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849章 他是我老公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就在叶开胡乱猜测的时候,小女孩抱着鲜花走到了他的面前,带着奶味的声音道:“大哥哥,鲜花需要你亲手送到漂亮大姐姐的手上哦,这样才会幸福美满。”

    叶开愣愣地接过鲜花.

    沐欣脸上微微红了一下,她觉得这花应该是叶开自己准备的,巧巧还不会无聊到这种程度。

    “死小子,还懂点浪漫啊,以为会空手过来呢!”

    “就是花俗了点,送什么玫瑰呀!”

    她这样想的时候,叶开已经将花送到了她面前,笑着说:“鲜花送美女!”

    叶开是想,沐欣也算用心良苦了,自己准备的花让我送,那就借花献佛好了;只是再一想,这女人虽然有点作,但腹中有了自己的孩子,也算是给老叶家传宗接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算了,算了,你自己的花如何能算我的礼物,我再送你一样好了。

    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其实是从地皇塔里取东西,等拿出来时,已经多了一串钻石项链。

    这是他前几天去广州参加展览会时,抽空自己做的。

    钻石是非洲骗来的,链子倒不贵,熏然珠宝做这个行当,弄几条白金的链子非常简单,以他的修为功力,随便捏捏,那钻石就扣上去了,想挖都挖不下来。

    “嘶”

    看到叶开拿出来的钻石项链,上面亮闪闪那么大的钻石,沐大市长也微微吃惊了一把,不过随之而来的是惊喜的神色,身为美女,对钻石当然也是喜欢的,“送我的?”

    “是不是不合适?不合适的话,要不就算了?”叶开哪里看不出沐欣眼中闪过的欢喜,当然是对项链的欢喜。

    “算什么算?我给以后儿媳妇留着的。”沐欣一把抢过去,那在手里欣赏着,以她的身份,自然能看出这钻石绝对是真货,可嘴里忍不住说,“这么大的,不会是假的吧?”

    叶开摆摆手:“当然是假的,玻璃做的,要不你以为我买的起啊?”

    叶开说着就要坐下,那小女孩忽然道:“大哥哥,你送完花了,怎么好不亲大姐姐呀?不亲,我不能走呢!”

    呃?

    沐欣瞄了眼叶开,觉得这小子真是坏透了,明明就是自己找来的托,偏偏还要演这种戏码。

    想亲我,哼,看在这钻石项链的份上,脸上给你亲一下算了。

    同时,叶开也在想,沐欣这女人还真有意思了,给自己制造机会,想让我亲就直说,反正我又不吃亏,难为你如此用心,我作为男人,不答应的话就显得虚伪了,他二话不说就扑上去,捧着她的脸就亲了上去。

    什么脸啊,当然是亲嘴了!

    神秘岛上的时候,都不知道亲过多少回了,就是自己忘记了而已。

    嘴唇被吻住的一瞬间,沐欣就瞪大了眼睛,处于一种失觉得状态,她哪里想到叶开这么大胆,竟然直接亲吻自己的嘴唇,而且这还不止,这家伙,趁自己不注意,还将舌头伸了进来。

    莫名的,她脑子里就想起了两人在神秘岛上滚地洞的场景,那时候的痛,是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是情不自禁回味起那时候的滋味,痛是痛的,但也夹杂着一些别的,比如说:爽!

    她是一个成熟的女人,这种事属于人之常情,何况,怀孕了,对这方面本来就要多一些渴望。

    “啪啪啪”

    送花小女孩居然拍起手来:“大哥哥,大姐姐,好羞羞哦,我走了!”

    说完转身就跑。

    叶开原本想再吻一阵的,沐欣的嘴唇很软很热,有种特别的香味,而且还特别滋润,在他的印象中,属于第一次吻到她,偏偏两人还有了孩子,当中的感觉非常奇特;可是,送菜的服务员这时候就上来了,无奈,只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沐欣有些气又有些恼,还有点别的什么,嗔了他一眼道:“吃饭吧,真是粗鲁。”

    “我看你挺享受的呀!”叶开笑起来,“干杯,哦,你不能喝酒吧,那就喝水吧对了,我,能不能摸摸你的肚子啊?”

    沐欣最近看了不少关于怀胎十个月的书,知道怀孕的时候,让当爹的经常摸摸肚子,是很有好处的,而且还要当爹的跟孩子说话呢,虽然有点难为情,但她毕竟是做市长的,年龄比叶开也要大不少,容易放得开一点,就道:“可以,不过得隔着衣服。”

    “真的?那我不客气了!”

    叶开马上走过去,怀着激动的心情,蹲在她的身下,伸出手去抚在了沐欣的肚子上。

    那一瞬间,他就有种奇怪的感觉,一种血脉相连的亲情,一种生命的传承,乃至于,他跟沐欣,似乎也多了一种奇怪的联系。

    沐欣看着他略显稚嫩的脸,说不出一种什么心情,忽然问道:“知道自己要当爹了,是种什么感觉?”

    叶开抬头,率先看到的是她高耸的胸部,傻笑了下说:“有人要跟我抢奶喝。”

    “我呸,臭不要脸的!”

    沐欣一巴掌拍在叶开的脑门上,这货头一低,就埋到她两腿中间去了。

    “啊”

    “咣当!”

    正好这时候有个女服务员端着菜进来,见到两人如此一幕,当即吓得手一滑,菜碗掉到了地上,里面的东西洒了一地,还烫到了她的脚。

    服务员吓的差点哭出来,连连鞠躬:“对不起,对不起,沐市长,我什么都没看见。”

    沐欣本来就晕红的脸,一下变的血红一片:“你,你说什么?你认识我?”

    这一刻,她真想钻地缝里去得了。

    “啊,不认识,不认识,沐市长,我真不是有意的,呜呜呜”

    女服务员说着就呜呜哭了起来,看到了沐市长的隐秘事情,那还有好啊,工作肯定是保不住了,说不准还要被追杀,可别活不过今晚啊!

    女服务员脑洞大开的想着,越哭越伤心了。

    叶开站起来,板着脸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只要你管好自己的嘴,出去什么都不说,我是不会杀你的。”

    杀我,果然,好可怕呀!

    女服务员的腿都发软了。

    沐欣嗔恼道:“你吓唬她干什么呀?姑娘,你别怕,他是我老公,刚刚我脚麻,他在给我按摩脚呢,不过,我的婚姻状况是必须保密的,所以请你也不要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