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313章 一百块够不够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叶开带着韩宛儿单独上路,途中,他把关于陶沫沫的身份跟韩宛儿说了一下。

    韩宛儿有些惊讶:“她居然是胖子山那个雕刻师傅的孙女,那个老师傅做事一出一出的,没个章法,你这一说,还真有点像他的风格,不过他这个孙女倒是真水灵,难道你不动心?”

    叶开一只贼手就往韩宛儿的翘臀上摸了过去,笑道:“她再水灵,也比不过我的宛儿宝贝。”

    韩宛儿听了心中甜蜜,连带着对老爹的担心也少了点,凑过去就吻上了他的唇。

    “吱”一声,叶开的车子停下,幸好后面没有别的车跟着,紧接着一只手扳住韩宛儿的俏首,狂野的亲吻起来,一个多星期没见,所谓小别胜新婚,叶开的身体斜过去,另一只手就抚上了韩大御姐的美腿,l套装下,并没有穿上丝袜,但那肌肤光滑柔腻,摸上去更有无比诱惑,令他爱不释手,一会儿后,就朝着套裙底下爬了进去。

    一阵销魂之后,叶开一脸贼笑的放开她,把一只左手在美人的眼前晃了晃,脸红耳热的韩宛儿阵阵羞涩,如今光天化日,还是在大街上,虽然不是动真格的,可被人看见同样羞涩难堪:“小坏蛋,都被人看到了。”

    “宛儿老婆,你真美!”叶开在她唇上轻轻一吻,在驾驶位坐好,这才朝着她说的赌场所在开过去。

    路上,韩宛儿说起自己的父亲,顿时一阵长吁短叹

    “我爸以前就因为赌钱跟我妈离过婚,后来他发誓诅咒说以后再也不赌了,我妈才相信了他,为了我又复婚了;虽然后来我跟妈妈都知道他还是经常偷偷去赌,但他手上没什么钱,也有个算是正常的工作,所以也就随他去了,哪里知道现在欠了两千万这么多,这么多钱,我做一辈子都不一定还的起。”

    “呵呵,宝贝,这钱谁要你还了,你肉偿不就好了。”

    韩宛儿刚刚凄婉的表情,被他一句话弄的有点扛不住,脸色晕红的白了他一眼,眼波流转中尽是成熟女人的娇媚:“那你说说一次给多少钱,我算算要给多少次才能还清。”

    叶开笑道:“一百块够不够?”

    “一百块?那不是要二十万次,你,你当我是路边那种臭流氓,我会死的嗷!”

    “会死的也是我吧,没听说只有累死的牛么?”

    “你,坏蛋”韩宛儿羞的脖子都红了,两条美腿扭动了几下,似乎那儿有点难受的感觉。

    二十分钟后,车子在一个棋牌室门口停下。

    叶开直接用透视之眼看了看,发现这棋牌室还真是内有乾坤,外面看就跟老人休闲场所差不多,里面还真有几桌老头老太在搓麻将,不过门口两张藤条太师椅上,四仰八叉坐着两个青年,拿着手机正在嘟嘟嘟玩游戏,至于室内,则是有个更大的内部空间,里面装饰豪华,各种赌具都有,天还没黑呢,已经有不少人在里面了。

    见识过任家的赌场之后,叶开对这门道也就不怎么在意了,拉着韩宛儿就朝里面走。

    “喂,干什么的,这里是老年娱乐中心,年轻人不能进。”一个青年马上拦住了他们,只是看到韩宛儿的美貌风韵后眼神一亮,口水都要留出来了,他边上的那位也是垂涎不已,推了一下同伴后笑眯眯道,“美女,帅哥,你们真想玩的话,我们可以跟你们玩玩。”

    看到两人猥琐的眼光,韩宛儿就一阵恶心。

    叶开上前一步直接冷声道:“少他么废话,我们是来赎人的,有个叫韩东的客人,是不是被你们绑架了?赶紧的,带路吧!”

    两人一愣,随即换了一副表情:“哦,原来是韩赌鬼的家人啊,你是他儿子吗,没带什么别的人来吧?”

    说话的时候,走到外面张望了几下,似乎担心叶开他们报警什么的,他们老大虽然后台硬,不怕警察,可要来个不开眼的也是麻烦,到时候就是他们两个小弟失职了。

    “放心吧,就我们两个,赶紧的带路,我们还没吃饭呢,你们这里请客啊?”叶开语气很不好的说。

    “靠,你个瘦猴子,怎么说话的”一青年手指点着叶开的鼻子要发飙,结果叶开直接一脚把他踹飞,身体直接砸在后面的玻璃门上,顿时发出咣朗朗的声音,大门玻璃都碎掉了,把里面打麻将的老头老太吓了一跳,不过这些人也是跟地下赌场有关系的,马上有人用桌上的通讯器通知了里面的人。

    叶开也不阻止,看了看被踹地上爬不起来的青年,另一个想动手却又不敢,叶开喝道:“还不带路,也想坐一次飞机吗?”

    青年心里有些明白了,这个家伙可能不是来付钱赎人的,可能是来砸场子的,不过他的任务就是把他们带进去,好汉不吃眼前亏,他没必要顶缸,所以一脸谄笑的在前面引路。

    一边走,叶开一边开始透视在地下的赌场里面找人,寻找可能是韩东的人。

    不过里面人太多了,人头挤挤的,一下子也找不到,心想反正来了,管那么多干嘛!

    几个人进门的时候,刚好里面的人听到警告,说有人来砸场子,几个凶神恶煞的家伙手里拿着棍子也冲出来,见到青年领着人进来,为首的一吊梢眉打手就问了一句:“阿尖,外面什么情况,不是说有砸场子的吗,在哪呢?”

    “他们”青年指指叶开正要说话,叶开却说道:“哪有什么砸场子的人,难道你是在说我?刚刚那小子垂涎我老婆美色,说话又不客气,我小小的教训他一下,有问题吗?”

    “哎呀我擦,打了我们的人还这么嚣张,小子,你要装比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是我们豹哥的地盘,不对,你到底什么人,不会是来踩点的吧?”

    叶开手捏了捏韩宛儿的柔荑,因为发现她似乎有点害怕,轻声安慰:“宝贝,你放心吧,什么豹哥猫哥,在老公我面前全都要跪下来叫大哥,对了,老公我这次出门正好把钱全都花光了,这有赌场真是太好了,刚刚给我补充一点腰包。”

    他像没看到前面一群凶神恶煞似的,搂着韩宛儿自说自话,把吊梢眉气的眉毛都要翘起来,舞者棍子吼:“老子跟你说话呢,你聋了还是哑了?”

    “呼”

    话刚说完,他就感觉手上一轻,棍子不知怎么没有了,再一看,竟然出现在了叶开的手里,正一愣神间,却见那棍子飞速朝自己挥过来,啪一声打在勃颈处,一阵疼痛后,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