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968章 透视眼偷师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叶开坐在地上,并没有站起来,耸耸肩也没说话。

    陶沫沫轻轻笑了笑,她知道老爷子的习惯,炼丹的时候是绝对不容许打扰的。

    事实上,陶宝平时嘻嘻哈哈哈,老没正经,但是一到炼丹的时候,却是非常严肃的,这一点,叶开用不死凰眼已经看到了;而且他越是如此,叶开才越放心将材料给他,帮忙炼制。

    陶沫沫道:“我爷爷就是这样,希望能成功叶师哥,等丹药炼制成功了,你能带我去见师傅吗?我很想见见她。”

    “行啊,没问题。”

    叶开收回了视线,陶老爷子一动都不动,他看着也没劲。

    随便聊了两句,陶沫沫才切入正题,询问起关于曹二八那边的事情。

    叶开仰头看看她,拍着旁边的草地道:“坐,仰着脑袋看你太累了。”

    陶家的这方天地,不知道做了什么处理,就算是在大冬天的,温度也不是很低,可谓四季如春,草地还是绿油油的,整齐的如同国际绿茵场,看着很有在上面滚一滚的欲望。

    陶沫沫却撇撇嘴没有动,她现在穿的是一条白色牛仔裤,要是坐下去,等会儿那里还能起来。

    叶开呵呵笑着,又扫了一眼,因为那美丽凸显的臀线,这一次无意中就开启了透视功能。

    这一瞄上去,里面的美丽一览无遗,白生生的臀非常诱人,里面居然是一条黑色蕾丝的小内,他记得以前她都是穿白色的或者卡通的,果然女人都是会长大的。

    “宝宝叫我表哥,她现在失踪了,我自然也很着急,可是我动用了一些手段,始终没有找到消息,而麻衣门我也只有老曹的联系方式,他如果开机的话,我想他马上就会给我回消息的,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祷和等待,放宽心,宝宝的面相是福相,不应该是短命的人。”叶开出言安慰,宝宝是她的闺蜜,更是表妹,两人的感情一向要好,他看得出来她心里的担心。

    陶沫沫道:“宝宝这次实在太冲动了,但是”

    她看了叶开一眼,“宝宝这么做,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为了你,你知不知道,她喜欢你,不是假的?”

    叶开摘了一颗青草含在嘴里,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思绪如云飞起,他的脑子里想起了与沐宝宝相处的无数个镜头

    “本宝宝叫沐宝宝”

    “表哥,以后我就叫你表哥吧!”

    “表哥,你买的早餐真好吃”

    “表哥,我做你的小老婆吧”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无可否认,这个童颜巨x的小丫头给了他很深的印象,也一起经历了不少有趣的事情,甚至还有那真挚的初吻。

    “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叶开问陶沫沫。

    陶沫沫翻了个白眼:“不知道,你自己的事情,自己做决定,不过,她跟陆贝贝的婚约已经正式取消了,宝宝还把陆贝贝的父亲打伤了,宝宝的爷爷亲口取消的。”

    “哦”叶开不置可否,这时候却想到了沐欣,过了会说,“任何决定的前提,都是她平安归来,我相信,她会出现在我们的眼前的。”

    “我也相信。”

    两人一坐一站的说话,偶尔有路过的人,看见陶沫沫会尊敬的喊“大小姐”,对叶开则是报以好奇的目光,估计都在猜测这个青少年是什么人,难道是大小姐的心仪之人。

    “大小姐,你不想坐,不如就回去吧!”叶开道,他的不死凰眼看到陶宝在里面动了一下,然后站起来,似乎要动手炼丹了,老爷子并没有察觉到叶开的偷窥,所以叶开打算全程监控,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

    陶沫沫却倔强的说:“难道就你关心师傅?我也关心,我跟你一样,等着爷爷从炼丹房出来。”

    叶开一愣:“这,需要吗?”

    “不需要吗?”

    “需要吗?”

    “你当在拍大话西游啊!”

    “我只是不想经常仰着脑袋看你,其实这个角度看,大小姐的身体很棒。”

    陶沫沫呯的踢了他一脚,她记得以前叶开跟自己说话都挺一本正经的,反倒跟宝宝经常开玩笑,其实她不喜欢他一本正经的时候,没什么趣味,可她是千金大小姐,有淑女风范,这样的情绪是不能表现出来的。

    她张望了一下,将二十米外一张用来露天休息的黑色长条凳给搬了过来。

    “谢谢!”

    叶开马上坐了上去,因为他发现屁股有点潮湿了,草地坐久了就会这样,有凳子坐谁坐草地,还有蚂蚁咬大象的危险。

    “这是我自己坐的。”

    陶沫沫盯了他一眼,有些气鼓鼓的旁边坐下,再看叶开时,他居然闭上了眼睛。

    其实叶开这时候,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在不死凰眼上面,不仅透视全开,转轮眼也全部开启。

    透视功能下,他根本不需要睁开眼睛,眼皮那一点薄弱的厚度,根本挡不住透视的能力。

    炼丹房里,陶宝的一举一动,全都在他的观察下面他先是检查炼丹的材料,检查的非常仔细,然后在一口很大的水池里,将材料重新清洗了一遍,这才按部就班的处理材料,祛水,提取,凝练

    淘宝的动作很慢,他的丹火呈,而且丹火距离炼丹炉有一定的距离,呈圆阵,在炼丹炉下不停的旋转。

    里面在炼,外面在看。

    时间过得很快,马上就天黑了。

    陶沫沫有点坐不住了,她在这里无处事事,可没有像叶开这样有目的性的偷师来得有趣,当一名管家来叫他们回去吃饭的时候,她推了推叶开:“喂,去吃饭了。”

    “不去!”

    “是我妈托人来叫的。”

    “不去,你回去吧!”

    叶开眼睛都没眨一下,老爷子不愧是高级炼丹师,对火候的掌握非常好,即便是第一次炼金魂魔阎丹,他的动作也行云流水,看着就像在跳一种舞蹈,有着韵味。

    “哼!”

    陶沫沫咬了咬牙,跟管家道:“回去跟我妈说,我要等爷爷炼丹出关,寸步不离,让她不用来叫我了。”

    管家犹豫了下,答应一声走了。

    可是,又等了一个小时,她实在撑不住了,眼皮越来越重,忽然就倒在了叶开的肩膀上。

    因为宝宝的事情,她这几天并没有休息好,人困马乏,这样干坐着又非常容易打瞌睡,所以才会如此。

    而叶开全神贯注的盯着里面,根本就没察觉到肩膀上的异样。

    他,偷师正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