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90章 你帮我揉揉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这个臭小子,臭小弟”

    “半夜三更的,居然要跑过来见我,我该怎么办?跑出去见面被别人看见的话,还不当我们在幽会了啊,真是晕了,要命了。”

    本来是躺在床上的,今天白天也是时不时就会看看手机,潜意识里在等着叶开的电话,可一直都没等到,直到晚上一个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实在没忍住于是就主动打了过去。

    此刻的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真丝的吊带睡裙,里面什么都没有,性感轻薄,风姿卓万,可想到叶开说二十分钟后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分多钟,她连忙从床上跳起来,动作飞快地脱去睡衣,露出能让世界上九成女人羡慕嫉妒恨的完美身材,高耸挺翘,白嫩如玉,就这样走到衣柜边去挑衣服。

    “穿哪件呢,黑色内衣,颜色是不是有点深呀?”

    “这件开衫怎么样?好像太古板了!”

    “这件会不会太老气?要不然这件”

    挑了半天,床上已经放了十几件衣服,可她总是觉得不太满意,似乎要打扮出一个完美的自己,可短短二十分钟马上过去,她依然光着身子什么都没穿,皱着眉头不知选哪个。

    人家结婚挑婚纱,都没这么纠结的。

    正在这时,被衣服盖住的手机再次响了起来,打过来的正是叶开。

    大半夜街上没什么人,他开着跑车一路狂飚,马上到了的单元楼下,在电话里笑嘻嘻说:“姐,我到你楼下了,你下来,还是我上去?”

    一惊,连忙有些惊慌的说:“你,你别上来,等一下,我穿上衣服就下来,你等着啊!”

    打完电话,她左看右看,最后选了一套刚刚认为太嫩了的衣服,穿上后心里又想:“这天黑灯瞎火的,我在担心什么呀?他是我小弟,是小弟,只是去见面说说话,又不是偷情,我怕什么?”

    想是这样想,但她还是在一面全身镜里仔细照了一下,这才悄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因为怕声音被宋初涵听见,她连鞋子都不敢穿,赤着玉脚,小心翼翼的打开门走出去。

    “唉呀,鞋子忘拿了,怎么办呀?!”出门时她才想起来,太紧张了,门口的鞋都没拿,可要再进门的话,就增加了被发现的几率。

    正在这时候,叶开的笑声传来:“姐,你很热吗,打算光着脚下楼?不怕踩到狗屎啊什么的?”

    原来他刚刚用透视眼就看到了的情况,见其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差点没笑出来,于是就忍不住上来了。

    “啊”

    她显然没注意到叶开到来,闻言叫了一声,马上又用手掌捂住,压着声音道:“你怎么上来了,吓死我了,我忘穿鞋了,怎么办?”

    叶开目光落在她娇嫩的玉足上,小巧精致,美仑美奂,他笑道:“进去拿呗,不会还忘记带钥匙了吧?”

    牵着嘴角说:“还是算了,被抓到就不好说了,不穿就不穿吧!”

    叶开心里一动,听她这样说,本来挺正常的心里也变得多了些什么,而且这种感觉挺刺激的,他轻笑道:“那我抱你下去,我们到车里去聊聊天,反正偷偷摸摸的,别人也看不见。”

    大美女还没说什么,他就动手将她横抱了起来,抬脚往楼下走去,他以前也这样抱过她,所以并不觉得唐突,只是美女今天心情有些格外激动,身体一贴上他的胸膛,腿弯处被大手兜住,一片火热,她马上全身一颤,脸上浮起一层羞人的粉色。

    “姐,你今天真漂亮!”

    叶开边走边看她的脸,那熟悉的五官让他有种百看不厌的味道,几天不见,心里确实挺想念的,自然而然就说了出来。

    眼神更加飘忽了,但心里无疑是高兴加甜蜜的,只是嘴里却说:“口花花的臭小弟,现在上大学了,是不是也经常这样骗女同学?”

    叶开赶紧说:“哪儿有,学校里都是一些小屁孩,麻事不懂呢!”

    几句话的工夫,就到了车上。

    整理了下有些乱掉的头发,道:“说吧,半夜三更的硬要过来,有什么话想跟我说,搞得这么着急,电话里不能说呀?现在好了,偷偷摸摸的,别人还以为我们这车里做什么坏事呢!”

    叶开笑了起来:“呵呵,车里能做什么坏事?难道车震不成?”

    在黑暗中看着他,虽然黑漆麻乌的只能看到一点点轮廓,嘴角微微一翘道:“你想震吗?”

    也许是黑暗让她变得大胆,居然就如此说了出来。

    可这把叶开问住了,心说想当然是想的,可是你这玄阴绝脉现在震就太浪费了,再说,咱俩这样,真的可以不?

    却自己接着又说:“小弟快二十了吧,喜欢大点的女人吗?涵涵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能看不能吃,很难受吧,你觉得宛儿怎么样,她虽然比你大一些,但是人长得漂亮呀,你不是喜欢她的大%2f屁股吗?”

    叶开一愣,听这话,她是要把韩宛儿介绍给自己做女人,要是她知道自己早把人家给吃干净了,还不知道作何感想呢!

    “韩助理她,不喜欢我吧?”他干笑着说,觉得自己挺虚伪的,“我也不是一定要那样,要是这么说,姐你比我大,是不是早就想了,要是一直找不到修炼功法,总不能自己动手”

    “小流氓!”

    听到这,伸手打了他一下,“谁要自己动手了,再说这些坏事,我,我就不理你了。”

    呃

    叶开惊了下,暗骂自己傻了,可不是韩宛儿或宋初涵,可以开那种玩笑,还能做点更深入的事情,当即笑着赔罪:“姐,别生气,我嘴上没个把门的,你要真生气,打我一巴掌。”

    “打你手疼,我才懒得打呢,哼!”

    “啪!”

    话音刚落,她就听见一个清脆的巴掌声,马上一惊,叫道:“你干什么呀,傻了啊,疼不疼?”

    在黑暗中连忙伸手去抚摸他的脸庞,轻柔而带着焦急,眼神嗔怪却又温柔。

    叶开夜能视物,将她此刻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不知怎么的,心跳就剧烈了起来,脱口说道:“你帮我揉揉我就不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