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898章 做男人不容易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叶开回到别墅后,马上询问凰关于狐狸姐姐的现状。

    无缘无故激活了血脉,总感觉不太对劲。

    不过凰告诉他,对于九尾一族的血脉激活,觉醒,以及其中的传承,不是九尾族人,是很难了解的,她也不太清楚目前宋初涵的情况,因为这是关乎一族的辛秘,也是永恒传承的关键;实际上,自洪荒传承下来的神兽、洪荒妖族等等,其传承都有自己的保密机制,这可不是简简单单规定族人不能泄露秘密,而是建立在血脉中的一种咒言。

    一旦有泄密的危机,立即被咒言控制,情况严重的,甚至直接自毁肉身,神魂俱灭。

    所以说,即便叶开可以用搜魂术对人进行搜魂,但是真的碰到超级高手,或者有这种咒言的血脉,搜魂术轻者失败,重者还会被反噬,也是存在危险的。

    叶开听完凰的话,只好耐心等待。

    想想这毕竟不是坏事,血脉激活,传承觉醒,那宋初涵就可以学到很多九尾的本源技能、功法,她将会成为一名超级高手,身边有个超级高手保护,他何乐而不为。

    叶开在家里想象的美好,又想起刚刚跟米丫头的亲热戏还没有演完,一想到她小巧可爱的嫩舌,禁不住一阵回味,于是偷偷摸进了她的房间去。

    哎,做男人也不容易,既要做到雨露均沾,哄的女人开心,还要精通夜袭偷情,演戏精湛,一个字,累死个人了。

    而在第一人民医院。

    出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

    刚刚在一瞬间晕过去的所有病人,都在半个小时后自动醒转过来,但是让所有医生和护士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人里面很多原本患病挺重的,甚至都下不了床混吃等死的病人,在醒来之后居然精神焕发,病痛也全都好了。

    “啊?我的胸口不疼了,真的,一点都不疼了。”

    “我的心悸毛病好像也正常了,你们看你们看,我的心电图,数值是不是正常?”

    “哎哟我去,我刚被撞断的腿,怎么一下子好了,都能走路了,老子不是在做梦吧?护士,美女小护士,快点过来,我要拆石膏啊!”

    六号住院楼里面其中一些病房里,充斥着各种奇怪的声音,值班医生和护士纷纷赶过去检查,一个个露出匪夷所思的表情。

    就连被老婆踩破了蛋蛋的许厚德,居然也奇迹般的复原了伤势。

    不过变成了血块的许多,就算有大罗金仙下凡,也是没办法复活的了。

    “多多,我的儿子!”

    “我怎么这么命苦啊,杀人偿命,杀人偿命啊!钟局长,你是警察局长,你可不能包庇下属,警察杀人你们是亲眼所见,你们还站在这里做什么,快去把杀人凶手抓起来啊!”

    “许厚德,全都是你的错,现在儿子死了,你开心了,你是不是想着马上就能跟那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去过小日子啊?我踢死你,我踢死你!”

    许多的母亲可真是有着不折不挠的精神,刚才已经踢碎了自家老公的蛋蛋一次,这会儿居然又开始狠命的踢,可怜的许厚德,原本还因为失而复得处于意外的惊喜中,没想到一下子又被踩碎了,其中的疼痛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白眼一翻,他又晕了过去。

    几个警察看的阵阵胆寒,特别男人见到如此场面,就没有不缩蛋的,下面总觉得凉飕飕。

    “邹易凝,快去阻止她,以家暴伤害罪带回刑警队;另外”钟振宇说到这里,叹了口气,“派人去拘捕宋初涵。”

    “局长,队长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这个许多,对她母亲”

    “所以你们要加快调查,但是宋初涵公然杀了人,必须带回刑警队。”

    “局长,队长的实力,我们没这个能力啊?”

    “通知九处的人。”

    很快,军情九处s市驻点的人接到了消息,配合刑警队展开行动,前往香榭梧桐园抓捕宋初涵。

    同时在保和镇,也有当地警方组织警力,去宋初涵的老家抓捕梅雅雁。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戴着猪头面具的黑衣人,悄悄来到了叶开的家门口,这人身手敏捷,高来高去,踏着飞剑从外面飞过来,在小区里绕了几下,就找到了叶开他们所在的别墅。

    这人自然就是默言。

    陆无双的调查能力也是够强的,马上查到叶开的落脚点,将地址给了他。

    而默言笃定叶开肯定是在医院那里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宝贝,所以才满口胡言,快速离开,他要在叶开彻底炼化宝贝之前找到他,将那宝贝据为己有,从那瞬间散发出来的灵力强度看,他觉得,那宝贝起码是灵器以上的级别,甚至有可能是灵宝。

    “叶开,你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太碍事,挡了我的路。”

    默言从面具后面射出来的目光,充满了阴冷。

    想到这里,他直接脚掌一踏,整个人冲天而起,朝着别墅的阳台上落去。

    可就在他身体才冲进别墅庭院范围的一瞬间,忽然感觉眼前一亮,刺目的光线令他睁不开眼睛。

    “不好!”

    他一下紧张起来,在双目一闭的瞬间,立即一个后空翻,朝着旁边落下去。

    他怕有什么暗器袭击过来。

    然而,实际上并没有,在他双脚落地后,四顾一看,当时就傻眼了。

    他发现自己居然到了一个阳光灿烂,鸟语花香的地方,在自己的不远处,对着阳光,正站着一名穿白色长裙的女子,虽然看不到女子的容貌,但这个画面,默言曾经无数次在梦境中看见过。

    “娘?!”

    他伸出手,轻唤了一声。

    但,下一秒钟,他就察觉到不对劲。

    “是幻境!”

    “这地方怎么会有个幻境?是阵法?”

    默言闭上眼睛,尽量不去看那女子,心中惊涛骇浪,他是藏剑高徒,也见识过不少阵法,但如此真实厉害又快速的,他却从来没遇到过;他确信自己是刚刚冲进别墅范围,时间非常短,一秒钟都没有,身上也没中过任何可以致幻的药物或花粉,他是如何中招的?

    “难道是陆无双算计我?”

    默言胸怀野心,但在人前装作正人君子,云淡风轻,实际上他谁都不相信,只相信自己。

    他知道陷入阵法中,肯定马上会被阵法主人察觉,如果不能及早脱身,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全身灵力运转,召唤出自己的本命剑,也不管身在何处,狠狠的一剑劈砍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