶开记挂着七叶黑香花,聊了一阵后,问道:“沫沫,你爷爷在家吗?”

    陶沫沫微微一怔:“你找爷爷做什么?是你在炼丹上面又遇上难题了?说吧,或许我”

    说到这里忽然想起前段时候父亲说过的事情,表情一僵,又是酸溜溜又是佩服的说,“听说你现在连四级丹药都能炼制,已经是四级炼丹师了,如果不是我爸跟我说,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当初,你可是对炼丹什么都不懂的,现在把我甩得那么远。”

    叶开笑道:“这就是天赋嘛,说明我对炼丹方面特别合适,当然还要谢谢你这个小师傅,领我进门,不过咱们不还做了一段时间的师兄妹吗,一日为师兄,终生为父。”

    “你怎么不去滚哦!”

    陶沫沫作势又要开踢,却被叶开一把扣住了脚腕,哪知她穿的是一双粉红拖鞋,这一下倒把拖鞋给踢了出去,一只白生生粉嫩嫩的玉足落在叶开的眼皮子底下。

    肌肤晶莹如玉,足趾秀气可爱。

    没有涂趾甲油,那豆寇上也粉红亮泽,整齐干净。

    足底滑腻小巧,曲线柔美。

    叶开看得眼神一呆,就忘了要放下。

    陶沫沫因为拖鞋踢出去,就感觉非常囧了,现在玉足被他拿住,感受到他手掌上传来的火热,更是心头一颤,脸上浮起晕红,娇嗔道:“你看什么呀,还不快放开我?”

    “哦,哦!”

    叶开松手,干笑道,“大小姐你脚下有气劲,我怕被你伤着了,所以未雨绸缪,先下手为强。”

    陶沫沫脚上火热不再,心头竟然升起一丝失落感,尽管她早就知道自己和他再无可能,可感情这种事就那么神奇,明知道不应该,就是会忍不住去想,忍不住去碰触。

    她脸色更红,又是气恼:“你,你才有脚气呢!”

    叶开忙说:“沫沫,你误会了,我说是气劲,可不是脚气,我刚才闻过了,你的脚香喷喷的,绝对没有脚气,谁敢说你有脚气,我就跟谁急。”

    “你,你还说?”

    “不会吧?难道你真有脚气,那我再闻闻看。”

    “去死!”

    陶大小姐真的羞急了,光着一只脚跳着就扑上去,可不知怎么的,一个没平衡身体打横着就要摔出去,手忙脚乱的挥舞。

    叶开连忙伸手一揽,托住她的柳腰,轻轻一带,顿时拉回到自己的怀里;陶沫沫双手下意识的护在自己胸口,小腹却跟他紧紧贴在一起,四目相对,一颗心慌乱的狂跳。

    “哎哟,辣眼睛,辣眼睛,我的一双老眼哟!”

    正在这时,一个老头的声音不合时宜响起,又是夸张又是搞怪,来人正是陶宝老头子,这会儿躲在叶开身后,两手捂着脸,手指缝却比什么都大,正从里面看着两人。

    陶沫沫脸烧如火,连忙挣扎着从叶开怀里离开,羞涩道:“爷爷,你干什么呢?”

    陶宝挤眉弄眼道:“唉哟我的乖孙女啊,是爷爷不好,打饶了你们俩亲热,爷爷这就走,这就走,你们当我从来没出现过啊!喂,小子,你没听见吗,快点抱住我孙女亲嘴啊,愣着干什么?”

    这老头速度奇快。

    一下绕过去,把陶沫沫推进叶开怀中,然后怪笑一声,从大门口出去了,偏偏正好这时零琦玉换完衣服过来,两人差点撞了个元宝。

    零琦玉惊呼道:“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陶宝手指放唇边:“嘘,不要影响我孙女搞对像。”

    之后,一指点中她的软麻穴,扛着她就出去了。

    再看这边,陶沫沫又撞进叶开怀中,这次措手不及,不仅胸前重重挤压了一回,整个人挂在他身上,一只脚也不小心拐了一下,痛得她直抽冷气。

    “怎么了?”叶开扶着她的腰问道。

    “脚,脚拐了。”

    “啊你爷爷可真是,我帮你治一下。”

    “别,不要”陶沫沫连忙拦住他,“你那个治疗术越治越痛,我我怕痛,不要,一会就好了,你去把我鞋捡回来。”

    叶开点点头,扶着她在旁边一条石凳上坐下,这才过去帮她捡鞋,回来见她正在揉脚,挺痛苦的表情,有点没话找话:“听说喜欢粉红色的女人,拥有一颗少女之心。”

    结果就引来她的好一番白眼:“难道我不是少女?不是少女也怪你!”

