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82章 一怒杀人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陶沫沫见了连翻白眼,她很肯定的认为,自己就算在表演系再学十年,估计也比不上沐宝宝的演技。

    她这简直就算本色演出。

    围着她的几个人也同样侧目,这演技直接可以去戛纳领奖了,为首的那个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她,前一秒钟还是霸道嚣张的女王形象,此刻居然抹着眼泪要寻死的模样,我了个大擦擦,我拖她了吗,我摸她了吗,我打她了吗?

    男人大呼冤枉啊!

    可叶开却不是这么认为了。

    他跟沐宝宝相处的时间虽然不长,可是她给他的感觉挺不错的,比陶沫沫要好相处的多,还经常帮他说话来着,还甜甜的叫他表哥,多善良可爱的童颜巨x小姑娘啊,居然被这群地痞流氓给侮辱了,给摸了,那还得了要知道,他最恨的就是这种人,这会让他想到妹妹的悲惨遭遇。

    他大踏步上前,在那为首的男人还在愣神的时候,一把抓着他的脖子,眼神冰冷,暴怒:“是你欺负我表妹,是你打她摸她?说,哪只手打的,哪只手摸的?”

    男人有瞬间愣神,他叫,是s市的人,虽然是偏门子弟,可在s市,个姓就是身份标志,没人敢欺负的人,都是人欺负别人,他什么时候被人这么抓住脖子像拎小鸡一样渺小过?

    他的眼神同样变的冰冷,甚至比叶开更冷,心头的怒火比叶开更甚,缓缓转过头直视叶开的双目,寒声道:“你就是这个大胸小娘们的表哥?很好,真的很好,已经多少年没人敢在我面前如此装比了,我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量,接下来,你将会承受我多年积累的怒火,你应该感到庆幸,这是你的荣誉。”

    “呀”

    叶开本来要马上动手把他手脚打断,可是听他说了这一串话,一下子也被惊到了。

    陶沫沫奇怪的眼神在的身上瞄了一阵,感慨这家伙装的比也太大了。

    “妈了个蛋,你这装比货把脑子装坏了吧?老子现在拎你像小鸡,杀你像田鸡,你还跟我装,装你妹啊装!”叶开愣了一会后,更加愤怒了,“不说哪只手是吧,那就当是两只手好了。”

    说完就听到卡擦一声响,他的一只左手臂被叶开一下捏断了。

    “怒火呢,不是有多年积累的怒火吗?特妈的,敢欺负我表妹,摸她,你怎么不去死啊!”叶开冷眼看着他,语气能掉出冰渣。

    “嗷,我的手,我的手”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捏断了手,而且看起来一点内劲都没有,只是靠身体力量,他是的人,在s市可以横着走的大人物,这怎么可能,“啊,啊,你弄断我的手,我要杀了你,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你我姓什么吗?”

    “脑残!”

    “卡擦!”

    又一声骨头断裂,他的右臂也被捏断了。

    两只手耷拉着,大声嚎叫。

    “砰”一声,叶开将他的身体掼在旁边的红色法拉利车身上,问沐宝宝:“还有谁碰你了?”

    一言出,剩下两男两女齐齐倒退一步,看着沐宝宝的眼神有些发寒。

    而痛得大吼:“草泥马,杨彪,杨沫,给我弄死这表子养的,我的两只手都断了,啊,痛啊,我擦,我擦尼妈隔壁”

    “轰”

    话音还未落下,他就被叶开一下拎起来,重重又砸了一下,这下两条腿也断了,不过叶开并没有停下,而是像拖着一个破布袋一样,一下一下砸在车前盖上,那红色的车前盖马上有了另外一种红色。

    如此变故,将在场所有人都吓懵了,陶沫沫两姐妹也看得全身发寒,从来没见过叶开发这么大的火,将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砸得下半身快成肉沫了,那场面,让另外两个穿着性感的女人一下受不了,哇哇吐了起来。

    呼

    叶开砸完后把人扔在地上,长长出了口气,脸上的表情冰冷如霜:“亡母命苦,劳累一生,却不得子女半日孝道,你今天,欺我表妹在先,辱我母亲在后,我叶开虽然不孝,可也不能容你。”

    “你,咳咳”还剩下一口气,只是刚说一个字,就连连咳血,“你,一定会死,你们,全都,全都要死,我我,姓,…”

    说出最后一个字,气绝身亡。

    被砸得下半身都没了,岂能不死?五脏六腑都震散了。

    此刻的叶开,看起来异常狰狞,随后盯着杨家两兄弟,形如杀神,那一个眼神就那些人逼得连连后退,杨彪一脸惊恐的说道:“你,你别过来,我们一点都没动你表妹。”

    “是啊,大哥,你,你表妹在说谎啊,我们真的没动过她,我发誓。”杨沫也说。

    至于两个女子,已经瘫倒在地上。

    叶开眼神一动,看向沐宝宝。

    沐宝宝耳朵,有些不好意思的退后两步:“那个表哥,那个家伙,他手没摸,可眼睛摸了,他老盯着我的这里看啊,都被看光光了,他还要逼着我做他女人,你要是再不来,我真的会咬舌自尽的表哥,你,你好帅”

    叶开点点头:“光是后面一条,他也该死。”

    然后指着杨家兄弟:“你们几个,带着他滚吧!”

    闻此言,杨家兄弟如蒙大赦,只是看看地上不成人样的,实在有些心惊肉跳的,硬着头皮把人抬到车上。

    临走前,那杨彪犹豫了一下道:“刚才死的那人叫,是的人,你们,你们还是快跑吧,不好惹。”

    叶开摆摆手,让他们离开。

    刚才那人说出自己姓时候,他就已经预料到了,个姓很少,s市姓估计就此一家,也许这人还是的某个兄弟,但他并不后悔。

    以前他还不敢惹,但现在,没什么好怕的。

    “我们也走,警察估计就要来了!”叶开说道,看了看兰博基尼,虽然车头有被撞过的痕迹,但好在不是特严重,三个人挤上车后,赶紧离开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