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18章 谁在说话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干嘛要理她?以后她再招呼你,直接扭头走就是。”叶开冷冰冰的说道。

    米有容看看他消瘦的脸满是不高兴,知道他对母亲的怨念很深,心里不免有些挣扎,世界上哪有不爱自己孩子的母亲,方露明明爱极了自己的两个孩子,到死都不想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噩耗,可偏偏让自己的妹妹弄出这样一个戏码,最后到底是对是错,她想不明白,可叶开这样的怨念,她实在觉得不应该,是对方露的不公平。

    当然,这不怪叶开,她只是怜惜他的遭遇,同情方露的结果,也深深为她的行为而感动。

    “猪头,你有没有想过,你妈妈也许有苦衷呢?”米有容幽幽的说道。

    “苦衷?那应该是有的吧!比如,太辛苦,太穷了,受不了了算了,我也知道那时候确实很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极限,我现在,已经放下了,那个人,现在对我来说,只是陌生人。”

    “真是陌生人吗?如果真是这样,那你刚才说话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怨气。”米有容有些无端端的生气,她觉得方露是做错了,而方敏,是跟着犯错,“叶开,我现在很认真的问你,叶心到底怎么样了?”

    提起叶心,又想到方露,叶开就很不开心了,看着米有容的眼神也多了一些不耐:“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你是为那个女人来问我的吗?她要真有这个心,当初叶心,她怎么不来?”发现到自己的情绪波动有点大,叶开赶紧深吸了口气:“好了,豆芽菜,我们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了,你住别墅吗,我送你回去。”

    “叶开,你看着我,回答我!”米有容大叫道。

    叶开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好一会:“算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叶开说着转身就走,米有容这样的质问让他心里非常烦躁,他不愿意去想起方露那个女人,更不愿意在提起方露的时候再想起自杀的妹妹,这就好像在揭开伤疤的时候,又狠狠的在上面撒了把盐,这是他心中的结,怎么解也解不开。

    看着气冲冲离开的叶开,米有容忍不住泪流满面。

    好不容易再见面,没想到才几句话,就成了这样。

    呆呆的在这条闹市街走了好一会,不知不觉居然走到了一条小路上,米有容瞬间有些迷糊了,这是哪呀?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哎哟喂,小美眉,你怎么在哭啊,是谁欺负你了,告诉鲁哥哥,哥哥帮啊,米有容,怎么是你啊,这是怎么的了?”

    那个男人本来要搭讪的,结果说到一半才看清是米有容,当即有些吃惊。

    这人正是曾经以米有容男朋友自居的鲁完刚。

    这家伙今天是跑到县城来泡吧的,当然旁边还跟着两个狗腿子,蔡海波和黄青。

    米有容看清是鲁完刚,心里突了一下,谨慎的朝后面看了看,道:“鲁完刚,你们怎么在d县?”

    “呃,我们啊,就是”

    鲁完刚正要说话,旁边的狗头军师蔡海波拉了拉鲁完刚:“刚哥,啊不,完哥,这小娘们上次联合他男朋友整得我们好惨,在那小房间里困了两天,害我们差点没被屎尿熏死,这回正好碰见,干脆把他男朋友骗出来打一顿。”

    鲁完刚当然非常恨叶开,不仅抢走了米有容,还打得他们抬不起头来,闻言点点头,小声道:“那你想想,怎么弄,那个小子很能打的?”

    “嘿嘿嘿,我们就”蔡海波贴在鲁完刚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鲁完刚连连点头,正在这时,黄青喊了一句:“完哥,米有容跑了,我们追不追?”

    原来,米有容一见蔡海波这个一肚子坏水的家伙跟鲁完刚耳语,她马上知道不会有好事,趁着他们不注意,撒腿就跑。

    鲁完刚看见米有容都跑出十几米了,当即大骂:“你是傻子啊,看见她跑你还杵着干毛,赶紧追啊!”

    黄青哦一声,马上追了上去,他们两个赶紧跟上去。

    米有容跑着跑着,忽然脚下踩到了块石头,脚踝一拐,立即摔倒在地,等爬起来要再跑的时候,黄青已经追到了。

    “黄青,你想干嘛,我男朋友就在附近,你忘记上次怎么被揍了吗?”米有容大声说道,也是想引起别人的注意。

    “哈哈哈,看你哭哭啼啼的,肯定是跟男朋友吵架了吧,他说不准现在去抱别的女人了呢!”跟上来的蔡海波笑着说道,然后赶紧吩咐黄青,“青子,快点,把她绑起来,嘴巴塞住,搜身,用她的手机给那小子打电话。”

    黄青愣了愣:“军事,我没绳子啊?”

    蔡海波道:“靠,你是猪吗,用你的衣服不就可以了?”

    那鲁完刚一脸猥琐道:“用她的衣服不是更好?”

    蔡海波马上拍马屁:“完哥果然英明,青子,那就用她自己的衣服,裤子,裤子也可以。”

    说到这里的时候,声音都变了,无比激动,米有容可是大美女,身材很好,特别是那双美腿,他这个狗头军师经常在夜里想着这尤物自己忙活,此刻甚至心里在想,等教训完了那小子,完哥把她给上了,到时候自己能不能也分点汤喝喝呢?

    “啊啊啊啊,救命啊,叶开,叶开”米有容脚受了伤,又是女孩子,当然害怕,吓得大声叫起来,用手里包拍打黄青,不让他靠近。

    甚至,她以前就有被绑架的痛苦经历,这对她来说是有心理阴影的,所以更加惊慌失措。

    可是,鲁完刚和蔡海波也上去帮忙,她就真的要绝望了。

    正当鲁完刚一只手抓着她的裤子要往下拉的时候,一颗飞石带着破空的尖啸声,闪电般射了过来,噗一下打中鲁完刚的那条手臂,小拇指粗的石头射进了鲁完刚的骨头里,顿时痛得他哇哇大叫,满地打滚,旁边的蔡海波和黄青不明所以,黑漆漆的也不太看得清楚,忙问:“完哥,你怎么了?”

    “他骨头断了!”一个声音在他们身后响起。

    “啊,谁在说话?”

    “啪!”

    两只手分别抓住黄青和蔡海波,狠狠的相互撞了一下,一下子头破血流,胸骨都断了两根,像死狗一样被扔在地上。

    “你没事吧?”

    来的人正是叶开,伸手将米有容拉起来,轻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