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19章 怕你对我太好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泪眼婆娑的米有容,脚下动了动,本想扑进叶开的怀抱的,可是脚踝处一疼,让她的动作在瞬间僵住,然后嘟起红唇说道:“你不是把我丢在马路上不管了吗,干嘛又回来啊?”

    女孩子都是有小脾气的,米有容也不例外,想到刚才他狠心的离开,她就特别伤心。

    叶开道:“我不回来,你岂不是要被这几个二货欺负死了?”

    他刚才离开没多久,就又跑回来了,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大晚上的自己回家,总是不太放心的。

    米有容道:“就让他们把我欺负死好了,反正你又不关心我。”

    叶开闻言就笑了起来,这种说话态度的才是那个豆芽菜嘛!

    “你还笑,我都差点被人轮了,你这没良心的。”看他笑得没心没肺,米有容就气不打一处来。

    “脚拐了?我给你看看!”叶开蹲下去,将她受伤的脚抬起来,大热天穿的是一双卡通凉鞋,脱掉倒也方便,一看之下发现脚踝处有些红肿,关节韧带有些扭伤了,“没事,一点点小伤,我给你按摩一下就好。”

    他伸手按下去,可米有容一抬脚抽了回去:“疼啊,猪头,你到底会不会啊?”

    “放心,我当然会!”叶开说道,只是耳中听见旁边三个混球痛苦哀嚎,听着难受,就说,“那要不这样吧,我先背你回去,到家再给你处理,这三个死家伙在这里,影响我听觉。”

    米有容看看鲁完刚他们,有些担心的说:“他们好像很痛苦啊,流了这么多血,时间长了会休克的,要是出了人命就麻烦了。”

    叶开道:“三个二笔,死了也是给地球减轻负担。”

    米有容是白衣天使,当然不同意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行不行,到时候地球的负担是减轻了,我的心理负担就重了,我还是打个急救电话吧哦,对了,鲁完刚,你现在知道他的厉害了吧,这次看在以前的情面上就算了,下次要是再犯,我就”

    “我就把你们全都变成太监!”叶开恶狠狠的接口。

    米有容最恨的是蔡海波,这个狗头军师太坏了,主意都是他出的,所以在打了120急救电话之后,又打了他两巴掌,这才跳到叶开的背上,扬长而去。

    米有容趴在叶开的身上,胸前的绵软毫不客气的搁在他的后背肌肤,甚至因为两手抱得很紧,那东西都快成蛋饼了。

    叶开又不是木头人,哪里会感受不到,可他也知道米有容的心思,这还真不好说,只能一边默默享受肌肤相亲,一边尽快朝着车子停放的地方走过去。

    “猪头,你身上怎么有股怪味?”忽然,米有容皱着眉头说道,小鼻子在他脖子上嗤嗤嗤的嗅。

    叶开微微一僵,想起刚刚跟韩宛儿的疯狂赶时间,只是随便冲了一下,难道小妮子的鼻子那么灵?

    “你属狗的呀,这么大热天,背着你这么重的豆芽菜,难道我不用出汗的,那都是汗臭味。”

    “豆芽菜能有几斤重啊?哼!”心里却说,当我是笨蛋吗,汗味儿跟女人味能分不出来,这家伙,刚刚说不准跟女朋友在那啥啥呢,想到这里,又有些不舒服了,指了指远处一座桥说道,“猪头,我不要回家了,我要去那桥上吹风。”

    叶开看了看,路还挺远:“那我们开车过去。”

    米有容两腿甩了甩:“不要,你就这么背我过去。”

    “死丫头,你是想一路占我便宜吧,后背的衣服都要被你顶坏了。”

    “你,臭流氓,我不告你非礼就不错了,得了便宜还卖乖。”

    今夜明月高悬,繁星满天。

    背着一个人走在车来车往的路上,偶尔也会遇见几个步行之人,总会投来善意或者羡慕的眼光,现在的女孩子,经济实在的多了,愿意坐在宝马车里哭的大有人在,愿意坐在自行车后面笑的却寥寥无几,但是,愿意背着女孩子在这路上默默行走的男人,更加少见不是因为缺少情趣,实在是不够力气。

    桥是最近新建的,叫袍江桥,下面是一条叫曹娥的大江支流。

    大晚上的,倒也有不少人在上面乘风纳凉。

    叶开找了个无人的中段,把米有容放在栏杆上,道:“你抱着我,可别摔下去了,我现在给你看看脚,耽搁时间长了更不好。”

    “喔”

    米有容两手一攀,就勾住了他的脖子,一双凉鞋还勾在她的手指上呢,只不过这样正面相对,又是这样的环境,小妮子忍不住就有些心神动荡梦里寻他千百次,那人却在鼻息可闻处,以前找不到他的时候,心头如下面潺潺流动的江水,可再一次相见,却如那波涛汹涌,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嘤咛!”

    叶开手掌握住她脚踝的时候,一丝丝的疼痛传到她的神经,但马上就有一股清清凉凉的气流从他手掌中传过来,作用在她的伤痛处,消除疼痛,消除红肿,米有容不免感觉到惊讶,好奇的问:“这是什么?”

    “秘密!”叶开神秘的笑笑,这一会工夫,她的脚就已经没什么事了。

    米有容的星眸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像是要在他的瞳孔里找到自己的影子,可是天太黑,她只能看见一片黑色的熟悉,过了好一会,她轻轻叹了口气:“叶开,你的眼里,不再只有我了!”

    “”

    “也许,我已经不在了。”声音变得更加低沉,这是两个意思,但这一个,更加让她伤感。

    “风大,你头发乱了,我帮你梳理一下。”叶开心中一紧,流过淡淡的忧伤,伸手去拨弄她的秀发。

    “我的心更乱。”她喃喃的说,盯着他的脸庞,眼里一片虚幻。

    叶开的手指微微一顿,随后一翻手,魔术般变出一个发簪,这是他在九岐山坊市买的,有清醒头脑的作用;他曾经专门给叶心研究过打理头发的方法,所以现在操作起来并不陌生,一个简单的美人髻,两缕发丝垂落在耳际,叶开的手指轻轻滑过,再看时却发现米有容的脸上全是眼泪。

    “怎么了?”

    “叶开,我怕你对我太好,会让我忘不了。”

    “风大,回去吧!”叶开怔了好一会,轻声说道。

    “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