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887章 庞大的计划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市,政府大楼门口。

    梅雅雁刚刚开完妇女动员大会,结果就接到了来自许多的电话。

    “梅阿姨,知道您今天在s市开会,现在还没走吧?我想请您吃个饭。”许多其实就在大楼左边的过道上,远远的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对女色的欲望,一段时间没见,梅雅雁的容貌更美了,皮肤也更好了,就连胸和屁股,似乎也比以前更加挺翘诱人。

    许多自从上次被叶开整了一次,在刘市长面前丢脸又打脸之后,在政途上并不顺利。

    刘进副市长对他有些若即若离,说不出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想要再进一步,已经非常难了,除非另想办法谋出路,他曾经跟刘副市长提过下放到地方,积累经验,可是刘进并不表态,显然没那意思。

    他将这一口怨气都推到了叶开和宋初涵的身上,觉得就是他们害得自己现在不上不下,工作上受到冷遇。

    他却没想过,当初要不是宋初涵出言求情,他现在早就做不成秘书了。

    今天,知道梅雅雁在这里开会,他心生一计

    “啊,是小许啊,会议刚刚开完,我正打算回去呢!”梅雅雁并不知道那天发生的事情,由于挂念着他爹曾经对自己的援手,她对许多还是很不错的,“小许啊,你在刘副市长身边做事,事情重要,吃饭就不用了吧,改天有时间的话,再说。”

    许多心里冷笑了一下,自己现在在刘进面前,不冷不热,忙个屁,这还是拜了你女儿之赐,嘴里却说:“梅阿姨,瞧您说的,我是想啊,上次跟小宋产生了一点误会,我正想借机解释解释。”

    梅雅雁一愣:“啊?你跟我女儿产生了误会,什么误会?”

    许多马上一顿,心想:看来宋初涵并没有把事情告诉她妈,那就好办了。

    他马上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工作上的一点分歧,这样吧,梅阿姨,我已经订了酒店,晚上我做东,请阿姨吃饭赔罪,哦,我父亲也会过来,他老念叨您,说多年老同学了,到了s市也不来家里坐坐,那一起吃个饭总可以吧,同窗的情谊不能这么断了,两家人应该多走动走动。”

    梅雅雁一听就没办法了,只好点点头:“那,好吧!”

    叶开回家的时候,顺道买了不少新鲜的海鲜和蔬菜。

    宋初涵的老妈在这里,他这个准女婿怎么也要好好招待,烧一顿丰富的海鲜大餐犒劳犒劳,也算是表示自己的孝心,同时他有个不可告人的秘密,昨晚一不小心摸了不该摸的,今天孝敬一下,也可以减轻自己心里的负罪感。

    哪知道刚回到家,就接到宋初涵的电话,说她妈今天跟同僚们一起会餐,不回家吃饭了。

    梅雅雁这漂亮美妇人没跟女儿说实话,怕女儿知道自己跟老同学见面有什么想法,或者到时候到老宋那里提一嘴,又要多生枝节。

    这里其实还关系到当初的一些小故事,梅雅雁当初对许多的父亲的确动过心,毕竟救命之恩,在当时那个年代,还是非常注重的,且那位许德厚也是一位才子,相貌堂堂,要不是当时发生了一些误会,两人或许真的走在了一起,也就没有宋初涵这个女儿了;不过因为误会,两人分开后,梅雅雁嫁给了老宋,许德厚也早已成婚,等到误会解开时,早就物是人非。

    当然,那时候的一些青春往事,也早已淡了,只不过救命之恩不能忘怀。

    叶开听了自然没说什么,这样最好,不然一起吃饭他还觉得挺尴尬呢!

    “小老公,海鲜给我留着点,我晚上有个任务,也要很晚才能回来,晚上你去接一下我妈,你的号码我已经告诉她了;哦,对了,你跟其他姐妹之间的事情,我妈是不知道的,你如果跟哪个睡觉,记得一定要偷偷摸摸,千万别弄出大动静来,就这样了,白白!”宋初涵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叶开笑着摇摇头,放回手机。

    很快就到了晚上。

    等人商量了一下午,三个女强人加上一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魔女,一起定制出了一个庞大的商业计划,她们居然异想天开的想要吃下修真联盟一半的丹药买卖,什么连锁经营、促销打折、会员制、定制服务、拍卖行等等,到最后的计划,竟然是要垄断市场,而且不但在修真界做生意,还要把丹药推广到普通人的市场,简直是脑洞大开。

    叶开听了一点点这些计划,差点把嘴里的龙虾肉给喷出来:“我说几位姐姐,你们是不是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丹药垄断谈何容易?不说我现在还只是一阶炼丹师,就算我是七阶八阶,也炼制不出那么多的丹药,炼丹不是种地,没有灵草灵药,那是没办法出产的。”

    “一个炼丹师当然不够,可以招人啊!一个不够招十个,十个不够招一百个,形成一个系统流水线。”韩宛儿满不在乎的说道。

    “炼丹师那么容易找,也就不那么珍贵了,我跟你们说啊,整个修真联盟,你们除了我,可能找不到第二个炼丹师。”叶开道。

    “啊?这么少?那更好了,物以稀为贵,咱们都不用铺垫发展了,直接就可以垄断了。”说。

    叶开直接无语了,心想算了算了,还是等过几天带着她们去现场考察一番,她们就知道难度了,现在他说一千道一万都是没用的。

    这时他看了眼旁边安安静静坐着的米有容,觉得有点好奇。

    米丫头平时咋咋呼呼像个野小子,怎么现在可以如此安静,难道转性了不成?

    “有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肚子疼,来月事了?”叶开关心问道,“不太对啊,你的日子还没到吧?”

    米有容听了脸一红:“没有,你别瞎说,让姐姐们听了笑话。”

    韩宛儿道:“有容妹妹,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们怎么会笑话你呢,是不是真提前了?”

    “真没有,是我在想事情。”

    “哎呀,吃饭你想什么事情,吃饭的时候你只要想我就行了。”叶开没脸没皮的说,现在这屋子里的人都知道彼此,他索性也放开了。

    “讨厌,我是在想一个病症,我想明天去买一套银针,再买一个练习刺穴的铜人。”米有容一本正经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