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690章 老是爱作怪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叶开的声音很大,当然传到了夏航和孟少源的耳中。

    “怎么回事,老大好像很生气,骂我们是傻泡,难道我们现在打猎的地方不对,难怪找不到什么猎物。”

    “那我们换个地方,不对,他叫我们回去啊!”

    “走走走,赶紧回去。”

    等到两人回到休息的地方,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闻到了一股股臭味。

    当即,两个人差点被熏得晕过去。

    孟少源紧张兮兮的说道:“老大,这,这是怎么回事?”

    叶开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怎么回事?我还想问你们呢,你们摘来的野果自己尝过没有?奶奶个腿的,你们是想把我们全都毒死啊?”

    两人闻言,顿时心头一阵狂跳,差点又要跪下了。

    “老大,老大,我们,我们不知道啊,真的不知道。”

    “你野果,没想到有毒,真的,老大”

    看他们一副战战兢兢的奴才样,叶开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几个自己不能动的,你们去给他们擦屁股吧,奶奶的,差点没被熏死,这么点小事都办不好,快点去!”

    两人被骂了一通,赶紧去处理。

    叶开自己也不闲着,拿了一颗解毒丹出来,再弄了点自己的鲜血,放进一瓶矿泉水中做成解毒汤,跑到纳兰云颖的旁边去。

    “啊,叶子,你先别过来!”

    纳兰云颖正光着屁屁蹲坑呢,而且那味道她自己都觉得难闻,被叶开看见或者闻到的话,她都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叶开站在十米远的地方瞄了一眼,虽然被青草遮住,但还是有一些些美妙可以看到,比如说那白花花的屁屁

    当然这种场合实在不适宜想那种事情,他把解毒汤丢了过去:“这是我刚做成的解毒汤,你赶紧喝一点,幸好只是腹泻。”

    纳兰云颖脸红红的看了他一眼,抓起瓶子喝了两口,赶紧又丢给他:“你快去给别人喝吧,别看我,快走,快走!”

    “呵呵,行,白花花呀,白花花,又圆又大的白花花”

    叶开笑了笑,哼着小曲走开。

    纳兰云颖自然听到他唱的什么白花花,全身都感觉燥得慌,这个家伙,真是越来越坏了。

    哼,肯定是那个虎妞教坏的。

    野果的毒性并不强烈,也就会造成肚子疼痛,腹泻。

    在喝下叶开调配的添加了他自己宝贵鲜血的解毒汤之后,所有人的情况纷纷好转。

    而被叶开施展了一次强效青木咒的郎飞绍,在痛得死去活来之后,手脚上面的伤势迅速恢复,这位将军的儿子记得叶开说过,那黄纸符是他本来留着保命的,现在拿出来给了他,加上效果又如此神奇,心里在想:“这个叶开老弟真是个好人啊,不仅跑到这里来救我,还将自己的保命符都送给我了,回国后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而且这么厉害的牛人,也要好好结交,最好弄过来给自己当跟班,那就牛大发了。”

    他要是知道自己花了那么大心思偷来的钻石,转手被叶开骗走了,还不知道怎么想呢!

    阿大阿二的木材也很快搬了过来,两个家伙力大无穷,用军刀砍树也非常犀利。

    不过让他们搭建木屋就有些强人所难了。

    在叶开纳兰等人的一起努力下,一个简易的小木屋很快落成。

    “叶子,这边再加个桌子凳子。”

    “这里弄个窗户,还有这里这里,弄个卫生间,要加盖的,还要有屏风”

    “哥,你再跟阿大阿二去砍点木头来,弄几个床呗!”

    纳兰云颖的伤势好转,也有了精神头,对搭建小木屋特别有兴趣,在旁边指挥吆喝,仿佛小孩子办家家一样,想到的很多东西都想要。

    叶开还好,灵动境修为的他,拥有一雷半的力量,搭建房子简直是小儿科。

    但纳兰长云却有些吃不消了,累得气喘吁吁:“小颖,不就是一个临时小木屋吗,咱别折腾你大哥了,累得想死了都,你下次跟妹夫结婚,大哥亲手建一幢房子给你们,妹夫,你说怎么样?”

    叶开看看纳兰云颖,看见她脸上红晕,两人这情侣关系可还是假的呢!

    不过他笑了笑,故意说道:“行啊,你这大舅哥送的房子,我还能推辞了,不过质量要过关啊,特别床要结实。”

    纳兰长云大笑:“哈哈哈,一定结实,保证你们怎么折腾都折腾不坏。”

    纳兰云颖在叶开脚背重重踩了一脚,小声道:“臭叶子,谁说要嫁给你了,尽在这里胡说八道,什么床要结实啊?”

    叶开呵呵笑着说:“这不是陪你演戏吗,难道不演了?那我过去跟你哥说,省得他老是妹夫妹夫的叫,我都有点不好意思。”

    他说着真的走向纳兰长云,这下女汉子着急了,赶紧冲过去一把拉住他,压着声音道:“你敢?!”

    叶开看她此刻脸上的表情,嗔恼加害羞,又有点凶巴巴的,就存心逗逗她,笑道:“这有什么不敢的纳兰大哥啊,其实我跟你说个事儿,我跟颖颖呢唔”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纳兰云颖一着急,一下抱住他的脑袋,就这么彪悍决然的吻了上去。

    用自己的芳唇重重的堵住他的嘴。

    “哼,真是气人,竟然真的敢跟我哥说”这是纳兰云颖此刻心里的想法,不过两秒钟后,这想法就被自己反应过来的举动震惊得消失不见了,自己居然再一次主动的亲吻了这个家伙,但是心里其实一点都不后悔,甚至有种怦然心动的甜蜜。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吻了就吻了,能有什么?”

    她彪悍的想着,然后不经意间,就感觉到叶开的舌头一顶,居然跑到了自己的嘴里面去,顿时,脑子里变成了一片空白。

    “咳咳,小颖,妹夫,你们要亲热也不用当着我的面给我表演吧,周围还有那么多人呢,要不,快到木屋里面去吧,大哥我现在就给你们去砍树,保证晚上弄出一张结实的大床来。”纳兰长云看了看旁人,有些无奈的说,不过看见他们如此亲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唇分,纳兰云颖粉脸发热,嗔了他一眼:“你干嘛把舌头伸进来?老是爱作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