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77章 寂灭刀典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凰刚刚说完,叶开就感觉到识海里多了两个光点。

    那自然就是凰给的《玉女心经》和刀法了。

    叶开毫不犹豫马上翻开刀法,发现名字叫《寂灭刀典》,而凰告诉他,这居然是一门天级的功法关于功法的等级,他在《大千世界百科全书》中了解过,知道功法也分多个等级,普遍高低为天地玄黄天地玄黄四个等级,天最高,黄最次,但实际上在天级以上,还有分类,只是那种东西可遇不可求,有宝级,神级,传说级,而且那种功法,没有雄厚的基础,根本无法修炼。

    这些暂且抛开不提。

    叶开粗粗翻了一遍,发现这门《寂灭刀典》一共分四招,而每一招里面又分为三式,分别为:

    一斩断九幽,断命,断魂,断魄;

    二斩破天涯,破月,破灭,破天;

    三斩灭万法,灭五行,灭乾坤,灭太一;

    四斩诛仙佛,诛仙,诛佛,诛道。

    叶开同学粗粗看完后不禁咽了下口水,你麻辣隔壁的,这寂灭刀典是不是太狂傲了点,一个刀法而已,居然还要诛仙诛佛,这是要逆天了啊,不过想想也没错,前人创出得意的刀法,哪个不给自己的刀法弄个霸气侧漏的名

    字,叫得夸张一点也是情有可原。

    这样看了一点,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小时,期间杨芳一直躺在病床上没有出声,像睡着了一样,但仔细看的话会发现她的眼睛是睁开着的,只是没有焦距,虚幻得犹如在发梦。

    正在这个时候,杨绫匆匆从外面跑进来。

    “姐姐,叶大哥”

    杨绫虽然是阴癸派的弟子,是一名阴修,但算得上是一名善良的女孩子,当听说自己姐夫被人杀了后,马上哭了出来,萧明对她这个小姨子还是不错的,又是市长,带着出门也挺有感觉,哪里知道会出现这种事情;当然,里面牵涉到的一些男男女女,叶开就压下不跟她说了,只说出席晓柏因为同%2f性之爱,对萧明生出妒忌之心,痛下杀手。

    又呆了一阵后,叶开起身去外面买了一点粥回来,他自己不吃饭没关系,杨芳到现在还没吃呢!

    放下粥后,他告辞离开。

    一问宋初涵,这女人却说今夜要通宵工作,没时间搭理他了,再问纳兰云颖,女汉子更直接,已经回营地了。

    “我靠,居然被放生了,现在怎么办呢?”

    “去找,还是算了,回d县吧!”

    当初,宋初涵给的说法是叶开闭关了,那就索性再闭关几天好了,d县还有事情要解决,米有容初瓜新破,不能弄完就不管她了,这丫头家里死过两个人,估计心里有疙瘩,没有人陪着是不太可能住进去的,小姨那边也得说明一下,另外还得将妹妹的骨灰跟父母葬在一起才好,还有方露的墓碑

    一想到母亲,叶开就说不出的酸楚。

    奔驰车被宋初涵开走了,叶开在路上拦了一辆出租车:“去d县,谢谢!”

    司机是个女司机,一听去d县就立马拒绝,生怕被人劫财劫色了似的。

    “一千去不去?”

    “不去。”

    “好吧。”

    叶开刚推开门要下车,那女司机忽然又改主意了:“去,去,去,不过你要先给钱。”

    d县第一人民医院,病房。

    米有容就在病房的一张躺椅上将就了,躺椅不大,转个身都困难,加上晚上的空调打着,吹在身上还挺冷,她迷迷糊糊中就缩紧了身子。

    梦里也不知见到了什么,眉头紧锁,一副不安的表情。

    “臭丫头,真在这里睡过夜呀!”

    叶开不知何时出现在房间里,手指勾了下她额前的发丝,看了眼沉沉睡在病床上的小姨方敏,伸手就把米有容抱了起来。

    “眉头皱这么紧,不会正在做噩梦吧?”他一边抱着她走出病房,一边亲了下她的额头,可这一下,就把她给弄醒了。

    第一反应自然是吃惊,任谁醒来后发现被人抱着在走路,都会有这样的反应,待看清是叶开后,她这才身体软了下来,重新闭上眼睛靠在肩头:“猪哥哥,你偷亲人家。”

    “谁说的,我很正大光明的亲的。”叶开笑着说,又亲了一下,这次是耳朵,然后说,“你真打算在这里睡到天亮啊,看看你,身子都凉了,睡到天亮肯定感冒了。”

    “真好。”她抱着他的脖子忽然说。

    “什么真好,莫名其妙的?”

    “有你真好,你身上热,给我捂捂就好了。”她吃吃笑着说,仰起脑袋来,嘟嘴要亲。

    这病房走廊大晚上的也没什么人,叶开自然不抗拒这样亲昵的吻,吻了唇瓣再吻舌头,死丫头一副吻不够的样子,正在这时,两人忽然听见旁边一个病房里传出嗯嗯啊啊的声音,有男有女,男的急促,女的娇憨,不用问,肯定是在做那种事情了,叶开不死凰眼开启后朝里面看了看

    我的妈妈咪呀!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色中男女果然是很有想法的,那动作,那夸张的程度,叶开有理由相信,女人肯定是练过瑜伽的,话说,越看越想看啊!

    看得自己都有些激动了呢!

    “坏人,你是不是也想坏事了?”米有容小声道。

    “没有,绝对没有。”他矢口否认。

    “真的?”米有容伸出手往下捞了一把,简直可以当单杠坐了,“猪头哥哥,要不要,我们也找个地方”

    叶开道:“不好吧,这不方便吧,你今天才刚刚”

    话是这么说,这厮的手已经不老实的在她腿上抓来抓去,最重要的是,他两脚走得飞快,马上出了病房区,朝着某个方向飞奔,夜空中只留下米有容银铃般的轻笑。

    两个小时后,米有容压着叶开的手臂当枕头,轻声喊着“驴哥哥”,因为她说叶开跟驴差不多,又疯又癫,还特别那啥。

    “好了,别叫驴哥哥了,再叫的话,我不介意让你再叫大声点!”叶开在她娇嫩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随后道,“你在医院上班的时候,现在那个什么医生还回来骚扰你吗?”

    米有容说:“没有,姓罗的跟小桃闹翻后,听说副院长出面跟他说了什么,结果他就调到别的医院去了。”

    叶开嗯了一声:“那就好,这样,我现在教你一个强身健体的方法,叫做吸灵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