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969章 炸炉,炸庙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提炼!”

    “火候!”

    “手法!”

    “丹火阵列”

    叶开看得一丝不苟,不死凰眼功能全开,将陶宝的每一个动作都进行了分解,转轮眼作用下,更可以得到细致的分析。

    虽然陶宝没有手把手的教给他,也没有言语上的沟通,但是叶开的透视功能不仅看到炼丹炉里面的细微变化,更将陶宝如何操控丹火的手法和技巧都看的一清二楚,他的手指转动方向,肌肉拉伸弧度,除了身体里的灵力操控,别的方面完全没有隐藏。

    “好,真是太好了!”

    “陶沫沫的炼丹技巧跟老爷子的比起来,还是有着天差地别的距离。”

    “一些经验和细微的技巧,必须是在长年累月的炼丹中才能学会,甚至有一些连炼丹师本身都不是很在意,但我现在等于将他身上的所有的技巧全都复制了过来,剩下的就是在无数次的实践中去体会其中的用意。”

    此刻的叶开,就好像一块干瘪瘪的海绵,突然遇到了大量的雨水,拼命的吸收水分,充满自己。

    陶宝的这一次炼丹,时间用了很久。

    因为是第一次炼,所以很多细节需要依照丹方上面的内容反复推敲,研究,琢磨。

    并非有了丹方,就可以轻易炼制成丹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零琦香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叶开和陶沫沫的面前。

    当看到陶沫沫脑袋枕在叶开肩膀上的时候,她的柳眉就竖了起来,似乎很是生气。

    她一步一步的靠近,站在两个人的正前方。

    而就是这一站,本来就开着透视功能的叶开,直接就穿透了她的衣服,看到了她的内在美,呃,居然穿着红色的小内,里面的草料真是太茂盛了;不过他只是瞄了一眼,根本无暇去理会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到底是谁,因为,陶宝现在已经在做最关键的一步,凝丹。

    %22叶开!%22

    零琦香开口,顺便一把将陶沫沫从叶开的身上拉开。

    不过,叶开依然闭着眼睛,他是听见了,却没有半点反应,他的精神力全都集中到了老爷子凝丹的手法和丹火的运动中,那才是最最关键的一步,成则成功,败则全功尽弃。

    “凝”

    陶宝在里面大喝一声,他手中的丹火原本安静的如同处子,可就在这一瞬间,化为了漫天的火种,的火焰将整个炼丹炉都包围了,但叶开发现,无数细微的火种在各自的位置上不停的跳动,转移,然后形成一个漩涡,先是一点点的旋转,再逐渐的加快,这个加速度非常小,如果不是因为他有不死凰眼,甚至都傻傻分不清楚。

    陶宝的手法也变得无比温柔,在炼丹炉上面,仿佛在抚摸美丽的新娘。

    “轰”

    直到最后一刻,无数的火焰快速流转,叶开极度专注的盯着看,可就在这个时候,自己的身体被人重重的推了一下,一个讨厌的女人声音喝道:“叶开,你给我装什么哑巴,站起来。”

    “我靠!”

    最重要的时候居然被打扰,让他错过了一秒钟的变化,叶开心头非常恼火,也不管什么,重重的一推:“滚开!”

    他的精气神依然锁定炼丹房中的炉子。

    金魂魔阎丹最大的原丹已经成了,接下来就是拉丹,他现在根本无暇去管别人,在他的眼中也没有别人。

    然后,她就听见一个更大的喊声:“啊,叶开,我杀了你!”

    零琦香做梦都没有想到,叶开会突然伸手推了自己一把,而且推的位置是她最最羞人的两腿间,那被男人的大手一推的“疯”情啊,她是真的要疯了。

    “轰”

    叶开的肚子上被重重的踹了一脚,这一脚,他毫无防备,直接就被踹了一个跟头,连着长椅都翻掉了,叶开整个人翻了出去。

    “啊,我吵你个祖宗!”叶开真是要气晕了,特妈最后的一步啊,拉丹的技巧啊,陶宝因为是炼制一种新的五级丹药,全都按照最苛求的炼丹手续操作,这是多么好的一次观摩机会,最后竟然被人破坏了。

    等他翻过来再去看的时候,突然一片火光迸发,紧接着耳朵里听见“轰”一声闷响。

    “炸炉?!”

    “我了个大擦,怎么可以炸炉呢,这是我独一份的炼丹材料啊,炸了就没了,我亲爱的凰姐姐,那可怎么办?”

    叶开愣神吐血的时候,她对面的零琦香同样炸了,里面炸炉,她是炸庙,叶开不仅摸了她的隐私,还骂她。

    “姓叶的,今天有你没我!”她说完直接发飙,狠狠的一脚朝着叶开的脑袋飞踢,感知到强劲的劲道,叶开回过神来,不死凰眼一扫,她的动作立即分解,一伸手,就捏住了她的脚,甚至她的一只高跟鞋都飞了出去。

    他此刻的脸色非常不好,该死的,简直太该死了。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零琦香,手指上也非常用力,几乎都要把她的脚骨头捏碎;零琦香的修为是元动境后期,按正常算都比不上叶开,那真正的实力更没法相提并论了,她使劲抽了几次脚都没有抽回来,在叶开的眼神逼视下,更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寒意,一瞬间,她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陶沫沫终于从昏昏沉沉中醒过神来,第一句话就是:“啊,爷爷的丹炼好了吗?”

    然后才是,“呃,小姨,你你让叶开帮你抓痒吗?”

    叶开的头脑也在这一刻清醒过来,错过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全被零琦香给搞砸了,自己脑子进水了才会给她抓痒;而就在这个时候,炼丹房的门被打开,一身黑漆漆的陶老爷子从里面跳了出来,哈哈大笑道:“我终于炼制成了五级丹药,终于能炼五级的丹药了,哈哈哈!”

    叶开脑子差点一晕就醒不过来了。

    特娘的,不是你说只要丹方正确,就能炼制出丹药来吗?怎么炼制个五级就开心成这样,那就是说明,刚开始说的什么五级六级都没问题,完全是吹牛比啊,以前一次都没炼制成功过。

    而且,你都炸炉了,怎么喊成功了?

    老爷子你没事吧,受刺激的话,我帮你去配药啊!

    叶开手一丢,差点将零琦香摔个四脚朝天,这才跑过去叫道:“老爷子,你没受刺激吧?这都炸炉了,还炼成功个什么呀?”

    老爷子哼一声:“好你个小王八蛋,居然不相信我老人家,你看看这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