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239章 阴淑派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呃啊啊”

    杨绫艰难的发出惊呼声,眼里充满了恐怖。

    如果叶开说的这这个话给别的人听到,也许会把他当成一个神经病,但杨绫本身就是鬼修,自然明白其中的意思,而她现在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幻术对他无效,原来他也是修行之人,自己看不透他的修为,甚至看不出半点修行的样子,那肯定他的修为比自己高的多了。

    “说不说,不说,就死!”叶开松了一点手掌。

    “啊,我说,我说”杨绫哭丧了脸,“前辈,你别杀我,我我就是杨绫。”

    “你真的是杨绫,不是借尸还魂?”

    “前辈,我,我没死啊,真的,我从来就没死过,前辈,你放过我吧,饶了我吧,我刚刚只是想吓唬吓唬你的,我没想怎么样啊,姐,姐姐,快点来救我”

    “闭嘴!”叶开低喝一声,“你说你是杨绫,那你怎么证明?”

    “我,我”杨绫想了想,发现好像没什么能证明的,自己跟他以前根本不认识,“去,去派出所打证明行吗?”

    “当然不行。”叶开这时也知道好像这个是挺难证明的,反正这小丫头修为不高,翻不出浪花来,索性放开她,哼了一声说,“那这样,你告诉我,你为什么会是个鬼修?”

    “啊,我不是鬼修。”杨绫揉了揉有些疼的脖子,看叶开的眼神有着恐惧,“我是阴修。”

    “靠,阴修不就是鬼修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哎,前辈,其实我是阴淑派的人,我师傅是乔韵诗,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听说过。”杨绫眨着眼睛说,这时身上的阴气只存在一点点,倒是比刚才顺眼多了。

    叶开一愣:“娇韵诗?那不是减肥茶吗?”

    杨绫汗了一下:“不是啦,那是化妆品啊,不对,我师傅叫乔韵诗,不是叫娇韵诗。”

    叶开道:“好吧,好吧,乔韵诗就乔韵诗,反正不认识,然后呢?”

    杨绫弱弱的说道:“我师傅是在三年前收我为徒弟的,她说我身体属阴,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女孩子,身具阴灵根,就把我收入门下,而且师傅说我身上的疤痕正好堵住了全身大部分的毛孔,可以让阴气不太会泄露,所以”

    “所以你才拒绝我的治疗,甚至想出用幻术吓唬我的办法,哼,看来你以前没少干这种事情吧?”

    “前辈,我真的只是吓唬过一些人而已,从来没害过别人。”杨绫哭丧着脸说。

    叶开摆摆手道:“行了,算你过关,这什么阴修鬼修的,反正跟我也没关系,你要害人只要不害到我就好。”

    叶开并非迂腐的人,三千修行世界里面什么都有,修行也分各个种族各个分支,正邪不两立这样的说法并不存在,大家完全可以和睦相处;当然为了一些个人利益,集体利益,各方人马大动干戈,相互倾轧,那也无可厚非;除非出现什么天地不容的大魔头,滥杀无辜,祸害千里,那才是人人得而诛之。

    杨绫见叶开不追究了,于是换上笑容道:“前辈,我们阴淑派都是淑女,不杀人的,也不害人,是真的,我们都是用一些动物的阴魂或者阴性的灵草灵药来修炼,人的鬼魂只有那些邪修才会去弄。”

    叶开对这些不太明白,这时也只能随便敷衍点头:“那这么说,你的伤疤是不用我治疗了,那等会你自己跟你姐姐说,可不是我不给你治,其实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帮你治好,要不试一下?”

    杨绫连忙摆手:“不用了,不用了。”

    之后,叶开就开门把杨芳叫了进来,杨芳马上紧张的问怎么样,能不能治,杨绫抢先说道:“姐,我这个伤疤真的已经是没有办法了,这位叶开哥哥很厉害的,他刚才给我按摩了一阵,我已经感觉很舒服了,但是要去掉这么多年的疤痕,神仙下凡都没办法,就好像要把我们的头换一下一样,现在的科技根本就做不到的。”

    叶开闻言脸上一黑,自己什么时候给她按摩过了啊?

    杨芳听了有些失望,但估计也有心理准备,道:“是什么样的按摩,能够让你舒服?叶弟弟,要不你教我一下,以后我给她按摩?”

    “呃”叶开都懵了,这让他怎么回答,只是看见小丫头在使劲跟他眨眼睛哀求,只好说,“芳姐,我这按摩是要用独门内功相配合的,没有内功基础的话,学了也没有用。”

    “哦,原来如此,叶弟弟原来还是武者呀,真是厉害。”杨芳笑着说,“那以后我妹妹能不能请叶弟弟多帮忙按摩按摩,也好减轻她的难受,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真是后悔啊!”

    “姐,我没事的,不就是身上有疤吗,又不是见不得人了。”

    “可是你马上要上大学,也是谈恋爱的年纪了,这样子”杨芳说着流下眼泪来。

    “姐啊,谈恋爱干什么呀,我反正喜欢一个人,要么就跟姐姐姐夫一起,才不要谈恋爱呢!哦,前叶开哥哥很厉害的,我以后也能找他玩啊!”杨绫说道。

    叶开知道她不是借尸还魂,而是一个修行门派的弟子,当然不介意多这么一个朋友,以后有事情还能找她打听或者帮忙,比如说,她说用一些灵草灵药来修炼,那就很好呀,有机会可以买一些种子,种到地皇塔里去。

    叶开在酒店里留了一会,跟杨绫交换了一下联系方式,临告别前才想起来件事,从口袋里摸出两个精美的玉器,这是刚才塞给他的,就是给她们杨家姐妹的小礼物:“芳姐,小玲丫头,这是两个小挂件,我姐姐让我送你们的。”

    两个挂件都是翡翠制成,体积不大,但光泽很好,卖出去的话也能值不少钱。

    杨芳道:“叶弟弟,我都还没给你礼物呢,怎么能收你的呀,这也太说不过去了。”

    叶开笑了笑:“我姐是熏然珠宝的董事长,这就是自己公司的出品,小玩意,拿着吧,我要拿回去的话,我姐就该不高兴了,拿着吧,我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没帮上什么忙,不好意思啊!”

    客套了一番,叶开从酒店离开。

    杨芳问杨绫:“妹妹,刚才叶弟弟给你按摩,到底什么感觉,真的好些了吗?”

    杨绫道:“是啊,姐姐,你怎么认识他的,他真的好会按摩,啊不是,他的医术好厉害啊!”

    杨芳点点头,拿着那挂件喃喃自语:“熏然珠宝董事长,看来我得去拜访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