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68章 够了没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妈了个蛋,真是没完没了了啊!”

    “还有你,你身为这任家的家主,武馆的馆主,你也太弱了吧,随便来个人就把你们打得不要不要的,简直丢我的脸面啊!”

    叶开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最后视线落在那岛国女子的身上,这女人穿得挺暴露的,挺有异国他乡的味道,身上是一件奇奇怪怪的旗袍,实际跟开裆裤有得一拼,两腿一扒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就彻底露在外面,甚至臀骨都要暴露了,不过五官什么的也就长得那样,只能说还过得去,跟美貌还有点距离。

    宋初涵见他看女人大腿,就在后面捏了下他的屁股。

    “呃,我是在欣赏她的衣服,打算下次给你也做一件穿穿。”叶开咳嗽了一声说,这时,那个岛国男人爬了起来,唰一下也拔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八嘎呀路,你是什么的干活?”

    “老子是你爷爷的干活。”叶开翻翻白眼,不死凰眼下面,男人的修为一目了然,不说他那带着邪性的灵力,这修为看起来有点跟灵动后期类似,但估计是修炼的功法不一样,走的路也不同,才会看着有种怪怪的感觉。

    “杀!”

    岛国男人一声大喝,他和旁边的女人同时出刀。

    两道刀气吞吐着朝叶开和宋初涵劈头盖脸攻击。

    “找死!”

    叶开手一翻,弑神刀就出现在手上,不死凰眼下,那两道刀气的速度直接降了数倍,只听“叮叮”两声轻响,两把岛国武士刀全都在刀柄处被切断,紧接着两人就同时倒飞了出去,等落地时,叶开手里的弑神刀又收了回去。

    岛国男子手捂脖子,鲜血从手指缝里流出来,被一刀割喉,显然不活了。

    至于那女人,他倒是没下杀手,只是踢了她一脚在丹田上,就此破功。

    “好了,拖下去吧,任天行,我们这次找你还有正经事,你过来,你给我们找个人。”叶开拍拍手说道,现在杀个犯贱的岛国鬼子实在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是,主人!”

    不一会,宋初涵就拿出那张画像给任天行辨认,可他看了好几遍,同样不知道是谁,不过他马上说:“主人,虽然我没见过此人,但我们任家在d县还是有一些人脉的,我马上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全力查找。”

    叶开道:“好,找你办这事就是这个原因,快去吧!”

    “呃”任天行却迟疑了一下,“主人,老奴有个请求。”

    “我靠,你是要跟我谈条件是不是?”

    “噗通”一声,任天行跪在了地上:“老奴不敢,老奴是想恳请主人,能不能给老奴一个联系主人的方法,您看这岛国来的人,一个比一个厉害,我们任家实在武功低微,每一次都被打死打伤弟子,老奴实在心中难过,这些岛国人还不知道何时又会打上门来,老奴是担心”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去把这件事交待下去,回头你给我弄个手机,就用那个手机联系我。”叶开可不想把自己现在用的手机号码给他,顿了顿又会说,“这样吧,带我去你们这里的书房,准备笔墨,奶奶的,你们开武馆的居然连几个三脚猫都打不过,那以后你隔三差五的给我打电话,我不是要烦死,看在你还衷心的份上,送你几本武功秘籍。”

    任天行一听当然眉开眼笑,叶开的武功他可见识过好几次了,那是神一般的强大,他送出的武功秘籍,那还有不好的啊?

    当即答应一声,屁颠屁颠的下去布置了,传言下去,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画像上的人找出来,找到的人重赏千万,甚至在d县的地下世界都发出了暗花。

    十分钟后,任天行帮叶开准备好了笔墨。

    叶开同学进去一看,我勒个去啊,真的是一幅笔墨,一支狼毫毛笔,墨汁还是新磨的,任天行亲自动手,旁边还放了老大的宣纸。

    “擦得嘞,这玩意老子只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碰过,哪里会写毛笔字啊,写出来的也是狗爬!”叶开同学心中腹诽,可当着任老头的面,也不能自揭短处,挥手道:“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要好好想想,等写好了再叫你。”

    “是,主人!”

    任天行一走,叶开拿起那狼毫左看右看,宋初涵笑了笑道:“臭小子,傻眼了吧,谁让你文绉绉的说什么笔墨,人家听进了耳朵里自然给你这些文房四宝,现在就看你怎么写了,写吧,让我也见识见识你的纸上功夫。”

    叶开放下狼毫:“纸上谈兵算什么本事,当然是要上了床真刀真枪。”

    狐狸姐姐一脚踩他脚背上:“没羞没臊的小色狼。”

    最后还是叶开在识海里挑了两本适合任家人练的秘籍,一本叫《四象功》,一本叫《大日神掌》,前一本算是一门内功心法,当然如果有灵力的话更好,后面则是配合用的掌法,都不算太厉害的武功,但那是在修真世界而言,在古武界,那也是绝世武学了。

    叶开小声念,宋初涵负责写。

    狐狸姐姐多才多艺,不仅武功好,背个龟壳,人漂亮,胸更美,还能写一手俊秀的毛笔字,对了,还会画画。

    等她写完,叶开竖起大拇指道:“写得太漂亮了,一级棒,给你一百个赞。”

    “赞有个屁用,手都酸了,给姐揉揉。”

    “那必须的。”叶开马上捧起狐狸姐姐的手边吃豆腐一边按揉起来,红颜素手,柔若无骨,摸了几下,叶开同学的心就有些蠢蠢欲动,想起了两人昨晚亲嘴的场面,腆着脸嘿嘿问道,“涵涵,你知道亲嘴有什么好处吗?”

    “,你又不想好事了?”

    “没有,只是跟你讨论讨论。”

    “昨天是看你可怜,安慰你的,你现在都嬉皮笑脸了,还想要,没门!”

    这一说,叶开就耷拉了脸,想到母亲方露,悲苦离愁,闷闷不乐。

    宋初涵看见后暗骂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赶紧道:“好好好,亲就亲呗,怎么跟个小孩子一样,不给亲还跟我板了张脸啊!”

    她说着就凑过去,轻轻在他唇上碰了一下:“亲过了,这下开心了吧?”

    “太快了,一点感觉啊没。”

    “现在呢?”她又亲了一下。

    “还是没。”

    “现在,够了没?”

    “不够,不够”

    “再亲都要肿了,你个臭小子!”亲了都快十分钟了,宋初涵不干了,这家伙老吸自己舌头,还老用力了,真的要肿了,这时就推开他,道,“我还没问你呢,你的青梅竹马跟你现在是什么情况?上垒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