    叶开顿时哑口无言,将鞋子放在旁边,心里有点想去找陶宝,可是那老头脾气古怪,那七叶黑香花又非常珍贵,没有陶沫沫的帮助,他可没把握得到手,眼下只好先讨好这位大小姐。

    他试探着问:“很疼吗?我帮你用灵力揉揉。”

    她看了他一眼,把脚往他那边移了移。

    叶开脸上一喜,立即抓起她美妙的玉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轻一下重一下的揉捏起来。

    陶沫沫看他脸上一副陶醉的表情,顿时有点生气:“你是不是有点心理变态啊?给别人揉臭脚都很享受的样子,你索性去足浴店上班得了?”

    叶开尴尬一笑,不自禁摸了摸鼻子。

    陶沫沫一晕道:“你个臭变态,还真闻啊?你怎么不舔呢?”

    话一出口,她就后悔了。

    这么污的话,怎么符合自己的青春少女形象?而且他要是当真了,真的舔下来怎么办,是让他舔呢?还是让他随便舔?

    叶开呵呵笑道:“沫沫,你要是去长青大学赤着脚登高一呼,说让男生舔你的脚趾头,一千块一次,你肯定能赚个盆满钵满。”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变态?恋足癖!”

    “那也不算什么缺点,我恋也只恋自己喜欢的人。”

    陶沫沫心头一跳,暗想这难道是他在表白?

    可是随后他就专心按揉,不再说话了。

    “喂,你刚才说找我爷爷,到底有什么事?刚才他难得出现,你不抓住机会,说不准一会他又不见了。”陶沫沫转开话题,这才想起他这次来的目的。

    “是这样的,我听说你爷爷手里有七叶黑香花”

    他把来历说明,直言想让她帮忙。

    陶沫沫把脚缩回去,嗔了他一眼:“真是笨蛋,刚才怎么不早说,我爷爷这人没定性的,说不定现在去哪儿了,快去找。”

    “你的脚”

    “早就不疼了。”

    “啊,那你刚才”

    “揉着也舒服啊,有免费脚底按摩做,本小姐傻了才不干。”

    叶开立即道:“沫沫,你帮我弄到七叶黑香花,我帮你做一个月脚底按摩。”

    陶沫沫道:“去你的吧,你是想满足你的恋足怪癖哼,等拿到了再说吧!”

    一路跑出正厅,在一个偏房门前遇见了全身绵软坐在那里的零琦玉,她开口喊道:“沫沫”

    “妈,我们找爷爷有急事。”

    陶沫沫说着,拉住叶开就往前面跑。

    零琦玉气得鼻子都歪了,心想:真是女大不由娘啊,可就算要男人,你也不用吊死在叶开这棵歪脖子树上吧?他可是已经收了沐欣和沐宝宝,你再加进去,那算个什么事啊?自己在二妹面前也抬不起头来。

    想当初,她可是把叶开说的一文不值,还赌天发誓,陶沫沫绝对不会嫁给叶开当老婆。

    陶沫沫和叶开很快离开了偏房,但是找了一圈,竟然没找到陶宝。

    问了个庄子里的老人,这才知道老爷子刚回来呆了不到五分钟,马上又离开了。

    陶沫沫撇子看叶开:“你看吧,都是因为你的恋足怪癖,现在爷爷跑掉了,看你怎么办吧!”

    那老人闻言眼神怪异,在两人身上看了一阵,无声的笑了起来。

    “酋伯,你在笑什么呀?”陶沫沫心中羞涩的问道。

    “哈哈,我是高兴呐,家里就快要办喜事了。”

    “什么喜事?谁的喜事?”

    “小小姐你啊!”

    “酋伯,你怎么我不跟你说了,真是为老不尊。”

    陶大小姐一阵脸红耳热,连忙拉着叶开逃离。

    几分钟后,她问叶开:“你要的那什么花,急吗?”

    叶开点点头,那东西是给叶凰炼制丹药用的,用来补充她的神魂力量,上一次在蜀山已经消耗得太多,这次为了帮助他驱赶邪佛,又消耗了一次,的确是越快越好。

    并且每次想起叶凰对自己的帮助,他都觉得亏欠良多,如果一开始没有遇见她,真不敢想象现在的日子过成什么样了,也许,自己早就死了吧!

    对他来说,叶凰是比亲人还亲的人。

    陶沫沫又问了一遍七叶黑香花的名字,然后咬了下娇俏的红唇,道:“这样,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她说着跑回正厅,中途看了看零琦玉,没有帮她解穴。

    叶开走过去想帮忙解,不过收到了陶沫沫的暗示,她竟然让叶开别动。

    知道这其中必定有什么隐情,他装模作样在零琦玉身上戳了几下,但都不是真正的解穴方法,最后无奈道:“陶夫人,给你点穴的人功力非常高,手法精妙,我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解,只能慢慢等它自己解开了。”

    过了一会,陶沫沫竟然背着一个包从正厅出来,偷偷摸摸朝他招手。

    他看了眼零琦玉,跑过去小声问:“你干嘛呢?”

    陶沫沫嘘一声道:“别说那么多,你带着我悄悄溜出去。”

    叶开大吃一惊:“你想私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