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519章 夜间行动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来人道:“队长,我正想跟你说呢,我发现今天四队的人都奇奇怪怪的,刚才还在一个小会议室里开会,我借故想进去看看,结果那门被锁死了,窗帘也拉得很紧,非常小心谨慎,我觉得他们今天肯定是有什么行动。”

    邹易凝蹙紧眉头:“上次被她破掉人体买卖案的时候也没有这么慎重,那看来这次又被她瞄到了什么肥鱼。”

    她想了想,发下命令:“好,你继续盯紧,就盯宋初涵的几个手下,她本人不要靠近,会被发现的,有情况随时汇报,要是再被她破个什么大案,那就跟没有我邹易凝的立足之地了。”

    “好,队长放心,我一定办好这件事。”

    宋初涵的临时休息室。

    叶开看着吃下丹,闭目运气的宋初涵,心头微微震惊。

    上一次,他记得她只是刚刚突破进入胎动境初期,这过了好像也没多长的时间,居然已经到了胎动境巅峰,再加把劲的话,都要突破到元动境了,这速度比他可还要快。

    “凰姐姐,你在吗,涵涵这修为提升速度是不是会有什么问题?这也太快了,是不是应该压制一下?”叶开询问凰。

    马上,凰就回答:“不需要,她跟你不一样,她是九尾血脉,而且你看她运功时身体周围散发出的浊气,以及从四面八方赶过来的灵力,我可以断定,我这徒弟的血脉纯度非常高,恐怕到了元血重生的地步,一旦血脉觉醒,将会非常厉害。”

    “什么是元血重生?”叶开问。

    “就是指血脉的纯净度,接近原始血脉,元气和鲜血的高纯度,跟九尾一族的嫡系一致,这是血脉延续的一种秘法,具体跟种族有关,你再问,我也没法回答你了。”

    叶开看宋初涵短时间内不会收功,索性自己也服下一颗,运转灵力。

    马上,一股澎湃的灵气团从丹里面爆发出来,流经百穴,贯通经脉,原本灵胎孕育的位置,一团团灵力汇聚,沉积下来。

    这就是积累,现在他是元动境,灵胎转为元气,元气再进一部,沟通天地,直冲,那就是灵动境。

    到了灵动境,就可以对进行修炼。

    呼,吸

    叶开的嘴里喷出一团废气,这是借用丹炼化五脏,再一次增强,将里面的杂质炼出,喷出体外。

    正在这时,宋初涵的身上发出轰隆一声响,小腹处鼓涨了一下,等憋下去时,她全身的灵力都在沸腾,压缩,聚往丹田。

    叶开开启透视,清晰的看到她体内灵胎打破,化为元气。

    就这样轻松跨入元动境。

    “厉害,真是厉害!”叶开由衷称赞,特别是她胸口积累的灵液,再次被沟通,叶开猜想这绝对不是普通的灵液,说不准还是灵乳什么的,见她汲取那特殊的灵液化为己用,叶开也很想扑过去一口咬下去,可还是没动,宋初涵的这处积累在经过前面几个境界的提升,已经有些减少;而这显然是她血脉神奇的地方,自己还是少动为妙,不然影响她的修行。

    “哈哈,我已经到元动境了!”宋初涵睁开眸子,跳起来。

    叶开估计打击道:“不就是元动境吗,有什么好骄傲的,别人跟你这个年纪,都已经神动境了。”

    宋初涵居高临下,生气的一脚踩到他裤裆上:“就不会说点好听的,信不信我踩断它?”

    好在她脚上没穿鞋子,当然也不会真的很用力,叶开开始微微有些紧张,可马上就被她捻动的口干舌燥,一下抱住她的玉腿,轻轻一用力,在小床上双双扑倒:“老婆,帮你突破了元动境,打算怎么谢我?”

    女人妙目生花,两条长腿翘起后勾着他的腰背:“你说怎么就怎么,以身相许如何,问题你敢要吗?”

    叶开被这狐狸精一撞下腹,差点就失控了。

    正要用巨大的意志力强压下去,可宋初涵轻轻一笑,手脚并用,朝下面缩了过去。

    “嘀嘀嘀”

    一阵闹铃声后,宋初涵马上爬起来,匆匆穿上一套作战服。

    时间就定在晚上十点半,根据线报,小刀会跟境外大毒枭会在s市的青港码头交易一笔数量巨大的毒品和武器,时间在午夜一点钟,而她们组的人,在十点半后去现场布局,进行抓捕,到时候只要人赃并获,不怕小刀会有漏网之鱼,甚至顺藤摸瓜,可以抓到真正的组织高层。

    “行动!”

    宋初涵一挥手,整装待发的几个属下鱼贯而出,开上车按计划行事。

    她跟叶开则是单独上了一辆毫不起眼的普桑,这是事先准备好的车辆。

    路上,有看见叶开上了宋初涵车的警察好奇问起,那个男的是什么人?刚好那张超就在车上,闻言道:“一个小白脸记者而已,不用理他。”

    与此同时,在暗处始终盯着他们这组人的二组成员,马上一个电话打出去:“队长,果然不出所料,四组的人开始行动了,他们全都全副武装,开的是普通车辆,目前沿着人民路由西往东方向,我在后面悄悄跟着。”

    接电话的正是二组队长邹易凝,马上道:“好,我们的人也早就准备好,今晚就来个截胡,我倒要看看她到底在搞什么鬼,你继续跟踪,随时汇报。”

    青港码头在五年前曾经是s市最大的海上贸易集散中心,上面分布了成千上万的运输枢纽,不过后来s市又开发了一个深水码头后,海陆空全部打通,更加方便快捷,青港码头就变得冷清起来,听说这里策划要建成一个海滨旅游度假小区,但是迟迟没有动工,这个港口反而就这么荒废了下来。

    晚上十一点钟,这个废弃的码头冷冷清清,上面零零散散堆放着一些破箱子,在海风吹拂下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叶开和宋初涵驾车到码头停下,其余的属下却是在周围分布,随时待命。

    每次遇见这种危险的任务,宋初涵都是身先士卒,冲锋在最前面,顺便还把手下们分布在安全位置,这也是她那帮手下在短时间内就对她俯首称臣的原因。

    “奇怪了,老张,你不是说那个男的是记者吗?怎么搂着队长的腰啊,我靠?”远远的,有个头戴夜视镜的刑警看到站在码头中间的叶开和宋初涵,惊讶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