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234章 难言之隐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双脚落地后,纳兰云颖就踩了叶开一脚,这家伙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刚刚抓自己大白兔,这回摸自己大屁股,就算人家是女汉子,可也不是随便的人呀!

    “哎哟,你踩到我了。”叶开低头看了看说道。

    “我知道,我是故意的。”纳兰云颖说。

    “为什么呀?”

    “你说呢?你在那么多人面前说要拉着我去办那事,还动静很大,你说我以后还怎么抬头做人?”

    “呃,这个”刚刚他只想着恶心一下陆星来着,真是没多想,现在说起来还真的有点问题,只不过,“这也没什么吧,反正你都在f市说我是你男朋友了,连你爷爷都以为我们早就办过了,那几个人知道就知道了,不过,你回去后,那家伙会不会给你小鞋穿?”

    “切,他敢!”纳兰云颖很笃定的说道,“我姓纳兰,那家伙也只敢背后搞事。”

    “那就好。”叶开放心了。

    “喂,死叶子,你半夜三更把我掳到这里来,就跑到这破地方?我现在累的要死,身上还蔫搭搭的,你住在哪边,快带我去。”

    “我就住前面民宿,只是,你不会真想跟我睡一起吧?”

    “靠,又不是没睡过,你一个人,还是带着那个醋坛子?”纳兰云颖捋了捋垂下来的发丝,动作非常妖娆,口气却出奇的爷们。

    叶开愣了两秒钟才意识到她指的是宋初涵,边走边说:“醋坛子没来,不过我是作为保镖过来的,当然还有其他人。”

    “哦,是你那个干妹妹。”纳兰云颖马上猜到了,“不管了,反正我是你掳来的,出了事你自己看着办。”

    叶开心中暗忖,自己刚刚跟韩御姐发生了关系,这要回头被她发现自己又跟颖颖睡了一个晚上,怎么也会不高兴吧,还是单独再开一个房间好了。

    哪知道,这民宿旅馆不比正规酒店,主人家晚上是要睡觉的,根本没人,无奈只好进了自己房间。

    二十分钟后,纳兰云颖裹了一条白色浴巾从卫生间走出来,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胸口处大片雪白暴露,两条美腿迈动间曲波摇动,婀娜多姿,把叶开看得眼珠都要滚出来。

    暗想:“我要不要透视看看,她里面到底穿了没有?”

    看见叶开一副眼馋的怪模样,纳兰云颖心里面微微动荡,丢了个娇媚的卫生眼:“瞧你,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至于么?你家里那个醋坛子没给你看吗?”

    “呃,这个我是想提醒你来的,旅馆里的浴巾一般都不干净,听说还有用浴巾擦马桶的。”叶开摸着鼻子说道,他都有种习惯了,看见美女就摸摸鼻子,看有没有流血。

    “啊”纳兰云颖很小就在军营里混了,平时也不愁吃穿,住的酒店一般都是很好的,哪里听说过这种事情,当即吓的花容失色,手一抖,那浴巾差点就被她甩掉。

    可就是这么一刹那的功夫,叶开的贼眼已经很准确的锁定了里面的娇躯,洁白溜溜,果真啥也没有,这女汉子的胆大简直超出了他的预料。

    正在叶开愣神间,纳兰已经跳到了床上,拖过被子把自己盖起来,随后哗啦一下,将那浴巾给丢了出去,刚好盖在叶开的脑袋上。

    “颖颖,我可不可以理解你这是在勾引我?”叶开扯掉浴巾,闻到了上面一股香香的味道,那是女人味夹杂着沐浴露的香气,他刚刚在韩宛儿那里知道了男人的乐趣,这时候居然像是开过荤腥的小和尚,比以前更容易冲动了。

    看着她娇俏的鹅蛋脸,羞涩中又强装镇定的眼神,他都有种化身为狼的想法;你想想,半夜三更的,一个女人脱光了钻进你的被窝,那是什么意思?

    “我把衣服洗了,吹了吹,还没干,你可别想歪了。”纳兰躲在被窝里说道,实际上此刻心里也挺忐忑矛盾的,要说对叶开的感官,当然不讨厌,还有点喜欢,要不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情?只是一深想,是不是太不矜持了?

    当然,叶开家里的那个醋坛子,并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在古武家族,男人三妻四妾太平常了,男人只要有能力,别说两个老婆,光是平妻就能娶好几个,妾室更是随便纳,只要不怕那什么尽人亡,何况他还是强大的修行者。

    “喂,臭叶子,你想这么盯着我一晚上啊?你不去洗澡?”

    “哦,那个,好!”

    等到叶开走进卫生间,果然发现里面挂着一套内衣,正是上次在d县一起买的,看着这东西,再想想外面光着躺床上的妖娆女子,一时间血脉奔腾,止都止不住,在淋浴房里冲了半天,结果越冲越热。

    最后,叶开心一横,送上门的小白羊,不吃白不吃,要他拱手让人的话,似乎也不甘心,要不然也不会对那陆星有那么大的敌意了,反正她爷爷都没意见了,怕个球啊!

    于是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出卫生间。

    结果一看,纳兰大小姐已经睡着了,美眸轻闭,发出均匀的呼吸声。

    “看来是我想多了!”叶开抓了抓刚刚长出一点的头发,将空调调得高了一些,给她扯了扯被子,就坐在她旁边运功修炼,他没有注意到,纳兰云颖的睫毛抖了抖,本来紧紧抱住胸前的双手也松开了些,她自己也搞不清内心到底是轻松还是失落,总之,从来没这么复杂过。

    一夜无话。

    叶开真的就坐在光洁溜溜的纳兰云颖旁边修炼了一夜,第二天神清气爽,感觉距离胎动境中期又接近了一步。

    醒来时,纳兰云颖发现自己正侧躺着,脸对着外面,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真睡着的,只是看到旁边正襟危坐的叶开,胸中没来由冒出一股气来,心想难道自己真的那么没有吸引力,都这么香喷喷摆在你面前了,你居然连碰都不碰一下?可是再想想他那时候的眼神,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难道是

    “叶子,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她转过来,一条雪白的胳膊伸到外面,推了他一下小声问。

    “什么难言之隐?”叶开转头看着她,表情疑惑。

    “你说嘞?就是你们男人不能说的秘密,比如说”

    “比如说,什么?”

    “哎哟我去,你装傻呢吧,就是不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