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透视保镖(美女的透视保镖) 第225章 阴谋
作者:秦长青的小说      更新:2016-08-22
    俞日光直接成了一只落汤鸡,脏不拉几的污水从身上噼里啪啦往下滴,狼狈的不得了,偏生一看说话的家伙长得五大三粗,凶神恶煞的,他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叶开心里其实很爽,这家伙辛苦陪了他半天,一路挑三拣四唧唧歪歪,也不知他搞什么鬼?心里烦得很,但嘴上还是假意说:“你怎么可以用这么脏的水泼人呢?泼坏了可怎么办呀?”

    那人粗声粗气道:“泼坏个毛啊?就这眼瞎脑残的货,我还嫌脏了我的水呢,在这里败坏我名声,信不信我还用大石头砸他?”

    见他一脸凶相,俞日光连忙后退几步,叶开道:“俞先生,我看这老板真是急了,要不他真敢拿石头砸你,你就道个歉吧!”

    那老板道:“道歉有屁用,赔钱,坏我名声,我这可是上亿的买卖,拿五千块出来,不然你就留这别走了。”

    那老板也看出俞日光似乎跟叶开他们不太和,似乎也不太熟,这种傻比,不宰他宰他?

    叶开站边上也不帮忙,还说不就五千块,给了赶紧走,要不砸出好歹就没命了,这缅甸可不比国内。

    俞日光没办法,只能拿钱消灾,只是这钱却是要自己出的,哪里能找梁步凡报销,这趟跑腿,命差点没了不说,恐怕钱也没捞着了,光那两个保镖的安家费,就够他心疼的。

    从这家店离开,道:“俞先生,这边的市场我们都走遍了,但你一块都不满意,我想我们的生意要做不成了,你放心,你付的五千万定金,我会还给你的。”

    有生意固然好,但这一个,显然不好做,这买主的要求简直高到天上去了,她觉得再找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俞日光啊一声道:“这怎么行呢?,其实我觉得刚才还是有几块不错的,但是价格太高我才那么说的,这样吧,我知道一家店,我们再去那边看看,如果还是找不到,那我们就来这边采购。”

    听了也只好点头。

    过去的路上,韩宛儿在后面拉了下叶开,小声在他耳边道:“叶开,我觉得这俞日光有点问题,你注意他一点,他刚才说话的时候眼睛摇摆不定,明显是在说谎,也不知道打什么鬼主意。”

    “啊,你连这都能看出来?”叶开吃惊道,只是手被她拉住,柔柔腻腻的,想起前一天发生的暧昧,忍不住就轻捏了几下。

    韩宛儿手一抖,却没挣扎,咬了下嘴唇说:“是的,我研究过心理学,这点有八九分把握,反正你注意点,我和熏熏都是女人,可都要靠你保护了。”

    叶开对着她耳垂轻声道:“韩大助理,你现在真的变了啊!”

    韩宛儿心头颤动,呼吸都急了些:“不是你让我听话点的吗,现在这样变,你不喜欢?”

    “当然不是,你能听话当然好了,只是角色变换太快我还有些不适应,这样好了,你这么听话,我以后不叫你韩大%2f屁股了。”叶开心痒痒的说。

    “你你喜欢叫,就私下叫吧!”说完,韩宛儿心头狂跳地跑了开去,暗暗大叫:“韩宛儿,你入魔了,要坏透了,那个小子不就是因为救过你几次吗,干嘛要恬不知耻的贴上去,难道真的想男人想疯了?不是,不是,我这叫感恩,叫补偿,我没要跟涵涵抢”

    叶开当然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但这成熟御姐居然说私下可以叫,真叫他有些止不住的心猿意马,如此尤物,那私下可不可以摸呢?

    另一边,一个做翡翠买卖的私人交易所。

    梁步凡和袁同罡就在这里面,已经把一些需要的准备做好,就等着俞日光把叶开等人引进门来。

    梁步凡拿出一个黑色的小瓶子,对袁同罡笑着说道:“袁少,看到了吗,这可是个好东西,名字叫求合散,听说是合欢宗的东西,我高价从黑市买来的,顾名思义,就是吃进了肚子里,就会想求合,到时候那全身冒火想要男人的时候,袁少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不管你是嘴还是用手,悉听尊便;听说跟着一起来的人里面,还有她的助理,我倒是很喜欢她的助理,那个女人就归我了。”

    袁同罡嗯了一声:“步凡,你做的不错,等回到国内,我会好好感谢你的。”

    说到这里,他又顿了顿,“对了,这求合散女人吃下去,要是不跟男人真正发生关系,会怎么样?”

    梁步凡马上知道他的想法了,都变太监了,当然不能真正的发生关系,他笑着说道:“没有真正发生关系,那女人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不过,我们是在缅甸,不是国内,特别是这里局势不稳,附近连个摄像头都没有,那就算死在这里也没有人知道,哦,袁少,你要是不想这么快弄死她的话,我可以帮帮她,反正她也算个美女,被你用手之后,我就帮她解解毒,你以后可以继续玩。”

    袁同罡脸上闪过阴霾,不过还是一咬牙点了点头:“最重要的是整死那姓叶的,我要让他也变成太监,再废去修为,成为一个废物。”

    梁步凡道:“放心,袁少,我都安排好了,保证那家伙来了之后飞都飞不出去。”

    正在这时,外面的门铃声响起,两人对视一眼,知道是俞日光带着人来了,马上找地方藏起来。

    一会后,果然是俞日光带着叶开等人进来,介绍道:“这里就是我说的彭丹交易所,老板叫泰莫西,我也是听一位朋友介绍,说这里有不少好的缅甸玉,所以不来这里一趟,我不死心呀!”

    听他这么说,等也觉得有些道理。

    一行人放眼打量,刚刚过来的路上已经见识了缅甸国内的经济不景气,普通老百姓大多穷得跟鬼似的,随便走在大街上都会突然涌来一群女人孩子扑过来抱住他们大腿讨钱;刚才叶开就是好心的给了一点,结果差点被更多的人围上来,连衣服都要扯破了;但是这个私人交易所却是富丽堂皇,装饰得跟皇宫似的。

    叶开不由感慨了一句:“这里的贫富差距太大了。”

    韩宛儿摇头道:“每一个地方都是这样,缅甸的贫富差距大,大夏国的贫富差距同样很大,穷的人连鞋子都穿不起,富的人在国外到处买地买岛。”

    叶开点点头:“说的也是。”

    他朝韩宛儿笑了笑,两个人现在这样的说话方式让他感觉很不错。

    这时,一名穿着缅甸本地服侍的男人走了出来,叽里咕噜一串话,幸好有小丽在场,连忙帮着翻译,叶开等人才知道这人是交易所的管家,带几个人进去正厅。