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62章 我不相信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黄莹主任说不要,几个手术组的其他成员自然不能说要了,红包这种东西本身就是医院明文禁止的,当着主任的面收红包,那以后还要不要干了?于是,接下来几个人全都有样学样。

    叶开见他们如此,知道钱是送不出去的了,但以后一个个要是还人情也麻烦,想了想摸出一个瓶子,从里面倒出几粒褐色的小药丸来,这东西叫清净丹,是他在坊市的时候买了大量药材,买主附送的,功能可以去除人体内的杂质毒素,清肠祛湿,当然并不是能全部清除,但对普通人来说无疑是好东西,千金难求。

    他每人给分了一颗,道:“既然钱你们不要,我就给你们每人一粒清净丹吧,这东西虽然不是极品,但吃下后还是有几分作用的,可以美容祛毒;哦,吃的时候最好在家里,可以随时上厕所洗澡,另外,今天在这里看到的一切,也希望你们不要说出去,不然的话你们会有麻烦的。”

    他简单的吓唬了一下,实际上是不想自己麻烦。

    但是作为主刀的黄莹,叶开还是单独给了她一个联系方式,这位女医生在救治方敏的时候出了力帮了大忙,这点叶开还是知道的。

    手术室门打开,等在外面的人马上前来询问,这个暂时由黄莹主任去应付。

    叶开则是急忙拉着米有容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仔细询问事情由来。

    米有容本来是答应方姨要隐瞒真相的,可在先前那种情况,她实在没办法,这时说道:“本来我跟方姨是在逛街的,她带我去一家服装直销的店里买衣服,可是出来没多久,就有辆黑色的越野车朝我们撞过来,我当时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们俩全都被撞飞了,可落在地上我才发现我一点事都没有,可是方姨她就成那样了。”

    “哦,好,现在再说说,她到底是谁?”

    “她,她是你妈妈的双胞胎妹妹,叶开,本来方姨不让我跟你说的,可是,刚才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你妈妈”这丫头刚说到这里就抹起了眼泪,叶开和宋初涵都看着她,感觉百爪挠心,可也只能等她慢慢道来,“方姨,就是你妈妈,她不是坏女人,我们都误会她了,她她当时就知道自己得了癌症,可她不想让你们难过,所以”

    她把当初方敏说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最后道:“叶开,活着的这个方姨是你的小姨,不是你妈妈,她叫方敏。”

    叶开在听米有容讲事情由来的时候,一只手一直在无意识的抓着楼道边的扶梯,此刻那木制的扶手都被他抓出深深的痕迹来)

    “方敏?方露?”

    “这么说来,这一切都是真的了,那孤零零的坟墓,写方露名字的墓碑,真是母亲的?”

    “我误会她了我和妹妹全都误会她了,她居然已经死了,我们恨了这么多年,怨了这么多年,居然竟然”

    “咕唧,咕唧”

    “我不相信,这太荒唐了,这么假的谎言,我怎么能相信?那个女人,那个女人不要我们了啊,她,她怎么能是病死的呢她不能是病死的,她不是活的好好的”

    他有些懵了,这个消息实在太惊人太震惊了,这么多年根深蒂固,这么多年的积怨恨意,突然突然一转身变成了如此,他怎么能接受?他像傻子一样机械的用手指扣着扶梯,速度越来越快,力量越来越大,最后咔擦一声,整个扶手都被抓断了,而他的手指上也斑斑血迹,全是伤口。

    “叶开,你冷静点!”宋初涵一把抓住他的手,满眼的心疼,她也落下了眼泪。

    叶开并没有反抗,而是怔怔的看着她:“我不相信,她一定是骗我的,她们联合起来骗我,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很坏的,她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是不是?”

    米有容泪眼婆娑:“叶开,你不要这样,我没有说谎,这一切,都是真的。”

    “不,你说谎!”叶开忽然大喊一声,一把抓住了米有容的衣襟,非常用力,一下把她的扣子都抓掉了,他眼睛通红,不肯相信,也不敢相信。

    “叶开”米有容被吓住了,眼泪滚滚而下。

    “叶开,你干什么,给我放手,你想勒死她吗?”宋初涵也跟着叫,去扳他的手,他那么用力,米有容都被提了起来,那衣服勒住喉咙,令她整张脸都通红起来。

    “啪”

    阻止无用,最后宋初涵重重打了他一耳光。

    叶开这才突然惊醒,看看米有容的样子,连忙放开她,惊慌失措道:“有容,有容,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别哭,别哭,是我不好”

    他伸手帮她抹眼泪,结果越抹越多,米有容流着眼泪,一把抱住他痛哭起来:“叶开,别难过,不要难过,方姨虽然没了,但你还有妹妹,还有叶心,还有我我们不会离开你的,你不会孤单的,好不好?小姨也很疼你,她是疼你的,只是她没办法呜呜”

    叶开紧紧抱着她,脸色阴云变换,死死咬着牙关。

    宋初涵伸手抚摸他的脸颊,抚摸他的头发,柔声道:“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他摇摇头,忽然放开米有容:“不对,我见过她的墓,那墓是空的,里面什么都没有,那是怎么回事?”

    米有容哽咽的说:“方姨的墓,是另外立的,她老人家的骨灰,跟叔叔的放在一起,是因为不想让你和叶心知道。”

    叶开低沉的说:“我要去海塘镇!”

    一路风驰电掣,宋初涵开车。

    叶开和米有容坐在后面,一路上,米有容都抱着叶开的脑袋,将他的头枕在自己胸脯上,只是这样的温柔接触,叶开却半点那方面的想法都没有。

    宋初涵偶尔从后视镜看看两人,眼神复杂。

    下午四点半,车子到了海塘镇西面,那里有一片墓园,而叶开的父亲叶,就葬在这里。

    夕阳西下,晚霞漫天。

    看着冷清清的坟头,在透视眼的功能下,叶开果然看到在这墓地的下面,有着两个骨灰盒,一个是叶的,一个正是方露的。

    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方露的骨灰盒,那里面的物事,心情复杂激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世界上任何一个词都无法形容他的痛苦,看了许久许久,眼睛通红通红,慢慢的鲜血从眼睛里流出来;而忽然,他眼前的画面一变,出现了方露的身影。

    ps%3a周一求点豆豆,求点订阅,没收藏的收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