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526章 用来打蚊子的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叶开听到关心的语气,心里就感觉暖洋洋的。

    他说道:“姐,我要是不打这个电话回来,你不会一直醒着不睡觉吧?”

    道:“你跟涵涵一起出去,说要对付什么小刀会,我哪里睡得着啊,现在是不是没事了?”

    叶开轻轻笑了笑:“那就是几个不入流的小角色,没什么本事,虎妞一个人就能搞定了,我只是在边上旁观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姐你快点睡吧,她后面还要处理尾巴,估计今天晚上是回不来了。”

    问:“那你呢?”

    “我啊”叶开微微一愣,随即开玩笑道,“我到你们那又没房间,总不能跟你睡一张床吧?”

    静默了几秒钟,小声道:“小弟,自从你去给陶沫沫当了伴读之后,我们就很少见面了,要不然你过来,我们还是像上次那样,在车里说说话。”

    “现在天冷,又这么晚了,还是不要了吧!”叶开说出这句的时候,心里微微有些失落,不过马上又听他说,“这样吧,你把窗户打开,我爬窗进来,你给我准备张椅子就好了。”

    挂断电话,在床上愣了好一会,马上跳起来光着脚去开窗。

    已经到十一月份的天气,虽然不说寒风刺骨,但也有些凉意,不过站在窗口,望着下面静悄悄的夜色,却是感觉脸上发烫,自己摸了摸,然后想起来什么,连忙检查房间是不是整洁,穿的衣服是不是合适,垃圾桶里有没有乱七八糟的东西

    正在她慌忙准备的时候,房门却是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惊讶了一下,心想不会是小弟这么快到了,还是走正门的?就小声问:“谁啊?”

    “是我,熏熏,你睡了吗?”却是韩宛儿的声音。

    “这怎么了,宛儿?”有点傻眼。

    “我有点睡不着,过来跟你一起睡。”韩宛儿其实也是担心叶开和宋初涵,躺在床上根本没有睡意,刚才听见房中有动静,就跑了过来。

    美女这下纠结了,要是让宛儿进来,那等会叶开爬窗进来的时候,怎么解释?

    可是,不让进的话,似乎也不合适。

    情急生智,马上将一杯水倒在了床上,然后才去开门,道:“宛儿,我正犹豫是不是要去找你呢,刚才起来喝水的时候不小心倒床上了,我这里是不能睡人了,要不我陪你去你那边睡吧!”

    出门,关灯。

    她心想,等会小弟进来发现自己不在,应该就会回去了吧,或者去涵涵的房间睡觉。

    可是,她哪里想到,此刻的叶开已经到了她们楼下,而这厮绕到南边望了望,正好看见在韩宛儿的房间坐下,而宛儿却是到厨房间倒了点水,以至于叶开以为这个房间就是的,这厮嘿嘿一笑,身体在空着折了几下,轻轻松松就攀到了窗台上,那窗刚好也是拉开了一条缝隙,他马上钻了进去。

    偏偏在他跳进来的一瞬间,韩宛儿也进来了,一看到叶开,她就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完了,这个冤家,半夜三更回来就爬到我房间,也不提前通知一下,这要怎么解释?

    如此一下吃惊,她手里拿着的水杯就滑了下去,眼看着就要掉到地上。

    叶开眼疾脚快,身形一闪到了她面前,脚尖伸出轻轻一勾,那水杯轻轻巧巧被接了过去,恰到好处,连里面的一滴水都没漏出来。

    可是,韩宛儿还是惊魂未定,就在也在想着“完蛋了,这小弟也真是,连爬个窗都能爬错”的时候,她连忙开口:“熏熏,呃,那个你别误会,叶开他是我刚才让他顺便帮我带点东西。”

    她说话的时候眼睛都不太敢看,脸色酡红,这个借口实在不怎么样。

    可如此场景,她实在想不出别的来了,一边伸出手问叶开:“东,东西呢?”

    叶开也傻眼了,看看,这才把水杯给韩宛儿,心里在想什么东西?伸手到口袋里摸了摸,除了手机,连硬币都没一个,他一边思考眼下的情况,一边随手从地皇塔里掏点东西出来,结果一拿出来,是一把黑乎乎的手枪。

    韩宛儿看到一把枪,脑子里混了一下,此时此刻也想不到太多,拿起手枪一脸干笑:“呵呵,就是就是这个东西,这是用来打蚊子的,效果特别好,我房间里有蚊子”

    她随手扳几下,结果就听见“呯”一声响,一颗子弹射了出来。

    “啊”

    “啪嗒!”

    韩宛儿惊叫一声,手枪掉在地上,整个人都傻了一样。

    也被惊呆了,看着韩宛儿瞠目结舌。

    这时候,睡在隔壁的胡月如也从睡梦中惊醒,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叶,叶开!”

    胡月如刚刚在睡觉,身上只穿了一件非常薄的淡粉色吊带睡衣,更要命的是,她有个习惯,睡觉的时候不喜欢穿小内,结果这么一跑出来的时候,不仅胸口两团兔子肉晃晃荡荡非常明显,上面小可爱突显,下面的光景也是若隐若现。

    叶开一下眼睛都看直了。

    胡月如被他这种赤果果的目光直视,同样受不了,连忙捂住身体:“你们,在干什么?”

    叶开神思回归,连忙捡起地上的手枪,道:“嗯,没什么事,就是在打蚊子胡经理,你穿这么少,小心感冒啊,还是赶紧回床上去睡觉吧!”

    胡月如有些莫名其妙,可也知道自己穿成这样,特别是下面凉飕飕的在叶开面前实在不合适,就跑回了房间;叶开赶紧把门关上,看看里面两个女人,最后索性心一横,拉起韩宛儿的手走到床边,跟并排坐下;再心一横,伸手搂住了的腰。

    两个女人都身体一僵,脸色数变。

    而叶开则是干笑了两声说道:“姐,那个其实,宛儿的那个混账男朋友,就是我。”

    此言一出,是吃惊,韩宛儿则是满脸晕红,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的脸:“熏熏,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