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67章 你会帮我吗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有容!”

    宋初涵一走,叶开就坐到了对面,米有容的旁边,一把拉起她的嫩手,一脸后怕的说道,“你吓死我了,怎么会有那么穷凶极恶的家伙,对你们两个女人下手,等找到幕后黑手,我非宰了他们不可。”

    米有容被他握住手,还在手背上亲了一下,脸色就有些发红,呐呐说道:“叶开,涵姐姐一会回来,看见的话”

    叶开看着她问:“你怕她吗?”

    米有容缩了下眉毛,说:“我怕你为难。”

    叶开心中大为感动,索性搂着她的腰,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这咖啡馆大白天人不是很多,又是卡座,还是比较隐蔽的。

    “傻丫头,是我让你为难了。”他轻声说,一只手放在她的腿上,米有容穿的是短装牛仔裤,她似乎对这种裤子特别偏爱,露出一大截白花花的大腿,叶开的手掌在上面轻轻滑动,带起一阵柔腻的触感,不过他心里并无半点坏色之心,而是就这样静静抱着,抚摸着,心贴着心。

    米有容也安静下来,额头抵着他的脑袋,深情道:“不为难的,只要能在一起,再为难我也能忍,就是心里老是会想你。”过了一会,她又说,“涵姐姐真是漂亮,她是我见过最美丽动人的女子呢,就连女人看了都想去跟她亲近亲近,难怪你看不上别的女人。”

    “呵呵!”叶开笑起来,“你也想亲近,那就去亲近好了,我不会反对的,美女是好,但也要心地好,合拍,性格投契,像我们这样的。”

    “少骗人了,你就是喜欢美色好不好,而且,而且你还喜欢那里大的,涵姐姐的那个真是大呀,比我”话到一半,赶紧停住,在这方面,她真是没有自信的了,宋初涵的一个抵得上她两个,太受打击了。

    叶开视线在那上面转了转,说:“还好吧,大的大的好,小有小的妙,这有什么好比的,听说多按摩按摩是可以变大的,你平时可以试试。”

    米有容脸色绯红,小声道:“我听说,这要男人按才有效,自己似乎没作用的,你会帮我吗?”

    叶开顿时就有感觉了,她坐在自己大腿上,偶尔晃动一下,然后,就贴了上去,那样的刺激:“有容,你胆子好大的,挺坏的你。”

    她吻在他的耳际,羞红着脸说:“我又没对别人坏,我想被你坏”

    咖啡吧毕竟不是酒店房间,这样的程度已经是很大胆了,更坏的事情,自然不能在这里做。

    到了中午十一点半左右,宋初涵电话打到米有容的手机上,对叶开说:“你占卜的准不准的?这画像在数据库里没有一个匹配的,我问了好几个片区的警员,也说没有印象。”

    叶开道:“画像绝对准,这点我可以保证,你再多查查,查案哪有那么简单的,一个小时你就想破了?神探也没这种效率。”

    宋初涵道:“我这不是着急嘛,想给你小姨一个好印象。”

    “呃,原来这样啊,那这样吧,你先等着,过一会我陪你去找找任家的人,他们可能有门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去任家,也是叶开灵光一闪,他们是混地下世界的,而杀手这种人,也多在地下世界活动,有可能知道也不一定,而且让他们去查也方便。

    叶开先送了米有容回去,然后又去接了宋初涵,直奔任家。

    “轰”

    “啊”

    叶开和宋初涵将车停在远处,然后在一个隐秘的地方把黑色鬼面具戴上,这才朝任家走去,没想到刚到门口,就有一个人从大门里面飞出来,像死鱼一样在地上滚了两滚,就没了动静。

    “我靠,怎么回事?这死混蛋谁啊,死了还要来吓唬我们家宝贝,真是岂有此理!”叶开看了那家伙一眼,这才看出那人还没死,只是晕过去了,只是看穿着服装,好像就是任性武馆的人,怎么被人打出来了呢?

    而这时,两人也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一个男人的声音用不太熟练的大夏语说道:“记住,还有三天时间,本神君说过的话绝对不是放屁,三天内,如果还不能交出人来,你们这里所有的人,统统要给我死啦死啦滴!”顿了顿,又用岛国语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应了声。

    叶开和宋初涵对视一眼,马上朝大门里跨了进去,结果差点就跟一个鼻子下面留一簇毛的岛国鬼子迎面撞上。

    那家伙的火气显然很大,二话不说拔出拳头就朝叶开的脸上招呼。

    他那一拳虎虎生风,劲气十足,上面还有一种类似灵力的东西,但又跟灵力有区别,充满邪性。

    这一拳要是砸在普通人的身上,非得砸出个好歹来,起码也是个骨头断裂皮开肉绽,不过叶开可不是普通人,目光一闪,一伸手将他的拳头接了下来。

    “嗯?居然接住了!”岛国男子脸色一变,有些吃惊,可正在这个时候,旁边的宋初涵直接飞起一脚,将那男子踢得高高飞起,最后一屁股跌在地上,噗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

    跟着岛国男子身边的女人吓了一跳,马上拔出一把武士刀来,一脸谨慎,叽里呱啦说了两句,结果他们根本听不懂。

    与此同时,任家家主任天行马上喜出望外的迎了上来,跟个奴才一样作揖喊道:“主人,夫人,你们终于来了,可想死老奴我了!”

    叶开摆摆手,对这老家伙的做派不是很感冒,说道:“行了,你们任家到底怎么回事,每次来都在跟岛国鬼子干架,你们跟岛国人有仇还怎么的?”

    任天行马上大呼冤枉:“主人,不是我任家跟岛国人有仇,他们,实际是来找主人你的。”

    “我去,又是来找我的?”叶开有些不耐烦了,“老子这是戳到了岛国鬼子的猴子窝了啊,打了一群又来一群,说说看,他们这次又想干嘛?”

    任天行道:“跟上次一样,还是要要主人的那把刀,主人,您要给我们做主啊,这两个家伙,已经杀了我们好几个人,我们任家武馆的弟子也有几个被废了武功,这个男的太凶残了,说再不交出主人你和刀,我们任性武馆里的人,全都要被灭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