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950章 血煞门的历史问题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爸,妈,我们有点急事,先出去一下!”

    宋初涵出门前,朝房子里面大喊了一声,紧接着跳上叶开的红旗超跑,轰的一声发动,后尾排气管喷出一团红光,飞速而去。

    “诶诶诶,女儿,小叶,你们去哪里啊?”梅雅雁衣衫不整的跑出来,可哪里还能看见人影,她在门口望了两眼,冬天的气温太低,一个哆嗦,她赶紧捂紧了衣服走入里面。

    裹着被子的宋轩,赶紧让老婆上床,用自己的身体帮她取暖,问她怎么回事。

    到现在为止,宋轩依然不清楚自己女儿是名血脉传承的厉害修真者,当然她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血脉传承。

    梅雅雁并没有告诉他,一来宋初涵那几天在觉醒血脉,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贸贸然告诉宋轩,只会让他担心;二来,她那会儿差点被许多玷污,最后虽然逃过一劫,但这事说出来,不免牵扯到学生时代的一段往事,索性压下不提。

    但现在女儿正常的回来了

    “老公,我有个秘密要跟你说,是关于我们女儿的,你听了千万别惊讶。”

    “啊?”宋轩被她说的有点紧张起来,“什么意思?你你你,难道涵涵不是我亲生的?”

    “说什么呢你?不是你亲生,我还跟野狗野猪生的?是这样的,涵涵她身上,有一种血脉”

    就在叶开和宋初涵火速赶往f市009部队医院的时候,九扇门长老会,也在召开紧急会议。

    听说包括景敏在内的五位长老,全都在江南分部里牺牲,一个个都震惊万分。

    江南分部是九扇门里一致认为最弱的一个,虽然上一次在个人赛中成了一匹最大的黑马,但那是一名供奉的实力,与综合实力关系不大,可就是这样一个分部,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让人不吃惊?

    “是谁干的?”

    “是啊,景长老可是九扇门元老,建立功劳无数,又是神动境巅峰的实力,谁能将他们一起杀死,就算是金丹期高手,也未必能做到吧?”

    “莫非,江南分部也跟上次的东海分部一样,被其他势力渗透,给我们做了个局,结果景长老等人被一网打尽?”

    长老们深夜聚在一个巨大的会议室,足足有二十几名之多,一时间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各种猜测的都有。

    也是被上一次神秘岛上的事情吓怕了,所以现在一出事,就先往那个方向考虑。

    雷高格神情悲戚,按了下手道:“这次情况有所不同,但的确出现了叛徒,江南分部的一名队长,叛变了,不过这么紧急召集大家过来,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说,袭击江南分部的敌人,是血煞门。”

    “啊,是血煞门?”

    “能确定吗?血煞门真的还存在?”

    “血煞门重现人间,这是要出大事了啊!”

    有几名长老立马现出惊容,好像听见了非常严重的问题,比刚才还要情绪失控。

    另一名年龄不大的长老则问道:“什么是血煞门?血煞门很可怕吗?”

    雷高格道:“石长老,你还年轻,可能不太了解血煞门这个势力,但是经历过千年前冥魔大乱的门派,肯定印象深刻,终身难忘,当然,从那个时候还能活到现在的,无一不是修为高深的老怪物了,但口口相传还是多少能听到一些;血煞门的出身非常诡异,据说跟另外的世界有所关联,当年,血煞门在一年之内崛起,迅速发展,里面高手如云,邪恶霸道,处事非常极端,差一点就要统治了整个世界。

    后来我们这个世界的正魔两道合作,东西方势力全面联合,才将血煞门打败。

    那一场战役,前辈高人牺牲无数,听说还动用了洪荒神器,在不周山大战九天九夜,打得日月无光,把不周山都打到了虚空领域;血煞门众多凶魔,最后被几位超级高手联合,逼进了冥魔世界,切断了那个世界与外界的联系,连带着,我们这个世界与外界的联系也受到影响,同样被切断。

    不然的话,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哪里会有这么灵气贫瘠?也没有外来的修真之人。”

    一席话,将那年轻的长老说的目瞪口呆。

    在这片土地上,居然还发生过那么轰轰烈烈的事情。

    雷高格继续道:“当年,血煞门应该已经全部退入冥魔世界,现在居然再次出现,那就绝对不能忽视,如果冥魔世界与我们这边的通道再次被连接,打通,那后果不堪设想;现在的我们,可早已没有了以前的超级高手存在,全都在那一战后,离开了。”

    一时间,人人脸色凝重。

    要真是发展到那种地步,那不但是大夏国,整个世界都要掀起巨大的波澜。

    经过短暂的商量,众长老决定,连夜跟修真联盟的领头人联系。

    再将这个消息,通知四大门派。

    血煞门的事,刻不容缓,万一真的出现无可挽回的情况,那也可以事先做出安排。

    f市。

    009部队医院。

    叶开和宋初涵赶到的时候,米有容和纳兰云颖也在,九扇门一众受伤女队员都安排在同一区的病房里。

    不过,情况好像不是特别和谐,病房里有争吵的声音

    “胡闹,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怎么可以给病人做手术?无证行医,这是能干的事情吗,啊?”

    “以前是个护士?护士是医生吗?”

    “出了事怎么办?这是动手术,你以为是剪手指甲啊,一个不好,就是一条活生生的生命”

    然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你特妈是谁啊?凶个毛啊凶,有本事,你来治,你能不能治,不能治给我死开。”

    不用说,这声音是纳兰云颖那个女汉子的。

    米有容受了委屈,眼泪汪汪的,拉着纳兰云颖道:“颖颖姐,咱们不说了,不能治,那我们走好了。”

    说着这话的时候,叶开和宋初涵进门。

    “猪头老公!”

    米丫头喊了一声朝叶开跑过来,一头撞见怀里,委屈的吧嗒吧嗒掉眼泪。

    叶开抱着她,心疼之余一阵皱眉,看到病房里除了病人外,还有几个护士,几个医生,刚才大声训斥米有容的,是一名大肚子中年男,西装革履,人模狗样。

    “你过来!”他指了指那大肚男,冷冰冰的说,“你这么大声呵斥我老婆干屁啊?你知不知道吓着她了,给我过来,鞠躬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