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631章 十万出场费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杨白不是没有钱,只不过现在大家都是用卡,谁会没事在身上带那么多现金?

    加上,他压根不认为挑战叶开还要付什么出场费。

    可现在,再一次被踢得滚出教室,让他这个柔道社副社长出离的愤怒,但他对刚才那种感觉又非常忌惮,所以压制着没有贸然动手,而是爬起来说:“那你说要多少出场费?”

    叶开张嘴要说,可是杨绫哼了一声,率先报了个数字:“怎么也要十万八万的吧!”

    她姐姐虽然不缺钱,可她从来不跟姐姐要很多钱,相对一千块,她觉得报出十万八万已经很多了,作为大学生,谁会为了挑战一个人而付出十万八万?

    杨白却点点头:“好,就十万块,今天下午放学后,柔道社见面,叶开,希望这次你别再躲女人后面,当个小白脸。”

    等到这些人走掉,叶开痛心疾首:“绫妹妹,你也太小家子气了,让我出场的费用,怎么也要几百上千万吧,十万块,这是跳楼价贱卖啊!”

    “咚咚咚”

    教室里好几个人惊得摔倒了椅子。

    几百上千万,人家天王巨星的出场费,也没这么高吧!

    倒是杨绫一脸抱歉,弱弱的说:“叶大哥,要不我跟他们去说,出场费改为一千万?”

    “咚咚咚”

    又有几个人摔倒在地。

    今天杨绫的表现,颠覆了同班同学对她的感观认识。

    叶开笑了笑道:“算了,便宜他们,十万块,等会晚上全班同学找个地方吃饭唱k,就当经费好了。”

    叶开此言一出,全班沸腾。

    “啊,你说真的?”

    “真的拿出十万请大家吃饭?叶开,真要这样,放学后我们肯定去支持你。”

    “好,我也去!”

    一群人都你一言我一语,要知道长青大学现在的行情,食堂吃一餐普遍八块钱,省一点五块,一般人每月生活费在一千上下,十万块,算很多了。

    挑战的事情如此定下,叶开并不放在心里。

    不过对柔道社的人来说,却属于大事了。

    杨白走出教学楼,气得一脚踢在旁边的墙壁上,发出一声大响。

    可惜那墙壁是钢筋混凝土,非常厚重,墙壁没什么事,他的脚却痛得要死:“特妈的,这狗墙壁也跟我作对!”

    他抱着脚抽气。

    边上一人道:“白哥,你真的要给姓叶的小子十万块啊?十万块,大伙可以去好几次春天浴场了。”

    春天浴场,就是长青大学一千米外的一个澡堂,不过里面的生意并不正规,有按摩的女人提供特别服务,而且价格低廉。

    柔道社的这些人,经常去光顾。

    “不给怎么办?藤光大师我已经联系好了,那个钱更多,不出这十万块,藤光大师的钱就白花了,再说,我杨白并不缺这点钱,走,回去好好准备准备,在道场装上高清摄像头,到时候各个角度拍下来,可以作为宣传所用。”

    “好,还是白哥想得周到。”

    考古系教室,为了方便说话,叶开坐到了杨绫旁边。

    至于原本杨绫的同桌,知道晚上叶开请客,和乐意跟叶开换了位置。

    “叶大哥,你给我的地图古文字,我刚才临摹了一些去找焦教授问过,可是他也认不出来字样,但他估计,如果这些真是文字,那也是非常古老的文字,而且在大夏国的历史上,肯定没有出现过,所以很可能是其他国家的。”杨绫小声的对叶开说道。

    “这样啊!”

    叶开没想到杨绫的办事效率挺高,就中午的这点时间,已经去问过焦教授了,可惜,他也不认识。

    杨绫道:“叶大哥,我也发邮件给几个行业内的人了,说不准有人认识呢,另外,我也会去查查资料,看看有没有类似的文献。”

    叶开笑了笑:“好,那就麻烦你了,但也不用花太多时间,本来也就是好奇而已,并不重要。”

    “好的,叶大哥!”

    下午上了两节课,都是焦教授关于考古学上面的课程,对叶开来说没什么作用,他就直接在脑海中翻看《炼丹心得》,就是早前跟蓝翎火一起抢来的那本。

    接下来的阶段,他打算炼制一种叫聚气丹的丹药。

    聚气丹其实是补气丹的升级版,一颗补气丹能够补充的灵气是100单位,而聚气丹则是补气丹的三倍;炼制两者的差别,是聚气丹多了一种叫凝灵草的药材,而地皇塔中,他已经收集了不少。

    他看完了《炼丹心得》,还没有下课,无聊之际,就把心神进入魂器,跟陶沫沫交流起来。

    魂器现在贴在叶开胸口,陶大小姐很神奇的能感受到他的温暖,虽然有时候会觉得羞涩,但比自己灵魂封印,处于又黑又冷又寂寞的空间里好太多了。

    “大小姐,你对宝宝的小姑姑,熟不熟悉?”叶开问陶沫沫。

    “干嘛问这个?宝宝的小姑姑,好像是当官的,年纪也不大,听说能力很强,以后有机会进入大夏国最核心的常务,但我不熟。”

    “哦!”

    “怎么了,你个色猴子,不会是在打宝宝姑姑的主意吧?她可比你大多了,而且绝对是不可能跟你有什么的,她们那圈子里的人,对感情是很冷漠的。”

    叶开微微尴尬,不过想起沐欣的所作所为,特别是一意孤行的居然让宝宝嫁给不喜欢的陆贝贝,好像还真是对感情比较冷漠。

    叶开道:“怎么可能呢,我打她的主意干什么,只是宝宝的这位姑姑坚持让宝宝嫁给陆贝贝,现在宝宝烦恼的很,所以我问问。”

    陶沫沫叹气:“生活在宝宝那样的家族,就是有这些麻烦,叶开,你就帮帮宝宝吧,暂时做她的挡箭牌,你就说自己是我爷爷的徒弟好了,这样一来,陆家的人就算要逼迫宝宝,也要掂量掂量后果。”

    叶开并不拒绝,不过却笑了笑:“我做你爷爷的徒弟,那你是不是要叫我一声叔叔?”

    “叔叔你个婶婶,本小姐是你的主子,你是本小姐的小保镖,只是允许你撒个慌骗骗人,你就给点颜色开染坊了?”

    “哎哟喂,还是我的主人了别忘记了,我现在是你师哥,算了,不说这个,差不多放学了,我得去柔道社教训几个傻泡。”叶开说着就要退出心神。

    “诶,等等,你在学校?柔道社教训什么人,喂,你别走啊,师哥,哼,臭猴子,气死本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