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955章 想收你为徒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米有容自己都惊愣了好一阵,都有些不敢相信。

    不过,这盒子里的精纯木属性灵气,也就开启时喷出来的一口,要多也没有了。

    曹老笑着点点头:“看来,这套青帝木皇针,是找对主人了,小神医,你就收下吧!”

    米有容这才知道,里面这九根木针,有着这么好听威风的名字,不过

    “老先生,这么贵重的礼物,我不能收。”

    就算她修真知识再怎么缺乏,也知道这套针绝对非常珍贵,这套针,有长针、短针、粗针、毛针,刀针、勾针、管针,扁针,圆头针,正是针灸术中需要用到九类针。

    曹老哈哈大笑起来:“小神医,你不想要,我还真就要强行给你了,实际上,这套青帝木皇针不是我老头子的,而是一位朋友,托付我为它找到有缘之人,小神医,你拿了这套针,也算是帮了老头子一个大忙。”

    米有容傻傻呆呆,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拿了人家的东西,还叫帮人家的忙。

    她看向叶开,不知道该怎么办。

    曹老又笑了笑,道:“如果你觉得无功不受禄,那就让你这位朋友,给老头子我烧顿饭吃吧!”

    他指了指纳兰云颖。

    这事情,怎么越来越古怪了呢,到底哪里出问题了?

    纳兰云颖脸色微红:“老先生,我我不会做饭。”

    这个现实问题让曹老明显一愣,不过纳兰云颖马上推着叶开道:“但是,我家男人会做,做的很好吃。”

    叶开无语,自己这个男人做的有点不太像样了啊,家里的女人,会做饭的好像只有。

    果然还是姐姐最会疼人,回去一定要好好帮她捂捂脚,哦,这绝对不是恋足癖,而是,姐的玉足,是件艺术品啊!

    “呃,噢,那要不我给老先生烧一顿?”

    曹老意味深长的看看叶开,点点头。

    为了对得起那套青帝木皇针,叶开也算是拿出了全部烧菜烧饭的本事,期间还是米有容进来打了个下手,米丫头家是开饭店的,耳濡目染,加上也时常打下手,当然,没她姐姐那么顺溜。

    想到她姐姐米有怡,叶开终于想起来问道:“丫头,你也好久没回家了,阮姨有没有说什么?”

    小丫头吐了吐红艳艳的舌头:“上次知道我把护士的工作辞了,骂了我一通,说我有了男人不要娘,呵呵!”

    叶开凑上去,在她唇上亲了亲:“今天事了,一起回去看看,我也去扫扫墓,对了,你姐现在怎么样?你姐夫,还跟那个女的在一起?”

    “老姐离婚后,就住家里了,反正现在家里不缺钱花,至于那臭男人,听说跟那女的如胶似漆,都在准备结婚了,过年的时候摆酒那女人怀了身孕,他们家别提多高兴了,哎,要是我能早点治好姐姐的病,说不准也不会到现在这种地步。”她说着轻叹口气,但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把握治愈米有怡的不孕症,她的症状比较复杂。

    “丫头,我想告诉你个事。”叶开斟酌了一下说。

    “什么?”

    “那个叫史亦香的女人,怀的应该不是你前姐夫的孩子。”他将自己发现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米有容果真震惊的叫了一声,“居然有这种事情?那姓柳的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还要跟那女的结婚,到时候还替别人养孩子呢嗯,太好了,这个消息我是不会说出去的,你也别往外说,谁让那没良心的东西对不起我姐姐。”

    “嗯,我知道了。”叶开小心的说,原来小天使也不是全都善良的,也有腹黑的时候,他赶紧转移话题,落到了青帝木皇针上面去。

    足足烧了一个小时,八个菜,一个汤,一碗饭,一双筷子。

    吃的人只有曹老。

    这本来就是烧给他吃的。

    老头也不客气,但只动筷子不动饭:“小伙子,去那边把我一坛珍藏的女儿红拿来,大家都坐,一起陪老头子喝点。”

    几个人面面相觑,还是坐了下来。

    酒很香醇,据说已经在地下埋了三十年,是极品。

    老头没吃多少菜,似乎不太合胃口。

    叶开心想,这假货,嘴巴可真叼,活该饿得这么瘦。

    结果,老头忽然看着纳兰云颖说出一句:“女娃儿,老头子想收你为徒。”

    “什么?”

    “不行!”

    叶开一下跳起来,这家伙又不是真老头,才四十岁的壮年,心想:“麻痹的,我说怎么刚才老一个劲偷看我老婆,还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原来心生龌蹉,收徒?你个病秧子收个毛线徒弟,怕不是对我老婆动了坏心,也不撒泡尿照照。”

    “哼,坐下!”曹老轻轻哼了一声,可听在叶开的耳中,仿佛一个晴天霹雳,震得他气血翻腾,妈蛋,这家伙到底什么来历,太强了吧!

    摇摇晃晃的,叶开坐了下来。

    宋初涵看在眼中,神情一下也紧张起来,气势攀升。

    不过,老头马上又云淡风轻,像快要死掉的样子,喝了口酒道:“女娃儿天赋不错,却走错了道,练得什么乱七八糟东西,你这小子,动机不纯,是将她当成鼎炉了吧?还这么早破了她的身,实在该死。”

    说到后来,他似乎很生气,狠狠瞪了叶开一眼。

    一瞬间,叶开就感觉身体像被大山压住一般,非常难受,不过他体内的三个灵湖马上震荡起来,特别是佛道之力凝聚的灵湖,哗啦一震,那股压力这才悄然逝去。

    纳兰云颖听了不舒服,还有害臊,站起来叫道:“老先生,叶子是我男人,炼什么功,那是我们自己的事,你管得是不是太宽了?得了,这饭也给你吃了,病我看也治不好了,有容妹妹,他这劳什子的破盒子,还给他,回头我给你个更好的。”

    米有容虽然觉得纳兰云颖绝对拿不出更好的,但这东西她拿着确实也烫手,加上老头居然说叶开该死,连忙点点头:“嗯!”

    把盒子放在桌上,站起来就要走。

    曹老眼皮一抬:“全都坐下。”

    一股强横的精神威压散落下来,几个人脸色大变,全都不约而同又坐了下来。

    “你们倒是齐心,女娃儿,你就这么喜欢他?老头子我说他一句,你就跟我蹬鼻子上脸,要打我的模样。”

    “他是我男人。”

    “嗬,跟你娘还真有点像。”曹老苦笑了一下。

    “啊?”这下纳兰云颖吃惊了,“你认识我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