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452章 哎哟我去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叶开站在浴室门口,看着里面的画面,瞠目结舌。

    他想挪动脚步,可是仿佛被什么东西绑住了一样,眼睛也死死盯着那里,渐渐泛起红光,他张开嘴,从喉咙里喊出两个胡字,但实际上轻微的很,好像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但体内的血脉,却在一瞬间奔腾如潮水,燃烧如烈火

    此时此刻,胡月夕蜷缩在浴缸里,浑身不着寸缕,脑袋上戴着一个耳套,也不知道在听什么。

    但她全身红润,皮肤浮起粉霞,用一种奇怪的姿势躺着,一只手,落在自己的腿间,她嘴里发出奇怪的声音,压抑的,迷幻的,如同梦境,那声音听得叶开血脉喷张,某处狂热,看着她,听着她,一刹那,叶开差点没忍住要扑上去。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平时文静的,优雅的,如同清水芙蓉般的美女老师,竟然在这个时候,蜷缩在自己的浴缸里,做那种羞人的事情。

    “对了,胡老师是成年人了,她还有个女儿,但是好像没有老公,这也没什么。”

    “正常的,一切都是正常的,她也是人,是个女人,可怜的女人。”

    “至少她没有出去随便找个男人胡搞,这年头,随便去酒吧一坐,她这样的女子,如何能找不到男人呢?”

    他像是看呆了看傻了一样,怔怔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那样不堪的画面,那样勾魂摄魄的声音,此刻听在他的耳中,却仿佛变成了一个可怜女人的挣扎,一个可怜女人对命运对世界发出的咆哮,她高亢的哀鸣,激动的颤抖,然后变成压抑的哭泣,最后捂着脸嚎啕大哭,像一个孩子。

    “嘟嘟嘟”

    忽然,叶开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这个声音惊动了半躺在浴缸里的胡月夕,她猛然转头,脸色大变,一会红一会青,她张了张嘴,可什么都说不出来,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四目相对,也许她是彻底的蒙圈了,脑子里完全不能承受这样的现实,她如此的举止,被一个学生看了去。

    “胡,胡老师,我我去接电话。”叶开赶紧抓出手机,转身要逃跑,可匆忙中一瞥,他看到她居然脑袋一歪,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胡月夕,居然被眼前的一幕吓得昏过去了。

    我了个大擦!

    叶开要疯掉了,这时候真想抽自己两个耳光,你说人家在好好的解决生理需要,自己在边上看那么起劲干嘛?还连脚步都不能挪动了,简直就是个色狼啊!

    但是,浴缸里可是有水的,她这一脑袋栽进去,他也不能不管啊,不然的话淹死了怎么办!

    他赶紧三步两步走过去,电话响也顾不上了,只是伸出手去时又有些顿住,毕竟是美女老师,还这么的没穿衣服,甚至还刚刚那样子

    “抱歉,抱歉,胡老师,你不要怪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要为了救你。”

    “你现在昏过去了,所以只能抱你出来,你事后千万别怨我,我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啊!”

    “还有,还有,你千万别想不开自杀,一切都会过去的,明天我就能把事情解决,还你一个清白”

    他絮絮叨叨的一边说一边把浴缸里的胡月夕抱起来。

    入手温暖柔滑有弹性,还光洁溜溜的,特别视线在小腹下一划,奶奶个腿的刚刚把她从浴缸里抱起来,可一激动,手抖了抖,吧嗒一下,一条腿又掉了下去,然后那一低头的风情。

    “哎哟我去,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叶开只看了一眼,鼻血就冒了出来,滴滴哒哒落在胡月夕雪白的胸口,他赶紧移开视线,念叨着不知名的经文,情绪太激动,心情太紧张,他却没感觉到在那一瞬间,胡月夕的身体一紧,微微动了动。

    好不容易把胡月夕抱到了房间里,一探鼻息,正常。

    叶开觉得她只是昏过去了,其他没什么大碍,用毛毯在她身上胡乱擦了擦,再用被子给她盖住,赶紧跑了出来。

    这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他感觉好像过了好几天那么长。

    不止是鼻子流了血,身上还全是汗。

    在客厅沙发上坐了一会,看到茶几上面摆着有笔和纸,他想了想,拿起来写了个字条,悄无声息的放到了美女老师的床头柜上,然后飘然而去。

    这时候,他要是开启不死凰眼回头看一看,肯定能看到胡月夕已经从床上爬了起来,脸上的表情非常精彩,咬着嘴唇拿起了那张纸条,等看完后思虑良久,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居然扑哧一下笑出声来。

    “啊,啊,啊,啊”

    她把自己整个人蒙在被子里面,又踢又叫,似在发泄,最后又蒙住脸大叫:“没脸见人了,没脸见人了,天哪,降下一道雷把我劈死吧!”

    折腾了好一阵,她忽然想起某事

    “这个家伙会不会把刚刚看到的事情说出去啊?”

    “现在学生都不太靠谱,要是嘴巴一快,说给了一些人知道,再传扬出去,那我真的要跳楼了。”

    “不过这人好像还可以吧,刚刚那情况,他要是忍不住的话,我完全没办法反抗呃,难道是他觉得我没有颜柔漂亮,对我完全没有感觉,这臭小子”

    想到这里,她拿起手机开机,给叶开编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发过去。

    此时的叶开走出胡月夕家,在外面透了好一会儿气,这才平复刚才的冲动情绪,想起刚刚的电话铃声,于是又拿出来看了看,发现是小姨方敏打过来的,说到这个跟母亲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姨,叶开心中颇是感慨;在过往的几年来,他都误把她当成了母亲而怨恨着,前两次相见更是没给她好脸色看,但想想她这几年来为叶心付出的医药费,换成最亲的亲人,有些也未必肯出,而她跟母亲却是从小分离,家庭也不算特别富裕,实在难能可贵。

    “小姨!”叶开拨通了方敏的电话,“对不起,刚才手机我没听见。”

    “小开,我听有容说,你现在在长青大学上学,小姨挺开心的,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就是问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到小姨家来坐坐,认认门,你还从来没到我们家过呢!”

    叶开心头暖意,道:“好的啊,我学校里没关系的,随时都可以。”

    方敏道:“那就这周末吧,正好这周末大熊也回来,你们两兄弟见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