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271章 生理卫生课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11-22
    祖雁在部落里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她漂亮,聪明,做事果决。

    最重要的一点,她有个来历不凡的母亲祖雁的母亲并非部落里的人,而是来自九黎世界的圣城,一名身份高贵的大家族小姐。

    那位小姐偷偷从家里跑出来游历,结果机缘巧合认识了祖雁的父亲,两人从此结缘并私定终生,并且生下了祖雁。

    可是,就在祖雁三岁那年,那位小姐的家人终于找到了她。

    得知她竟然与人结婚生女,家族震惊,硬生生将她绑了回去,还把祖雁的父亲打成了残疾。

    但她有一个身份高贵的母亲,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她母亲走的时候曾经留下话来,等到她成就渡劫期的那一天,就会回来寻找女儿。

    所以,祖雁在部落里是个特别的存在。

    她长的很漂亮,小时候就很漂亮,部落里很多男孩子都喜欢她,可那时候大人们都会告诫自己的孩子,千万不要妄想去得到她,她的父亲就是先例和榜样;于是乎,就算祖雁后来长大成怀春少女,甚至跟部落里一个她喜欢的男孩子告白,结果也是无疾而终,反而把人家给吓着了。

    活到现在,她还没有跟一个男人如此亲近过。

    而叶开手臂夹着她奔跑,手掌理所当然的按在她的腹部,可随着跑动的颠簸和震动,祖雁的身体慢慢下滑,不知不觉中,叶开的手就跑到了她的胸部上面去。

    她的脸腾的一下更红了。

    从来没被男人碰过的胸,这次居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碰了,还按得很紧;可是身体上传来的滋味非常奇特,令她又羞又恼。

    她看了看叶开的脸,发现他很专注,眼睛警惕的看着前方,偶尔四下扫描,脚下奔跑的速度也是飞快。

    “如果我反抗或者骂他的话,他会不会一气之下不救我的族人了?”

    “算了,为了族人们,就当被妖兽抓了吧!”

    叶开的身影在黑漆漆的夜里就像一个幽灵,很快,他就到了断牙山的后山。

    “喂,两条路,往哪边?”他开口问道。

    “”

    “喂,大姐,说话。”叶开手里抖了抖,想提醒她,可这时才发现手感不对,软绵绵,鼓囊囊,对他这样的男人来说,这种感觉已经非常熟悉了,基本上每天都会碰到,哪里还不知道手掌下面的是什么,赶紧一把松开,“对,对不起”

    “啪!”

    祖雁的身体毫无预兆的掉到了地上。

    “你怎么这样,摸了人家,还摔人家。”祖雁低着头说,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呃”叶开心说糟糕了,这表情,不会又要被扑倒吧?

    其实他想多了。

    这完全是青春少女被摸了一路后身体起了反应,生理影响了心理,本能的作用;当然了,叶开长得高大英俊,修为高,本事大,不但救了她,还帮她救族人,另外说话的样子还很奇特,有种幽默感,跟部落里的人不一样,无论从哪方面都是能让少女倾心的男孩子,心理微微有点涟漪,有点喜欢,是很正常的事情。

    她哪里知道,凡人世界的男孩子,经受过各种电视剧和网络剧以及无节操网络新闻的洗礼,说话大多如此。

    “我刚才没注意,你怎么不提醒我?没弄疼你吧?要不要揉揉?”

    叶开的话更让她无地自容,羞涩难挡,头也低得更往下了,心里想:“得了便宜还卖乖,真是讨厌的家伙。”

    “哪边?”

    “什么?”她思路还局限在对异性的晕迷中。

    “走哪条路啊,大姐,左边还是右边?”

    “啊左,左边,不是,右边,右边。”

    “到底哪边?”

    “右边!”

    叶开点点头道:“行行,那这样吧,我在这里挖个坑,把你埋了”

    “你要杀我?”她惊叫起来,急急往后退。

    “没有!大姐,你是不是对男人过敏啊?”

    “什么是过敏?”

    “就是被男人碰一下就会变成花痴,你不是有个特别的能装泥人的技能吗?我挖坑,你躲进去,接下来我还是自己上去吧,你这状态,我有点害怕。”

    “”如果地上有个洞的话,祖雁肯定想钻进去得了,太丢人了,堂堂部落最聪明的女子,竟然被说成是花痴。

    地上有洞吗?

    有!

    叶开很快就给她挖了一个:“怎么样,够不够深?你要竖着进去,还是横着进去?”

    “你,你先走吧,我自己来你,小心点。”

    “放心,你自己别被抓了就好,哎,开始以为挺精明的,没想到关键时刻变傻妞了,真是我了个去啊!”后面的话是飘进祖雁的耳朵里的,一瞬间,她整个人都不好了,刚才因为误会愧疚而对他产生的特殊好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严重的不服气和郁闷。

    “竟然说我是花痴,傻妞,过分,真是过分!”

    “就算你救了我,也不能把我说成这种女人,我我会证明给你看看的。”

    有句话,越在意,就会越在乎。

    祖雁现在很想证明自己的能力给叶开看看,于是,本来要躲进洞里的她,改变了主意,她决定跟在叶开的后面,帮忙去救族人。

    她往前悄然前行,可是,叶开早就从她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这是一条通往断牙山上的蜿蜒小路,她也没有走过,只是听部落中曾经被巫魔抓到上面,后来又逃出来的族人说过,似乎连巫魔们都不知道有这么条路。

    二十分钟后,她终于爬上了一座山峰。

    正要看看山峰上有什么时,忽然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

    “嗯,哦哦哦”

    “这是什么声音?”

    “怎么又像难受,又像舒服,难道是有人受伤?是我的族人?”

    她这样一想,马上就要朝声音来源处去看。

    正在这时,从她身后伸过来一只手,一把捂住了她的嘴,拖着她往后退;在她大惊失色剧烈挣扎的时候,叶开的声音响起:“喂,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让你钻进洞里去吗?”

    “钻什么洞啊,你听那里有声音,听起来很痛苦,肯定是从我们部落抓过来的女人,正在受到非人的折磨,我要去救她。”祖雁说道。

    叶开一头黑线:“大姐,你有没有上过生理卫生课?”

    摇头,一脸迷茫。

    “x教育普及呢?”

    还是摇头。

    正在这时,前面岩石转角里传来的声音更加大声,歇斯底里,那是女人h上天的声音,可祖雁却说:“你听,肯定出事了,我要去”

    “去吧,但是你最好轻点声,别让人发现。”

    祖雁果然悄悄走了过去,然后睁大眼睛愣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