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1240章 报复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11-22
    ,。房门口。

    黑脸瘦小的老太太踩着小步子走进来,眼神闪闪的看着他们。

    “你有办法?”

    云娇娇道,几个人的目光都在她身上来回扫描,总感觉这老太婆透着诡异,不像她说的那么简单。

    “我可以想办法把结界的力量削弱一部分。”老太婆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云娇娇终于问出来,“一个能够削弱九黎山腹地结界力量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泛泛之辈,你应该有什么目的吧?”

    “呵呵呵……”老太婆诡异的笑起来,那一双异常寒碜的眼睛射出骇人的光芒,“老婆子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房间里那两个人的蛊毒,在这天下也只要盘王蛊神灯能解了,你是九黎族的人,既然知道那么多典故,应该对它有所耳闻吧!”

    云娇娇点点头。

    盘王蛊神灯相传是远古时期盘王的精血所化,是所有蛊毒的克星,能解万蛊。

    “好吧,多谢婆婆相助,我们需要时间考虑考虑。”

    “好,不过时间要抓紧了,那两个人恐怕等不了太久。”老太婆出门后,几个人就在房间里商量,这一次,叶凰直接用神魂力量布下了小型结界,不让外人听见。

    经过一番商议,几个人一致认为那老婆子的身份不简单,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宋初涵的父母也不能不管,不然虎妞肯定会自己想办法,那后果不堪设想。

    去是一定要去的。

    但是需要一些准备,至少需要等地皇塔融合完成,生人可以遁入里面。

    叶凰最后决定

    “先离开这里,回凰派。”

    “叶开,你教云娇娇玉女心经功法,到时候跟红绵一起修炼,把她叫过来帮忙。”

    “我需要闭关,去修罗幻境。”

    第二天,一行人就准备先行回去。

    黑脸老太婆听到这个决定没说什么,还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瓷瓶:“里面是十颗迷蛊丹,如果中蛊之人中间出现问题,可先服下丹药缓解,到时候送来这里找我,我自有办法暂时保住他们的性命。”

    来的时候叶凰和江碧流都在地皇塔内,一辆suv刚好够,回去时就显得拥挤了,最后江碧流和云娇娇自己走,叶开开车,第三天来到凰派。

    …………

    “玉女心经总共有十六招,六十四式,四重大境界,分别为形意,虚势,阵域,无敌,我现在教你的是基础运气法门。”

    凰派某一练功房内,叶开跟云娇娇盘膝相对而坐,教她《玉女心经》的内容。

    云娇娇所学甚广,蜀山派中也有不少阴阳互助的法子,她听了一阵后就听出其中味道了,一边感受叶开的真气在她体内流转的路线,一边说道:“小叶子,这门功法奇异的很,好是好,但很依赖男人,这是一个修炼鼎炉的功法吧?到最后,是不是咱们就需要那啥啥?”

    叶开见她眉目中尽显妩媚,心头一震道:“你想多了,我的天龙御灵术就是专门为《玉女心经》准备的,只要不是强行提升修为,并不需要那样。”

    “是吗,那你跟你的腿模师娘那啥过了没有?”

    “怎么可能?娇姐,你能不能严肃点,咱们练功呢!”

    “哦,你按着我这里,我严肃不起来啊!”

    “啊”

    叶开一怔,这才发现自己的一只左手不知不觉居然放到了她的大腿上。

    “好了,我们现在就来练习一遍。”

    云娇娇身体属于阴,叶开则为阳,两人功法互助融合,体内的真元马上互相交缠,合为一道,在两人体内快速流转,转换。

    云娇娇金丹后期的修为,很快,跟当初红绵修炼时差不多的场景再次出现。

    她所有的阴性真元一股脑涌出来,叶开的身体一下有些承受不住,只靠双手经脉难以做到全部接收,而溢出的部分就是浪费了。

    “娇姐,得罪了!”

    叶开调动全身妖佛道三修的真元,源源不断用左右手交互,一边凑上去,用嘴对准她的红唇,当舌尖相触时,一股澎湃的灵力冲进身体。

    匆忙中,叶开看见云娇娇的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反正这种修炼主要是叶开主导,云娇娇不需要怎么用力,嘴一吻上,她两条玉臂就跟美女蛇一样缠了上来,明明是练功,她的舌头却在里面绕来绕去,香气四溢。

    “喂,娇姐,你不怕我走火入魔啊?”

    “姐就怕你不擦枪走火,这回你逃不掉了吧,这可是你主动来吻我的!”

    “……”

    要说跟一个美丽的熟女接吻,叶开心里并不抵触。

    何况这还是蜀山掌门的女人,有句话叫什么来着,老婆是别人家的好,这么一想,心里有种奇异的冲动。

    待到云娇娇死死的将小丁香在自己里面转来转去,叶开连忙将体能容纳的真元分配好,停止了天龙御灵术的运转。

    “怎么停了?”她传音。

    “你太乱来,再继续下去真要走火入魔了。”

    “咯咯咯,小叶子,姐让你知道什么叫走火入魔。”

    在叶开措不及防之下,她居然一下点中了他的穴道,将他一把推倒在地。

    叶开一惊:“啊,娇姐,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她一把将他的衣服扯掉。

    “你,你不是来那个了吗?”

    “好了啊!”

    一声银铃般的笑声后,云娇娇一下坐到了叶开身上。

    不一会,响起了动人的呼声。

    在这修炼房中,不怕声音泄露出去,云娇娇像个草原上的女骑士,连连娇喝,上下颠簸,热情如火。

    叶开在不经意中,看到了她眼中的仇恨,或者还有复仇的快感。

    “妈的,果然,她是在报复那个男人。”

    “自己只不过是她复仇利用的工具而已。”

    如此一想,他的心里也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管她呢,自己送上门来,还不用负责,有花堪折直须折。”

    “娇姐,解开我的穴道,我让你飞!”

    “咯咯咯,好啊,姐就等你这话呢!”

    “啪!”

    叶开穴道一解,立马野蛮的像一头犀牛,接下来演绎的全是疯狂。

    “蓝飞羽,你看见了吗,姑奶奶现在是别人身下的玩物,这顶绿帽子,我让你戴一辈子!”云娇娇在云端高声呼喊,叶开眉头一皱,心里有点不爽,于是再次暴风骤雨。m.,更优质的体验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